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香木镇的梆子响了


□ 白天光

  1.匣子匠让香木镇的街上重又有了牌匾
  
  香木镇的匠人不少。但香木镇的匠人很抱团儿,懂得香木镇的规矩,不做偷食他人饭碗的勾当。香木镇几百丈石头长街,街的两旁排满了匠人的手艺家什。香木镇人难见得有读书的,铺子都没牌匾。
  当年这里有过一家私塾,教书先生叫窦守德,还有字号叫卧柳居士。但窦守德白天教学子们三从四德,晚上却跟香木镇的银匠的小夫人小芍药在他的私塾学堂里做那档子事儿。窦守德对女人缺少专心致志,跟了小芍药半年,又跟烙烧饼的媳妇儿到他的私塾学堂,重复做那档子事儿。
  后来窦守德终于被人逮了正着,香木镇的匠人是有组织的,叫梆子会(匠人们听到梆子便都聚在一起开会),梆子会决定把窦守德给阉了。当晚,窦守德扔下私塾学堂,兜里揣着不足十两银子,就逃出了香木镇,到哪儿去活命,没人知道。这样,香木镇的匠人们便有了忌讳,商铺一概不挂匾,不吊幌,因为当初香木镇的牌匾和幌子都是窦守德写的。
  但香木镇的匠人们吊在商铺前的物件儿,让外地人看了便也一下子就能知晓是怎样的行当。裁缝店会悬起一件长袍马褂,一把剪子缝在裆上。炸炸糕的会炸出碗大的炸糕,插在竹竿子的顶端。剃头的门口悬着一条用马尾巴编成的大辫子……香木镇的匠人们都活得滋润,见不得这镇上的匠人们有多少发大财的,但这些匠人们也都相互走动,梆子一响就聚到一块儿。梆子每个铺子都有,拎起来就敲,一般都是谁有事儿,谁就敲。
  匠人们之间的来往,不唤其名,只叫外号,这些外号只有香木镇的匠人之间知晓,外人却听不懂。裁缝的脑袋很大,应该叫大脑袋才合适,但匠人们却叫他粉子,原是他在二十多岁的时候陪过一个叫粉子的戏子睡觉,粉子比他大十六岁。炸炸糕的是个驼背,本该叫罗锅子才合适,但匠人们却叫他后鞧,因为他能生吃猪肉,却只能吃后鞧。还有卖杂粮的吊眼梢子,吊眼梢子姓陈,眼皮总跳,上眼皮总粘着芦苇膜。剃头的莲花指姓张,说话粗声大嗓,但手指又细又长。膏药铺的老狗,做过坐堂医,中医的望闻问切他用得不拿手,他给别人诊病靠鼻子嗅。说书的花蚂蚱姓边,嘴皮子很溜,但他说书不光靠说,在一丈长宽的台子上又蹦又跳。在香木镇的匠人里,外号最出奇的叫活尸。活尸应该是个木匠,但他不干正宗的木匠活儿,只做匣子。他为啥叫活尸,因为他有绝活儿,他做出的匣子,把盖儿盖严,一袋烟的工夫就能把人憋死,而活尸钻进他做的匣子里,睡一宿觉都不带憋死的。
  活尸的生意不错,在他的手工铺子里摆放着上百个匣子。这些个匣子都有来处,大的能装绫罗绸缎,小的能装金银细软。这些个匣子也有名号,最大的那个匣子四角包铜,三层锁,匣子上是烙画。活尸烙画不烙花鸟鱼虫,不烙梅兰松竹,大多烙兽头,有虎头,龙头,狮子头。烙虎头的叫虎藏,烙狮子头的叫狮镇,烙龙头的叫龙吼。活尸还能做暗匣子,在匣子里有暗处,一般人看不出来。这是绝活儿中的绝活儿。镇上的匠人们虽然相互之间都叫外号,但真正的名号也都知道。活尸来香木镇十多年,人们却没有问出他姓甚名谁来。有一回,梆子会特意给大伙儿建个防匪竹签档案,问活尸的来历,活尸终于说了,但大伙儿不知道活尸的名字为啥这么长:公吉喇特龚吉尔·阿兰肩甲。后鞧是有些见识的,他在京城待过,就惊讶着说,公吉喇特龚吉尔是满族的姓氏,阿兰肩甲是桦树皮的意思。哎呀活尸,你,你,你肯定是在旗的,朝廷当大官的肯定有你亲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