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基督教传教士与中国学校音乐教育之开创(上)


□ 宫宏宇

  最近,孙继南、刘再生两位先生相继就山东登州《文会馆志》中的乐歌撰文。孙先生“中国‘学堂乐歌’的历史需要‘改写’了”的呼吁,以及刘先生的“西方传教士在中国开办的教会学堂是我国早期‘学堂乐歌’的策源地”的新结论,引发了两个很重要的问题:“学堂乐歌”一词的界定问题;如何认识基督教会与现代中国音乐教育的关系及其在中国的影响问题。关于前者,国内学者一般把其狭义地理解为是一种20世纪初才出现的、与清末“留学日本热”和清政府为实行新政而颁布《奏定学堂章程》密不可分的一种特殊的现象。在笔者看来,孙、刘两先生对“学堂乐歌”广义的诠释,其意义在于:(1)把中国现代学校音乐教育之开创上延到19世纪下半叶,而不是通常所认定的20世纪之初;(2)对鸦片战争之后传教士在音乐教育上所从事的工作做出了客观的评价。前者标志着研究视野的扩展,后者反映了学术态度的转变。
  本文旨在通过对1838到1903年(即狭义的“学堂乐歌”运动兴起前的六十多年)教会音乐教育历史事实的考察来达到两个目的:(1)客观地审视传教士在中国学校音乐教育中所担当的角色;(2)重新评估教会音乐教育对中国现代音乐教育的影响。本文考察的对象主要以新教传教士在华的活动为主。鉴于国内学者多利用常见的中文或译成中文的传教士文献,本文将多利用西文文献并参照近年的研究成果,史料来源主要为当时出版的英文报纸和期刊,以及当事人所写的回忆录。中文相关的史料如果国内有关论著已经引用,则不再重复,只提供索引。
  
  一、第一次鸦片战争前后教会学校的音乐教学(1838—1856)
  
  国内学界通常认为西方现代音乐教育第一次引进到中国学堂是在1842年,也就是香港被割让之后。其实不然,因为在此之前,来自葡萄牙的天主教神父江沙维(Joaquim A.Gonealves.1780-18441已开始在澳门的圣若瑟修道院教授音乐。江沙维1814年6月28日抵达澳门,1844年10月3日暴病身亡。在澳门的三十年间,他主要的工作是培训华人神职人员,但他在教授学生神学教义的同时也开设音乐课。他的学生加略利(J.M.Callerv)在1844年他死后为其所撰的生平简介中回忆说,江沙维在音乐上颇有天赋,也有一定的造诣,“具备了能准确无误地作曲的能力”。加略利还提到:“每逢重大节日时,圣若瑟教堂里都会弥漫着江沙维作曲由他的学生演奏的音乐。江沙维以自己浑然天成的雄壮的男高音为后盾,边唱边弹奏管风琴。”从这一回忆中可看出,澳门圣若瑟修道院不仅有音乐课,课外活动中与音乐有关的活动也占有相当大的比重。作为天主教神职人员的训练基地,圣若瑟所传授的音乐自然是纯宗教性的。江沙维本人的作品即是一个例子。但西方教会学校的教育与中国传统旧式教育毕竟不同,即使是纯粹的宗教圣乐,无论在传授方式(作为正式课程或必修或选修,组织唱诗班等)或课程内容(歌咏、乐器演奏、乐理等)上,已较中国传统的口传心授有很多不同之处。在观念上,也有了创作的概念,如江沙维本人的作品在意念和构思上就不乏新意。加略利甚至说:“在他的音乐创作(包括他众多的中国乐曲创作)中绝对找不到任何其他作曲家的一个音符或一个曲词。”为了防范无意识的剽窃别人的作品,江沙维作曲时“不查询以前出版的同一主题的任何作品”。作为教育者。江神父显然是个不错的老师。他教的学生中,有一名叫胡赛·玛吉士(José M.Margues,1810-1867),是一位土生土长的葡裔澳门人,后来成了颇有造诣的汉学家。玛吉士除了用汉语编著一部20万字的《外国地理备考》外,还撰写出版了一本《音乐要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音乐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音乐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