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试论川剧精神与川味影视剧的关系


□ 田义贵


川剧是著名的地方戏曲剧种之一,有着悠久的发展历史并且取得了辉煌的艺术成就,自清朝雍正、乾隆年间到辛亥革命前后,川剧一直在四川、重庆、云南、贵州一带广为流传,是民间最重要的文化生存方式之一。成为巴蜀文化最突出的重要特征。后来,虽然随着新的文化生存方式的兴起与更迭,川剧文化逐渐走向衰落,但它的潜移默化的功效却一直在巴蜀文化的血脉中流淌着。在新的文化语境下,川剧辉煌的艺术成就得到了有效的继承、发掘和利用,从而成为滋生新的艺术的重要资源和肥沃养料。
川味影视剧,是指具有浓郁的巴蜀文化底蕴的电影电视剧作品,其故事主要发生在四川、重庆地区,其类型包括电影、电视连续剧、系列剧及栏目短剧,此外还包括用电视剧形式拍成的川剧作品。所有的川味影视剧都带有浓郁的巴蜀地域特色,例如《抓壮丁》、《死水微澜》、《南行记》、《山城棒棒军》、《傻儿师长》,还有“天府龙门阵”栏目等等。川剧在这些作品中已不仅仅是作为烘托人物的时代背景,而且被深深地融入人物的性格之中,从而成为一种重要的情节因素和风格因素。无论是《抓壮丁》中的李老栓、王保长,还是《凌汤圆》中的余胡子、衡老板,或者《死水微澜》中的罗五爷、金三儿,《九根毛》中流浪的川剧艺人群体,以及《傻儿师长》中的樊鹏举、刀疤脸等等,总是在情节发展的关键之时或舒缓之处唱着流利或蹩脚的川剧。



川剧何以能在影视艺术形式中得以延伸和发挥?其艺术精华在哪里呢?
著名美学家王朝文在评论川剧《打神》时,回忆起20多年前的一件轶事:在北京看川剧表演艺术家胡漱芳演出的时候,邻座一位朋友听到被打倒又站起来的皂隶唱道“把吾神浑身打碎,只剩下谷草一堆”时,笑着揍了王朝文一拳,眼角却含着泪水!王朝文对此提出了理性的思考:“这种悲剧喜唱(着重号为引者所加)的川剧艺术,究竟是它反现实主义的表现,还是创造者熟悉生活、熟悉观众和熟悉川剧艺术的表现?”将“川剧艺术”前冠以“悲剧喜唱”显然是王朝文对川剧艺术的一种美学观照的结果:川剧有很多美学内涵和美学特征,王朝文特别看重的是其“悲剧喜唱”。
从哲学意义上说,人是永远无法摆脱自己的悲剧命运的,也就是说,悲剧是与生俱来的,人的出生本身就带有悲剧性。“为展现生命的价值,争取可能的成功含泪冒险行进”①,这种悲壮的生存处境使人类在本体意义上具有悲剧性。艺术往往把这种宿命的悲剧性生存处境作为观照的对象,从而产生出两种基本的艺术类型:一是悲剧,一是喜剧。而川剧的高妙之处就在于它能够用喜剧的形式来表现悲剧的内容——这就是所谓的“悲剧喜唱”!在川渝两地广泛流传的一句俗语——“只要饿不死,就要涮坛子”——颇能说明这一点。这句俗语的基本意思是说,面对沉重而苦难的生活,虽经千般折磨,也不失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不但如此,还要快乐地面对这些苦难,用“涮坛子”(即开玩笑)的方式来化解,类似于。————本文是重庆市社科联立项的“重庆影视文化资源研究” 课题的阶段性研究成果(项目编号:2001—XWE—02), 项目主持:田义贵。 “黄连树下唱小曲——苦中作乐”的达观。可以说,川剧正是这种异常达观的生活态度的艺术反映:与其它地方剧种相比,川剧的喜剧性是最为突出的,在长期发展过程中,它创造了丰富多彩的喜剧表现手段,“从题材选择、故事结构、人物关系、细节安排、唱腔道白乃至扮相道具、舞美设计等各个方面,着力塑造了众多的喜剧人物形象”。也许正因为如此,川剧中的喜剧才特别的发达。把苦难的悲剧性生存处境转化为喜剧形式的艺术,这正是川剧的伟大之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