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奇特的邂逅


□ 卢 曼

  菡每天总是从早晨7点开始,起床,拉开厚厚的窗帘,让阳光零零碎碎撒满一房间,菡看着这些跳跃的光亮,心情就会无端地好起来。菡在这座城市有一间自己的小房子,她按自己的喜爱布置房间,在自己的私密的空间里,她觉得自己拥有完整的世界
  8点,菡会准时上班,穿上整齐的套装,高跟鞋,名牌真皮手包,走在街上的菡目不斜视,这时的菡自我感觉非常好。空气清新,精力充沛,又要开始一天的工作了,在这个城市的某个大厦里,有一个位置在等她,她在那里运筹帷幄,气定神闲。她总是想,能工作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啊,工作着是美丽的,菡觉得自己就是这样。坐在那张大大的大班桌后,菡的心情快乐而宁静。
  28岁的白领菡能坐到今天这个高级主管的位子,似乎历程漫长又理所当然,似乎从幼儿园起就在为这一刻的成功而奋斗。知识分子的父母教她做人,教她弹钢琴,教她好好读书,教她奋斗、进取、成才……可就是没教她如何谈恋爱。
  28岁的菡失恋了,这在她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她长这么大,就没失败过,居然失恋了。那个男人说她太自以为是,太自负,太不懂男人的感受,还有就是她太优秀了。
  菡觉得自己失恋得莫名其妙,优秀也错了?从小到大,大家就夸她优秀来着,怎么就错了?可菡真的失恋了,像一切失恋的女人,她痛苦得无以复加,加倍的工作也无法让她快乐起来。
  菡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寂寞和空虚。
  菡决定去做一件与平时不同的事,为什么要这样,她也不知道,只是下意识想要这么做。
  她决定去蹦迪。
  这在她以往生活中是绝无仅有的,她有一种做某种大事的凛然。
  下班之后,她就开始准备了,翻箱倒柜找出一条牛仔裤,在床底下找出一双去年去丽江旅游时买的波鞋,鞋子已蒙上一层厚厚的灰。
  尽管有心理准备,迪吧的混乱仍出乎她的意料,灯很暗,音乐强劲,一群像着了魔的年轻人,闭着眼睛,举着两手,左右不停地摇着头。
  菡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心下了舞池,她的姿势有些不自然,她的手举不起来,头也摇得不好,只是身体随音乐一顿一顿地,有点像抽筋,这种感觉很不好,菡又一次有了失败的感觉。
  她的面前有一个女孩,比她矮一个头,女孩很沉醉,动作娴熟,手举在半空,低着头,一头剪碎染黄的长发在脸上有节奏地左右摆动,有种另类的美。
  菡眼盯着她,有种挫败感,连这样一个小女孩自己都比不上,要知道,在平时,这样的小飞女她是不屑看一眼的。
  前面的女弦抬头看了她一眼,瘦瘦的小脸露出一丝不屑,然后继续埋头猛摇。
  菡突然想和她聊聊。
  音乐停顿的中间,她对女孩说:
  “小妹妹,我请你喝杯饮料,行吗?”
  女孩盯着她,不置可否。菡拉过她的手,到旁边的吧台坐下,点了两瓶可乐。小女孩不客气地喝了起来,说:“什么事?”
  菡说:“我很难受。”
  小女孩说:“我看出来了。”
  菡问:“你会难受吗?”
  “来蹦迪就不难受了。”
  她们你一句我一句,小女孩是个直率的人,哗啦啦毫无心机什么都告诉菡。
  女孩说她初中毕业就不上学了,成绩一直不好,在市场卖菜的父母叫她去帮忙,可她不想去,整天到处游荡,基本每个晚上都来这里蹦迪。她大咧咧一笑:
  “反正不用我花钱。”她指着舞场中一个头发黄黄跳得正起劲的瘦男孩,说,“他是我的男朋友,他有很多朋友在这里,他经常带我来。”
  菡看了看男孩,说:“他爱你吗?”
  女孩说:“他说他爱。”
  “你爱她吗?”
  女孩无所谓的样子:“他爱我就行。”
  菡有些迷糊,这也是爱吗?怎么可以这样?爱难道不是双方无私的付出吗?爱不是心灵的丝丝相扣吗?多年来,爱情在自己的心目中是神圣无比的,正因为这份珍惜和呵护,才容不下半点瑕疵和裂纹。
  女孩突然问:“你失恋了?”
  菡吓了一跳,她下意识摸摸自己的脸,问:“你怎么知道?”
  女孩不屑地一笑:“你们这种人,不失恋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菡的脸热辣辣起来,好在灯光昏暗,别人看不见。
  女孩突然说了一句充满玄味的话:“我们一样不快乐,你不快乐,所以想来这里找快乐,我也不快乐,我也是来这里找快乐,我的快乐容易找,你的快乐不容易找。”说完她就蹦下舞池里,再不理菡。
  什么是快乐?我为什么不快乐?快乐的本质是什么?
  音乐太吵,菡想,我得回去好好想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