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自然之道、人伦之理—画梅的意趣


□ 刘 赦


内容摘要:自从墨竹、墨梅、墨兰出现以后,文人们在其中注入了极为丰富的文化内涵,这几种题材的水墨画,已经远远不是单纯的绘画,而是一些真正意义上的诗歌。以画抒情,画梅亦成了文人画家抒发充沛而强烈的情感的工具,寄托和发表见地的舞台。
关键词:墨梅乾坤文人画

自从墨竹、墨梅、墨兰出现以后,文人们在其中注入了极为丰富的文化内涵,这几种题材的水墨画,已经远远不是单纯的绘画,而是一些真正意义上的诗歌。文人画家们首先是文人,因此也有文人生活中的困惑与期望,也有徘徊于仕隐之间的两难境地,也有治国平天下的远大抱负,但事实往往并不理想。所以他们以画抒情,画竹、画梅成了他们抒发充沛而强烈的情感的工具,寄托和发表见地的舞台。本文仅就梅花题材探讨一二。

一、 一梅花具一乾坤

仲仁的以墨画梅,为宋元以后文人画的发展提供了更多的机会,可以说仲仁的墨梅是富于开拓性的创造。黄庭坚说仲仁是“扶持爱梅说道理”,这正是后来文人画的寓意、讽喻性格的先声。南宋时宋伯仁作《梅花喜神谱》,在书中精确地画出了一百种梅花的姿态,包括从初开到结果的生长过程都有反映,上卷罗列蓓蕾、小蕊、大蕊、欲开、中开等五十种梅花不同的情态,并配合命题、诗句,附以木刻版画,堪称图文并茂。下卷则写烂漫、欲谢与就实等五十种品貌,格式大致与上卷相仿。但宋伯仁还是在序中说:“兹非为墨梅设,墨梅自有华光仁者、扬补之家法,非余所能。”
向士璧也在书后记中说:“昔人谓一梅花具一乾坤,是又摆脱梅好而嗜理者,雪岩(宋伯仁)尚勉进于斯。”宋人视仲仁一派墨梅已与一般画梅者不同,而仲仁相传有《华光梅谱》一卷,其中所言画梅之法,最为奇特。作者认为:“花萼者天地始定之象,故有所自,而取象莫非自然而然也,识者当以类推之”,因此,他并非如《梅花喜神谱》那样去注意研究梅花的自然形态,而是以阴阳、五行、八卦等术数之学去解释梅花:
“梅之有象,由制气也。花属阳而象天,木属阴而象地,而其故各有五,所以别奇偶而成变化。蒂者花之所自出,象以太极,故有一丁。房者华之所自彰,象以三才,故有三点。萼者花之所自出,象以五行,故有五叶。者花之所自成,象以七政,故有七茎。谢者花之所自究,复以极数,故有九变。此花之所自出皆阳,而成数皆奇也。报春梅之所自始,象以二仪,故有二体。本者梅之所自放,家以四时,故有四向。枝者梅之所自成,象以六爻,故有六成。梢者梅之所自备,象以八卦,故有人结。树者梅之所自全,象以足数,故有十种。此木之所自皆阴而成数皆偶也。不惟如此。花正开者其形现,有至圆之象。花背开者其形矩,有至方之象。枝之向下其形规,俯有复器之象。枝之向上其形矩,仰有载物之象。于亦然,正开者有老阳之象,其七。谢者有老阴之象,其六。半开者有少阳之象,其三。蓓蕾者有天地未分之象,体未形,其理已著,故有一丁二点者,而不加三点者,天地未分而人极未立也。”
古人说梅以韵胜,宋初高士林和靖隐居杭州孤山,以梅为妻,因而仲仁好画梅,不免遭人议论,“人或戏之曰:‘昔子猷好竹,师何癖于梅乎?’师正色曰:‘真趣岂轻薄子之所知耶?’”
《华光梅谱》以术数解梅,反映了北宋知识分子的一种观念。梅花因开花时间的关系,在观赏花木中极为引人注目,也因此而受到文人们的赞叹,但在以“格物致知”为己任的文人们看来,则必须从理论上给它一个解释。11世纪的大儒、理学家程颢、程颐兄弟就说:“早梅冬至以前发,方一阳未生,然则发生者何也?其荣其枯,此万物一个阴阳升降大节也。然逐枝自有一个荣枯,分限不齐,此各有一乾坤也。动植之分,有得天气多者,有得地气多者,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然要之,虽木植亦兼有五行之性在其中。”向士璧所说“昔人谓一梅花具一乾坤”,或许正本于此而来。元人虞裕说:“卉木皆感于春气而后发生者,以木旺于寅卯然也。独梅开以冬,其故何哉?盖东方动以生风,风生木,故曲直作酸,则酸者木之性,惟梅之味最酸,乃得气之正。北方水为之母,以生之则易感,故梅先众木而华。”
11世纪以后的儒者关于梅的哲学理解,对于墨梅这种本来就不以描摹形象为目的的画法当然是颇有吸引力的。《华光梅谱》所说的画梅取象之法,无疑是在这样一种思想基础上发挥而成。术数之学是中国古代思想的基本骨干,无论哪一个哲学流派,很少不利用术数来进行推论,因此,墨梅的取象原则很容易与现实政治联系起来。
文人的花鸟画正是因为其中的刚柔、大小、长短、阴阳,通过阴阳五行原则的联系而与现实政治的君臣、文武、父子、夫妻发生隐喻式的关联,它才成为文人们借以曲折地阐释自己思想的工具,而并非仅仅是吟风弄月。以这种关联为基础的“梅兰竹菊”四君子画,发展出一种特殊的性格,那便是它们常常表现出隐藏在表面背后的飘然于物外的对尘世的关心。处于政治或生活压力下的文人们后来常常用花鸟画来表达自己的看法或感慨,其实这是文人花鸟画从出现伊始便具有的特殊功能,只是后世的文人运用得更加熟练而已。四君子画不能只作为一般花鸟画来对待,它们往往包涵着比画面所显示的更为深沉的含义。到了文人们大量利用花鸟画来发表自己的感受与想法的时候,文人花鸟画的思想背景,也便渐渐由自然之道过渡到人伦之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