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江不择细流


□ 徐 鲁

  我第一次在《长江文艺》上发表的作品,是一首四十多行的诗歌《悄悄升起的月亮》,刊登在1983年9月号上。这年9月号的《诗刊》上,也刊登了我另一首更长一点的诗《故乡送小月》。当时我刚刚大学毕业,在一所中学里当高中语文教员。仅仅凭着这两首抒情诗,我一下子就成了那个县城里有名的“校园诗人”。那时候欣秋先生可能是副主编或编辑部主任,我很荣幸地收到了他亲笔写的一封短信,说了几句鼓励我的话,同时希望我有新作还可以继续向《长江文艺》投稿。我的激动和骄傲的心情是无可名状的。这年冬天,我把自己当时写在一册有着淡绿色封面的软面笔记本上的全部诗稿,都寄给了欣老师。
  大约在1984年元宵节过后,我收到了用《长江文艺》信封寄回的那个本子。在没有拆开那个大信封之前,我心里是惴惴不安的。因为我害怕那是全部的退稿。可是拆开之后,我看到了欣秋老师写来的第二封信。他已经从那册诗稿里选出了长短不同的六首诗,并且在这六首诗的标题上都画了红色的记号。他让我把这六首诗重新抄录出来寄给他。我几乎是用一丝不苟的正楷,端端正正地抄录了这六首诗,重新寄给了欣老师。这个组诗以《让孩子赞美我们》为题刊登在当年的6月号上,占了整整两个页码。这组诗大概可以算是我的诗歌“成名作”——因为在当时那几年里,凡是见到我的诗友,大都会提到这组诗。那一期《长江文艺》诗歌栏里排在我前面的作品,是老诗人邹荻帆先生写西柏林的组诗,也占了两个页码。后来曾卓老师告诉过我,邹老还专门向他打听过徐鲁是什么人,因为他也注意到了这组诗。几年之后我在北京参加全国青年作家会议时见到了邹荻帆先生,他也说到过,我那组诗给他留下了较深的印象,他还以为我是个中年诗人呢——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我记得非常清楚,这组诗发表后不久,我收到了《长江文艺》寄来的65元稿费。这笔钱在当时对我来说不啻是一笔“巨款”。因为当时我每月的薪水好像还不到30元。那一年县城的新华书店里摆着一套人民文学出版社最新出版的精装19卷注释本的《鲁迅全集》,我每次去书店都会心怀歆羡地去翻看这套大书,可以说是觊觎已久了,却就是买不起。所幸的是那时好像全县城里也只有我一个人在惦记着这套大书,因为我每次去书店都会看到那完整的煌煌19卷大书依然稳稳地立在那里,似乎也没有谁去翻动过。现在有了一笔意外的巨款,我从邮局取出后立刻就奔去了书店,毫不犹豫地把我渴望已久的《鲁迅全集》抱回了学校。——现在想来,对于买书,我从那时起可能就有某种“豪情”。《鲁迅全集》也还并没有把65元稿费全部用完,我用剩下的钱请我任教的那所中学高中语文组的前辈和同事去餐馆里吃了一桌。这也是我平生第一次正式请人吃饭。我现在回忆起来这件事,也不禁要感叹:那时的65元稿费是多么“值钱”啊!无论是一套《鲁迅全集》还是一桌饭,也都是那么便宜!
  经过欣秋老师细读和挑选之后又寄还给我的那册我的“早期诗稿”或曰“少年习作集”,至今我还保存着。它见证了欣秋先生的无私和宽厚的编辑情怀,也见证了不仅体现在欣秋先生身上,也同样体现在后来相继地扶持过我、关心过我以及类似我这样的众多的文学青年的编辑们——如刘益善、熊召政、李铁柱、何子英身上的那种属于《长江文艺》特有的、代代相传的、优良的“编辑情怀”和“编辑传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