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叆河水


□ 老 乔

叆河水
老 乔

有水的地方肯定有故事
———题记
长白山余脉在辽东丘陵的东南部孕育了一条好听的河,名字叫 河。在 河水里千百年流淌的故事中,绝大部分都随着河水默默地注入了鸭绿江,然后在黄海入海口,消失得无影无踪。然而也有 河水流不走、冲不淡的故事在 河两岸久久地流传下来,让一辈又一辈人念念不忘……
先说一个鱼的故事。
河水在每一个冬天都会冻成一个光溜溜、平展展的天然冰场,远远近近的孩子们就带上各色各样的冰车或陀螺来冰上玩耍嬉戏。一年又一年,安然无恙。
可是有那么一年却出了一件叫人久久难忘的事情。
爷爷领孙子来河面上溜冰,欢闹之时,孙子不慎,掉进了冰面上人们汲水刨出的冰窟窿。爷爷含着眼泪执著地在河面上的冰窟窿里捞了整整一个冬天,最后,只捞上来一条可怜的小鱼。爷爷就把小鱼带回家,把小鱼当成孙子来养。小鱼一天天长大,爷爷却一天天垂老……跟孙子青梅竹马的姑娘就来帮爷爷养鱼。
“我把你放回 河吧。”姑娘在一个春天对鱼说。
“我怕爷爷难过。”鱼摇摇头,似乎在说。
小鱼长成了大鱼,姑娘长成了女人。

“我放你回 河吧。”女人在又一个春天对鱼说。
“我怕爷爷伤心。”鱼又摇头,似乎在说。
直到有一年,爷爷去世了。
“这回我放你回 河吧。”女人含着眼泪说。
“好吧好吧……”鱼似乎在点头……
女人就把鱼放回 河,鱼在 河水里久久地望着女人,似乎在说:
“其实———我就是爷爷的孙子———因为每一个被 河水淹死的人,都会找一条鱼来寄托他的灵魂———”
女人望着那条鱼,只是哭……只是哭……
再讲一个鱼的故事。
就在 河水要结冰未结冰的晚秋或初冬,正是人们无所事事的时候。那就到河边去植树吧。因为只要今年能把树埋进土里,来年春天树就会生根发芽,长出一片树林的。
知青们栽完了 河的这岸,热情不减,就写决心书开誓师大会非要把树栽到 河对岸去不可。于是一条超载的船沉甸甸地启程,在欢歌笑语中驶向了河心。谁也预想不到的是,一个知青在开玩笑时让船在 河水面上来的那个急转弯,使船突然倾斜沉没、船上百八十名十八九岁的男女知青被初冬冰冷的 河水无情吞噬,仅有几人因水性高强才得以幸存。打捞尸体持续到第二年春天,但还是有一男一女两名知青始终不见踪影……
十几年后,女知青的父母找到男知青的父母,说:俩孩子的岁数都老大不小了,也该给他们成亲了。
于是,双方父母不远千里来到 河边,订下当天 河水里捞上来的又大又漂亮的一对雌鱼雄鱼,并在 河边为这两条鱼举行了特别的婚礼。拜了天地、拜了父母。当司仪高喊新郎新娘共入洞房后,双方父母亲手将两条鱼放进了幽幽的 河水里……
两条鱼头也不回,欢快地游回 河深处……

这回该讲一个人的故事了。
河水在流经一个村落的时候,正好形成了南北走向,村落就被它无声地一分为二,于是也就有了河东河西之分。
大扬是河东远近闻名的好小伙儿,大柳是河西数一数二的漂亮姑娘,一不小心,二没留神,贫下中农的儿子就与地富反坏的女儿相爱了。那条河成了他们恋爱的天然屏障,但由于大扬水性超人,一次次的横渡幽会又加倍地考验和牢固了他们相爱的决心。而另一条出身和成分的人为屏障,却使他们不合时宜的爱情面临了生离死别的考验。
我教你识水性吧,等你想我熬不住了,就游过河去看我。”在一个月夜,刚刚横渡 河与大柳幽会的大扬,在河边密密实实的杨树林里,湿漉漉地拉着大柳的手说:
“我不学,我学会了,你就不来看我了……”大柳在月下羞涩地说。
“你要是学会了,咱俩就可以在河里约会了。那样咱俩说什么做什么就都没人听见没人看见了。”大扬小声但很兴奋地说。
“那还能一辈子呆在水里呀!”月光里,大柳抿着嘴说。
“也行,那咱俩就变成两条鱼,顺着 河一直游进鸭绿江,再从鸭绿江游进大海。”大扬的眼睛让月光映得熠熠生辉。
“我才不做鱼呢!”大柳嗔怪地说。
“做鱼多好,不用讲成分,不用论出身,不分地主贫农,不论谁红谁黑……”月光下,两人突然沉默了。
“对了,还不用穿衣裳……”大扬打破沉默。
“哎呀,你真没正形儿……”大柳低声地笑了。
也许他们的对话让命运,或是比命运更可怕的东西给偷听去了———他们在一次躲避族人追逼的时候,大扬不得不把大柳拉到河里,沉下水去……人的一口气能憋多长啊,何况大柳不识水性…… 河水带走了大柳,族人们只抓到了大扬……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