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子梵梅短札


□ 子梵梅

本车开往乌有镇

“本车开往……”“本车开往……”接下来我无法听清楚。

我住在车辆奔忙的街边,多路公交线路经过我的右墙,每天我能在室内不断听见从远处树梢末端传来“本车开往……”的报站音。

我不知道它要开到哪里去,只知道它不断在前往,前往,被动地前往。

有多少人在旅途,就有多少人在奔赴和赶路。

到底有多少通向愿望与欲望的方向和道路?

“本车开往……”似乎是一句指令,要你去奔波,一直呆在路上,不停留,不结束。

想起那天在萧山机场,耳边是不断的广播:“女士们先生们,您乘坐的ABC航班因为天气原因延误,具体起飞时间另……”播音小姐温柔地道歉,黑压压的人们坐在候机大厅的椅子上、地板上,紧张或疲惫,无奈或百无聊赖。他们属于有明确去处的,他们不想一直在路上,可是那个遥远的有灯火的家,触手可及而又遥不可及。

“女士们先生们,本航班飞往……”

你要去的真的就是你想去的吗?

你要去的真的就是你可以去的吗?

你去过的真的就是去过了的吗?

你前几天刚刚有一丝难得的兴奋,为着出行而兴奋,但现在,你不但去了,你还回来了。

你似乎更像是哪里也不曾去过,什么也不曾发生过,只不过是两张来回机票莫名地作废罢了。你现在的坐姿和位置与前几天还没有出门时一模一样,你说你飞越了千山万水,有什么可以作证?照片?心情?境遇?这些值得信任吗?

“本车开往乌有镇,随时上车。”

“本车开往乌有镇,绝不延误。”

原来,我们还是需要笑话的

同事清了清喉咙,慢条斯理地说:“我来给你们讲个笑话。”其时我正急于写一篇约稿,思路正集中,下笔正有神,他这么一宣布,我立刻懊丧到极点。早可以说晚可以说,偏就这个时候扰乱我。

但又不便明说,虽说这是办公室,却不是专为我个人设置的创作室,我只好硬着头皮接受这个事实,心里暗暗乞求那该死的笑话早点开始早点结束。

突然,一串铃声在他的腰间爆跳。我呼出一口气,十分庆幸那笑话终可免除,趁思路还不怎么断裂,我可以埋头继续写了。

但电话很短促,很快地他就回来了。他清了清嗓子,说:“对了,我说要讲一个笑话,还没讲呢,我讲给你们听……”天啊,他真是一个锲而不舍的人。我于是第二次停笔,无奈地坐在桌前。他开始说开了。

问题是,我渐渐听进去了!

笑话比较长,他讲得也很成功,语速中等,叙述清晰,耐人寻味。最后,我和我的同事在同一时间爆发出发自内心的哈哈大笑声,这个笑话比我预想的要好听得多。

看来,我们还是需要笑话的,需要流俗和低等趣味的?独善其身何其难。

我到底要的是什么

在我上课的教室外环城路上,响过一阵悦耳清脆的乐声,从远处渐近,又渐远而去。我问同事,这是哪来的音乐,他们都说不知道。后来,听本地学生说,那是环卫车收垃圾的信号。哦。

后来,这样的乐声日日在我上课或休息的间隙,不厌其烦地响彻在我的耳壁。我开始抱怨环卫处为何要如此勤快,一日多趟来回收垃圾,有这个必要吗?本来收垃圾勤快与否我并不关心,只是那无尽循环重复的乐声,已经单调得使我听觉受污染,掩耳欲吐,嫌恶至极了。

所以,但凡美好之物,不要轻易示人耳目,切忌频繁出现,而需要矜持和吝惜。我想,即便把那曲子改为莫扎特或贝多芬,地点改在悉尼歌剧院,如此周而复始,仍然会使人烦不胜烦,厌倦透顶。

当生命是一场政治

我对日本这个小帝国有着莫名的敬畏和躲避。1970年,三岛由纪夫剖腹。据载,东周时代,士大夫泓演的国君惨死疆场,被敌人乱刀剁为肉泥,唯有一块肝脏完整地保留下来。为了维护君王尸骨的尊严,泓演于是剖腹,将肝脏塞入自己的腹腔,以流血的肉体权且充当君王的棺材,并随君死去。

我愿意历史说泓演死如草芥,但历史偏不。

个体生命和它的尊严,比这个帝国的刀、和服、英雄更加虚无。

静静的耳光

某日走在街上,听见清脆的“噼啪噼啪”声,疑为谁在互击手掌。

人堆静悄悄,只有“噼啪噼啪”声,高个女中学生挥手的动作迅速利落,她左右开弓。我没有想到那声音是抽耳刮子的声音。

被打的是一矮个女生,在我三步并两步赶上前时,矮个女生还在不断还嘴,每还一句得两个耳光。她静静地还嘴,静静地得耳光。我厉声喝道:“你们怎么回事?!”高个女生和她的同伴若无其事地走开,被打的人呆在原地。

她长得清秀,双腮已经赤红,眼里仇恨的火焰在燃烧,我问她:“发生什么事了?”她的眼泪刷地下来,我赶紧说:“不要哭,去找老师把这情况说说。”她哽咽着说:“老师早知道了,老师不管我。”我一时语塞了,只好说:“那先回家把事情跟你爸妈说一下。”话一出口就知道是下策,但我无力帮她,只看着她腮帮上的手印热辣辣地烧。

分享:
 
更多关于“子梵梅短札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