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寡妇乐队


□ 王泽群

  第一章
  
  一
  姚一筠正在家里弹电子琴的时候,七号矿井的警笛响了。
  姚一筠听了听,没在意。自从上次刘副省长来绿草山视察,强调“改革开放不忘安全,发展生产安全第一”之后,矿上的标语牌就全都更新了,矿上关于安全生产的要求也强化了。这种偏远小矿,虽然煤质好,产量也不小,但一直没来过什么“大头领导”,刘副省长是绿草山煤矿建矿二十四年,来矿上视察的最高领导。矿长高明义、党委书记李明智兴奋了好几天,除了没摆台子唱戏,能嚎嚎的地方全都嚎嚎到了呢。为此,贾志良回家特别高兴,反复念叨:“这一回可行了。这一回可行了。看起来,还是得请‘大头’啊。若不是老同学常玉玺帮忙,刘省长怎么会来咱绿草山抓安全啊……”姚一筠便嗔他:“幸亏才来个刘省长,还是个副的。若是省委付子琦书记来了,我看,别说高矿长和李书记,连贾志良同志也得上台去唱戏!……看看你喝得这张脸吧,亚赛关二爷了……”贾志良听了,便把那一双并不大的眼睛睁圆了:“关二爷是财神爷呀!这你都不懂?那当然啦!哪一级的领导能来视察,便表示出你的工作成绩到了哪一级,便表示出你的安全搞得好不好,上没上啊。安全。安全。安全对我忒重要了。你别忘了,明年我还要争取评高工呢……”姚一筠便笑了:“好了。好了。贾工。贾高工。你还是个技术员的时候,姚一筠就爱上你了;你是贾工,姚一筠依旧爱你;你成了贾高工,姚一筠还是……”姚一筠的话还没有说完,贾志良就已经用一个吻堵住她的话……
  姚一筠便什么话也不用说了。
  姚一筠喜欢志良的吻,志良非常会吻。志良总是突然地就吻住了她,吻得很深很深,让她在窒息中发软,晕眩,有一种要融化掉的感觉。然后,他会轻轻地变化着让姚一筠感觉他在吻中深深的爱意与无限温柔里的强硬。让她心悸,让她感动,让她不由自主……结婚五年,他们从来没有吵过架,甚至没有犟过嘴,大约,是和志良的这吻大有干系。稍有不悦的时候,姚一筠只要一看见贾志良的嘴,那薄薄的却极有型的嘴唇,那总是血色丰沛温软似玉、微微地带一点儿调侃或是自嘲的男性的嘴唇,姚一筠的所有不悦就瞬间消弭,只充满了温情与柔软了。
  贾志良是矿上的设备工程师,兼着全矿的“安全负责”,他经常下井,但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办公室或是设备科里。虽然为了爱情跟着贾志良到了这深山大峪的绿草山,生活有些单调寂寞,但这儿天蓝水碧,草绿花红,虽然产煤,却并不怎么污染,不是她想象中的一片黑一片灰的那种矿山。何况有贾志良。有贾志良的地方,就有太阳。有太阳,姚一筠就很安心地在矿山子弟小学里做教师。只是那台比她年纪还大的老风琴实在是太陈旧了,把她的许多美丽感觉全变声变调了,所以,她才决定改用电子琴给学生上课。她永远记得,第一次用电子琴上课的时候,那些孩子的兴奋与惊讶:老师。老师。还有这么好听的声音啊?……那一个个小苹果似的脸蛋,个个生彩;那一双双星星般晶莹的眼睛,流出来的是清纯,是天真,是快乐,是无邪。姚一筠喜欢孩子,更喜欢在唱歌时的孩子,每次上课,她都被孩子们的歌声感动着,幸福着,快乐着。琴声和歌声,把她和孩子们融为一体,融成一块美丽的水晶石,融成一条快乐的河流,而这河流里流淌的,是相知,是纯洁,是天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