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黄药眠误读《忘掉她》


□ 叶嘉新

黄药眠误读《忘掉她》
叶嘉新

1946年7月15日,不屈不挠为民主而奋斗的诗人、学者闻一多先生惨遭国民党特务暗杀后,黄药眠曾写有一篇《论闻一多的诗》,其副题为《读(死水)》。这是一篇非常出色的诗评论,曾发表在中华全国文艺协会粤港分会编,香港新召正出版社1946年9月20日出版的《文艺丛刊》第一辑。但是这篇诗评论也有微疵,那就是误读了闻一多的名诗《忘掉她》。黄药眠将《忘掉她》与《你莫怨我》一诗相提并论:“《你莫怨我》和《忘掉她》是写恋爱悲剧的。”《忘掉她》是写恋爱悲剧的吗?为行文方便,权将《忘掉她》全诗照录如后: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那朝霞在花瓣上,
那花心的一缕香,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像春风里一出梦,
像梦里的一声钟,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听蟋蟀唱得多好,
看墓草长得多高;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她已经忘记了你.
她什么都记不起: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年华那朋友真好。
他明天就教你老: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如果是有人要问,
就说没有那个人;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像春风里一出梦,
像梦里的一声钟,
忘掉她,像一朵忘掉的花!

黄药眠先生肯定是望文生义了。其实,这首收入《死水》的如怨如诉的《忘掉她》并非写的是“恋爱悲剧”,而是一首悼亡之作。1926年7月,闻一多辞去了北京艺专教务长的职务,携眷回到湖北浠水老家。到了秋后,闻一多应友人潘光旦之约到上海吴淞国立政治大学任教授兼训导长。这年秋冬之交,闻一多的夫人高真女士和生于1922年12月的长女立瑛病重,他闻讯遂遄返浠水。待他抵家时,未满五岁的掌上明珠早已沉埋黄土了。这,极大地刺激了闻一多作为父亲,作为诗人的沉恸而敏感的心。不久,闻一多就为他的早夭的爱女立瑛写了这首著名的悼亡诗。全诗反复迭唱,没有一个“泪”字,也没有一个“死”字,然而那死别的悲恸却情透纸背,力透纸背。梁实秋曾称誉《忘掉她》这首用“歌谣体”写出的悼亡诗流露了对于爱女的“沉恸的至情”。哪里写的是“恋爱悲剧”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