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雾是什么时候起来的,没有人说得清楚。席世谦依风俗吃完生日烙饼走出家门去上班时,以往熟悉的近乎淡忘了的阳光蓝天都换成了它的影子,它的影子覆盖了一切,几米外的世界似乎消失了、飞散了。云入凡间就是雾,但雾终究与云不同。席世谦这半辈子还从没有见过浓到如此极端的雾。任何事物大概都必须到了某一种极致,才能更深刻更清楚地去认识吧。席世谦就从没有这样注意过雾,在记忆中,以往的那些轻雾让人感觉只是虚虚茫茫的一片,缥缈而无从分割。直到它如此浓烈地萦绕在眼前,才发现,它是颗粒状的!组成它的每一星每一点虽小如芒尖,却能看得清清楚楚,能让你清清楚楚地感觉它是那样的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像是一个星系。一天又一天日出日落的平淡循环中,突然一睁眼看见有这么一个变化,不免让人新奇。席世谦的脚步很轻快,他觉得自己是喜欢这雾的。这些天来,他心情一直这样不错,调了工作,自己很满意,搬了新家,老婆也很满意,儿子又转进了重点小学,儿子也很满意。他告诉儿子,这是因为你学习用功成绩好。孩子嘛,就是应该鼓励鼓励。
  穿过一小段喧嚣嘈杂的大街,席世谦习惯性地拐进了一条小巷子。四周立时更暗了一些,窄了一些,倒也空旷了一些,一片茫茫中只能听见一些辽远的声音,不知道什么发出的,像是来自另一个世界。来来往往的人少了很多,多数只是一些脚步声,听见的时候就已经慢慢远了,消失了。偶尔才会有一两个越来越近,近到两三米时,一个人影会忽然清晰在面前。然后,很快就又再隐在了身后两三米之外。席世谦也不看他们,只轻快地走自己的。他差不多就要觉得这是一个只剩下自己的世界了。
  出了巷子右走几步,单位东门隐约到了眼前,棱棱角角上那些大明大艳的色彩都变幻而去,灰洞洞的,中间白茫茫似乎什么也没有,空空荡荡。不过,进进出出的人们你忽然隐进去我忽然现出来,又像是什么都有。席世谦走得不快,发现萦绕着的那些星星点点,并没有像想象的那样贴着他滑过去,而是清清楚楚的,贴着他一星一点地消失了。应该是自己的热量使它们重新蒸发,归于无形。只是,衣服却渐渐潮软了下来。
  八点整的时候,他走进了办公室,先从抽屉里拿出了几份要看的文件,然后倒了一杯水,坐在了办公桌后边,对面墙上那个大大的自己就笑嘻嘻看了过来。这照片是小周不久前的主意,他本来不愿意,整天对着的都是自己,太不习惯了。不过其他几位都欣然挂上了,他也就没说什么。
  小周送来了今天的报纸,提醒了一下中午的两个应酬下午的一个会,顺便说道,席处,咱可是遇上勤快人啦,李工头又来了,六点半就堵在门口,快跟打鸣一样准了,头破了都还要找个换班的。我看我干脆跟他们说您出差了,省得天天来烦。
  什么头破了?席世谦把眼睛从报纸上移向小周,见小周衣装笔挺头发一丝不乱,很精神,笑眯眯的。小周口才不错,讲得演义一般。说是他早晨上班时在单位门口碰见的,当时因为要给各办公室打扫,就来得早,天色还有点暗,正好看见一条大汉张着双臂就朝一女的过去了。雾大点,加上眼镜也大点,那女的以为又闹流氓,尖着嗓子叫。李工头刚好在旁边,倒是很有些救美精神,不管三七二十一,上去就是一脚。结果,那人唉哟之前先是哗啦一声,原来人家是抱着块玻璃回家。那人起来之后自然不客气,从地上拣了一块砖就把他脑袋给开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