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打工者的心声等一组




打工者的心声

看了《北京文学》今年的二期,我很喜欢。封面清新灵巧,首页的热线,便于读写编的沟通。“新人自荐”也有活力。特别是过去走红作家今况介绍,使刊物有历史感,厚重感。教育话题,有益于千万学子,对祖国的未来,功不可量。
为了贵刊的更完美,无知的我冒昧地想:
《北京文学》如能添一些独特的关于“北京”的文字,如“我在北京”、“我与北京”、“北京见闻”、“北京点滴”,或“历代世界名人与北京”,是否更能满足千百万在北京涌动的人潮?
再苛求一点:“作家人气榜”、“网络奇文”、“阅读参考”和“纸上交流”等栏目开设得好,如内容更扎实些,封面再庄重些、高贵些,就更好了。
我还想:不论题材,不论长短,不论中外古今,如每期能推出一篇真正能打动人,让人传诵,久久不能忘怀的杰作,来个“本期精品”,那就美满了!
为了吸引更多的读者,是否再借鉴、吸引一点《读者》的精短清新,《知音》的牵动众人的敏感神经(如“爱海浪花”或“婚恋感悟”、“难忘恋情”)?
八几年时,《小说选刊》的目录用粗黑框分开,似乎较庄重。每期后面的作家谈创作,短而精,一年下来,就可集成一本书,惹人收集整套期刊。这也似乎很好。
毛银鹏
于2001年2月7日午
北京前门大栅栏炭儿胡同15号

教育改变生活

我从小热爱文学,当我在学校图书馆里看到《北京文学》时,便成了它的一名忠实读者。尤其是看到那篇描写李圣珍老师的报告文学《教育:“没有差的学生,只有差的教师”》时,我深有感触,于是再也控制不住感情的闸门,写下了这封信。
我出生于河南省南阳市宛城区白河镇吕庄村一个农民的家庭。由于父母对我们的学习不太关心,我的心灵中有了一段崎岖的路。我很珍惜这段经历,但从不愿对任何人说,包括我的父母、兄弟和好友。我知道,以后我会有很多很多的知识要学习,所以我给自己取笔名“湘雪”,谐音“想学”。我本想等自己知识丰富了,并有一定的文学功底之后,再将这段不平凡的心灵历程写出来,用以鼓励千千万万个和曾经的我一样自卑、困惑、徜徨的青少年。可当我看了《北京文学》上那篇《教育:“没有差的学生,只有差的教师”》时,我知道了还有许多人比我更不幸,更迫切的需要解脱,所以我就提笔写了一篇文章寄给你们。
下面谈谈我对青少年教育的一点想法。第一,我希望导演不要将过多的色情、暴力推上荧幕,应该多演一些鼓励青少年进取的影片。第二,父母不要靠传统的封建家长制压抑孩子,应该把孩子当作朋友,多与他们沟通,了解他们的心灵,同时,不要把分数作为评价孩子的唯一标准,只要他们自己比昨天的自己强就行了,不要过于苛刻的要求。第三,学校的老师要理解差生的心情,以正确的方法教育他们,挖掘他们的才能,开发他们的潜力。
最后,我希望许多“自卑”的人,能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世界观,确定自己的目标,坚定不移的走下去。另外:我也希望青少年朋友要慎重交友,一旦确定了朋友,一定要珍惜彼此间的友谊,切莫做个冷酷的人。
以上,是我这几年的心灵感受。
我感谢我的父母,不仅给予我生存的权利,也给了我受教育的机会和认识世界的机会;我感谢我的大哥、弟弟,以及帮助过我的人们,使我能有机会摆脱困缚,重新认识自己。真诚的对各位说声:“谢谢!您们辛苦了。”
薛芬
河南医科大学2000级高护(2)班

一位语文老师的真实想法

我是一名中学语文教师,看了《北京文学》上发表了很多谈教育的文章,我也有一些自己的话要说:
我在我的课堂上也要说中心思想,也要说段落大意,也就是说,我并不反对去总结中心,读完一篇文章,连个大意都说不出来,还读他作甚?问题在于,我们的语文老师能不能或愿不愿或敢不敢把自己的体会说出来,能不能跳出教参的桎梏,将中国语言的美,中国文字的美,中国文学的美传递给学生,从而让学生去体会到这些美,无论是遗世独立,还是恬淡清新,无论是苍凉辛酸,还是气壮山河。问题在于,我们能不能将自己的独特感受说出来,问题在于,我们能不能积极地去和学生一同欣赏,一同品味,从而培养学生独特的审美感受能力。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