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五四新诗与浪漫派


□ 孙绍振

五四新诗与浪漫派
孙绍振



五四新诗之所以产生,并不是几个诗人的心血来潮,而是中国诗歌历史发展的必然。我国古典诗歌到了二十世纪初,其艺术已经烂熟到成为一种超稳定性的程式,对情感构成了某种强制性的规范。驾驭诗歌成了一种离开情感和思绪的游戏和手艺。以致没有多少才华的人,也可以把它当做一种技术或技巧来熟练地驾驭,从政客、和尚、妓女到日本军阀,都不乏具有相当水平的、中规中矩的诗作流传下来。为诗而造情成了一种普及性的文字游戏,这就是胡适所说的“无病呻吟”,与之相适应的是一整套丰富的、现成的“烂调套语”。写诗已经不是一种创造而是一种技术性的组装。胡适在《文学改良刍议》中指出套话的滥用,使得本来滑稽的事情变得庄严。蹉跎、寥落、寒窗、斜阳、芳草、春闺、愁魄、归梦、鹃啼、雁字、残更等等成为万能零件,可以恣意组装,并不意味着作者真有多少伤感。身在云南贵州的人,送别朋友,对于当地的风景,完全可以闭着眼睛,塞着耳朵,心灵上可以无所感受,一旦用远在陕西的灞桥、渭城,乃至更远的阳关和唐朝的折柳为词,就可能得心应手。胡适举他的朋友兼论敌胡先辅的词为例,明明在美国大楼里,却用什么“翡翠衾”、“鸳鸯瓦”等等中国古代贵族帝王居所的话语,尤其可笑的是,明明是在美国大学明亮的电灯光下,却偏偏要说“茕茕一灯如豆”。
为诗而歪曲自我,伪装自我,裱糊自我成了见怪不怪的通病。
如此普遍的虚假,在1912年到1918年前后,已经使我国古典诗歌陷入一种不可自拔的腐朽的境地。五四新诗人对旧派诗的批评,最为凶狠,最为彻底的是刘半农。他在《诗与小说精神上之革新中》这样说:
现在已成假诗世界。其专讲声调格律,拘执着几乎几仄方可成句,或引古证今,以为必如何如何始能对得工巧的,这种人我实在没工夫同他说话。其脱却窠臼,而专在性情上用工夫的,也大都走错了路头。如明明是贪名爱利的荒伧,却偏喜做山林村野的诗。明明是自己没甚本领,却偏喜大发牢骚,似乎这世界害了他什么。明明是处于青年有为的地位,却偏喜写些颓唐老境。明明是感情淡薄,却偏喜做出许多恳挚的“怀旧”或“送别”诗来,明明是欲障未曾打破,却喜在空阔处立论,说上许多可解不可解的话儿,弄得诗不像诗,偈不像偈。诸如此类,无非是不真二字,在那儿捣鬼。自有这种虚伪文学,他就不知不觉,与虚伪道德互相推波助澜,造出个不可收拾的虚伪社会来。
所有这一切,拿今天的话来说,旧式诗人,已经在一种权力话语的统治下,只能重复现成的话语,对于自己的情感和思想、个性和心灵,已经是处于失语(aphasia)状态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