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秋日的月光雨(外一篇)


□ 郭宏义

  下雨了。

  没有电闪,没有雷鸣,小小的山屯里,悄悄地就下起雨来。

  这雨,不是云朵下的,而是那轮将圆的月亮下的。这雨,是一场秋日的月光雨。

  盛夏的时节,月亮总是躲在云层的后面,逃避着山屯的闷热。偶尔现现身,也是无精打采,月光稀疏。夏天的夜,总是来得太晚,月亮不喜欢。而进入秋令,月亮水汪汪地精神起来,且已月光如雨了。

  我站在宅屋的门口,张开双臂,合捧双手,去感受月光雨的清凉。望着略显斑驳的雨丝,我的脚步,早已急不可耐了。

  此时,我的心里,被一种莫名奇妙的担心侵略着,因而惶惶不安。我的内心,一定滋生了某种私欲,进而造成免疫功能的减退,才无法抗拒那种侵略。我知道,我所担心的,是这雨夜的风景,会被谁的兴致占了先,会被谁的好奇抢了头。这样的景致,在山屯季节的画卷里,无疑是太鲜亮太鲜亮了。我想,如果我不能在第一时间里,品尝到它清鲜的韵味,恐怕,我会后悔得一夜难眠。难眠之夜,会满脑子翻江倒海的。那种滋味,总在遇到些许的遗憾时悄悄地袭来。

  我走出宅屋的门,脚步很轻很静,生怕脚步发出的声音,惊扰了屋子里已经熟睡了的妹妹们。妹妹们与我是同胞亲情,有着相近的秉性,对新奇的事物都是异常的青睐。这静美的月光雨,她们一定不会放过,一定要与我争抢品尝的位置。那时,我作为长兄,肯定会让着她们,即使我并不情愿。她们不醒来,我就增加了独享雨夜韵味的机会。这些傻丫头们,好好地做梦吧!

  轻静的脚步承载着我,片刻之间就在飘柔的雨夜里了。

  月光雨静静地挥洒着。那一缕缕倾泻的柔顺,早就安睡了风声。整个山屯里,已经见不到风的影子。没有风的影子,山屯清纯成一个别致的童话世界。也许,那风,都睡到妹妹们的梦里去了,而且,和着妹妹们的呼噜声,睡得很香、很甜。

  我在当院的中心停下了脚步。我舍不得再做无用的肢体动作,来分散我对雨夜景致的注意力。我本能地抬起头,把整整的一张脸,都浴在雨丝里。我闭上眼睛,用意念的手,打开了我额头的门。于是,那依稀的雨丝飘进来,淋浴着我大脑中沉积的污垢。

  我想,我在岁月的轨道上奔跑着,大脑的机体中,一定沉积着许多许多的污垢,让我思维的网络,时不时地出现阻塞现象。雨丝从额头的门飘进来,细细地淋浴着我的整个大脑。我希望它能浸透我的每一根神经,让那些已显僵硬之态的神经都柔软起来,都活跃起来。神经活跃了,大脑发号施令的系统,才会激情地兴奋着。

  这样的清洗,对我来说,时间,应该长一些,程度,应该彻底一些。大脑这东西,不及时清洗,就会有污垢,不及时晾晒,就会有霉变。

  我挺起胸,深吸着雨丝的清鲜。在这样的夜晚,满山屯的清鲜,都属于我一个人。我真想席地而坐,用爷爷那个青花瓷的酒壶,接满满的一壶月光雨,再细细地斟入青花瓷的酒盅里,饮一夜的雨香。爷爷用青花瓷的酒壶和青花瓷的酒盅饮白酒,从来没醉过,我用它们饮月光,也不会醉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