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只待春雷第一声


□ 包遵信

  读《建国以来史学理论问题讨论举要》
  
  放在我们面前的这本《建国以来史学理论问题讨论举要》,是《历史研究》编辑部为她创刊三十周年,奉献给读者的一份分量虽不算重,却是很有意义的礼物。
  中国历史的研究,建国三十多年来成就是突出的,一系列重大问题都曾展开了长期讨论。《举要》列述了“亚细亚生产方式”、“古史分期”(包括奴隶社会与封建社会的分期和封建社会内部的历史分期)、“封建土地所有制形式”、“资本主义萌芽”、“中国封建社会长期延续原因”、“汉民族形成和历史上民族关系”、“农民战争史”、“历史人物的评价”、“历史发展的动力”等讨论的概况。虽然这还没能概括过去三十多年历史研究的全貌,但仅就这些问题也充分反映了我们史学理论探索的广阔视野和蓬勃生气。许多问题的争论,从具体史实的辩诘到基本概念的剖析,都是众说纷陈,歧义迭出;有些争论几经曲折,波澜数起;论者的观点也异同交错,论难无已。马克思说:“真理是由争论确立的,历史的事实是由矛盾的陈述中清理出来的。”从建国初期开始的农战史讨论,到近年来历史发展动力问题的提出,我们从《举要》中看到的不正是探寻者走过的足迹吗?不过以往讨论的来龙去脉,如果从那些见诸报刊的论文看,不但会使门外人目眩,就连某些史坛硕学也未必都能讲得一清二楚。《举要》分门别类将这些争论的起因、发展、波折,各家观点分歧所在,争论的重心和焦点,以时间为序,以问题标目,作了简要的概述。这对广大史学工作者,尤其是那些初入史坛的新兵,确是了解以往研究成果的门径,一编在手就可以纵览全貌。
  当然,《举要》的主要意义还不在于汇集了过去争论的内容,而是正象庞朴在序言中说的,它还“在事实上提出了一个建立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的重大问题”。以往争论的起因,有些虽是中国史研究中的具体问题,可是一旦展开了,又都与对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的理解有关。许多分歧出现的原因很多,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对马克思主义一些原理,仁智互见,理解不一。这个事实说明,我们史学界对理论探讨的浓厚兴趣和高度重视。尽管问题大都没有很好解决,但通过这些讨论,却把症结逐步明确突现出来,为今后深入探讨提供了较为准确的起点。同时,从建国初期开始的农民战争史研究,到近年来关于历史发展动力的论争;从亚细亚生产方式和中国封建社会长期延续原因讨论的几起几伏,到历史上许多人物、事件评价中翻烧饼式的分歧对立,这些不同层次不同方面的问题讨论,都向我们提出:必须在历史唯物主义的原则基础上,结合中国历史科学的特点,系统地研究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举要》的重要意义,就是它把解决这个问题的迫切性和完成这个任务的可能性,都向人们明白地展现出来。近年来已经有了这样的论著出版,说明我们的史学家实际已在着手这么做了。虽然目前的论著还不怎么使人满意,但从无到有总是件值得人们高兴的事。
  现在提出建立马克思主义史学理论,或许人们会问:难道历史唯物主义不是马克思主义的史学理论?不知什么缘故,我们总是习惯于把历史唯物主义就简单地当作了史学理论,从对历史唯物主义的坚定信念说,这是完全必要的,实践证明也是有益的。但实际上历史唯物主义不等于就是具体学科的基础理论,因而它也不能代替、等同于史学理论,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庞朴序言中从普遍与特殊,即历史唯物主义作为普遍原理同社会科学各个学科基础理论之间的辩证关系,从历史研究作为一种认识活动,“从抽象到具体”的认识过程中还有许多中间理论环节两个方面,对这个问题作了说明。历史唯物主义是社会科学各个学科共同的指导思想,但它并不就是各门学科的基础理论,所以文学界从不怀疑要有文学概论或文学原理,其他如美学、经济学、语言学、人类学、文化学……它们都不曾怀疑是否必要有各自的基础理论,为什么历史学反倒有这个问题,岂不咄咄可怪?如果把历史唯物主义等同于史学中的史学理论,无论出于什么考虑,客观实际上则是降低了它的普遍指导意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1984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