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把观众请回电影院来


□ 赵国庆


以我在电影发行放映领域的工作经验,和对这个行业的观察,我觉得,从发行渠道来说,基本上是没有什么问题了。不像原来,影片出来以后,要交给中影公司发行,或者交给其他带有垄断性质的发行公司发行。而现在,制片方可以委托任何发行方来发行,他也可以自己发行,渠道是畅通,没有更多的障碍。我认为,现在国产影片发行的关键问题是市场问题。从影院来说,全国的影院越来越萎缩,影院越来越少,全国地级市的影院已经没有几家了,影院基本上都集中在经济比较发达地区的省会城市和地级市,其他地方的影院,可以这样说,已经死掉了。全国的电影院加起来也就一千多家,能够认认真真经营电影的,我估计还不到一千家。要解决国产影片的问题,首先就要解决好影院的问题,给国产影片一个放映的场所。在这有限的影院里,比较好的进口大片通常被排在放映的首位。可以这么说,观众除了在电影频道能看到一些国产影片之外,他们很少会去电影院看电影。很多观众最多看一下进口大片,或者去看有名气导演的电影,像冯小刚的影片或者张艺谋的影片,而对其他导演的影片,一些比较优秀的国产影片几乎是不看的。现在每年生产一百多部国产影片,有五分之四都见不到观众。观众不进电影院,不看影片,他怎么去评价国产影片质量的好坏呢?没有影院,观众也不进电影院看电影,这是中国电影市场的主要问题。能否把观众重新请回电影院,是解决中国电影市场问题的关键。
面对目前这种情形,你怎么把观众重新请回电影院?我觉得办法还是有的。这不是哪个公司可以做的,电影局应该对中国电影市场有一个统筹的安排。影院为什么会垮掉?什么原因致使它们垮掉?现在一些发行公司,特别是垄断性的发行公司,对影片下达指标,一个拷贝需要完成多少万的指标,而很多影院,特别是中小影院根本不可能完成15万或18万指标,完成不了他就不定这个拷贝,不定拷贝影院就没有“粮食”,没有“粮食”吃,他干脆就不做电影而去做其他生意,所以我们的电影院一个一个地死掉。这种硬性的拷贝要达到的指标是电影局规定的。他们有文件,指标是作为对一部影片拷贝的考核标准。这是非常要命的。前不久,我们中国城市影院协会在昆明开了一个代表大会,大家对此意见非常大。作为中小影院来说,他们需要大量的拷贝。国家应该在拷贝上给予扶持,这是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最高的拷贝数是二百多个,而韩国一部稍微好一点的影片是500多个拷贝。韩国电影为什么好?他解决了一个面的问题,而我们现在的电影是点的问题,没有面了,所以失去了大量的观众。我们电影圈里的人,现在还没有把这个问题搞明白。韩国多厅影院有四五个厅,每一个厅是七百座到八百座。他为什么要这么多的座位数?他们认为电影本身就以观众人次来争夺票房的,不是以电影票价来争夺票房。而票价问题恰恰又同拷贝的指标数相关。比如,北京大华影院卖五块钱一张票,华星卖一百块一张票,那发行公司肯定把拷贝给华星,不给大华,因为华星很容易就能完成指标数。但实际上,你卖一百块是让观众分摊你设施设备的成本,并不是影片的价值。我觉得,我们的电影不能走金字塔的路。电影是大众的电影,是要让老百姓进得起电影院。韩国电影年票房收入相当我们人民币120亿。我们的年票房收入不到十亿。而他们最重要的经验就是把影片看成是大众化的。片方求影院,你给我上,我不给你定指标,你需要多少拷贝我给你多少。而我们正好相反,基本上海一个拷贝他都有指标,好的坏的都有指标。有指标我就可以不上,不上市场就萎缩。一个影院要想活下来,年票房收入至少200万。现在全国达到这个指标的影院,我估计也就三分之一。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