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汉字图形的意象设计


□ 韦 国


汉字图形的意象设计图片1
内容摘要:中国的汉字延续传承了几千年,经历了许多阶段,具有独特的视觉魅力。本文主张将汉字应用于平面设计,利用其图形的意象性来传达丰富的信息,使文字图形表达出潜在于民族文化深层中的意蕴。
关键词:汉字图形意象

中国的汉字是表意文字,从最初的象形图形逐渐演变成指事、会意、形声等一体的“六书”体系,它经历了甲骨文、金文、简牍、隶书、楷书、行书、草书阶段。汉字通过毛笔书写超越了作为语言载体的界限,完成了华丽的“书法之美”。汉字这种独特的魅力使现代人在共享古人智慧的同时,感受到传统汉字中蕴藏的无限灵感。汉字图形的意象设计便是这种灵感的具体体现。

一、符号化的意象设计

符号是信息传递的媒介,它是指代表其它任何事物的存在物。几乎任何事物、图形都是符号,人类的意识过程其实是一个将世界符号化的过程,思维无非是对符号的一种挑选、组合、转换、再生的操作过程。因此可以说,人类是用符号来思维的,符号是思维的主体。
汉字图形的意象设计以信息传达为目的,符号化是汉字意象设计的动力所在。在二维空间中,对汉字的位置、比例、意象化的符号筹划,无疑是一个思维的过程,而这种思维过程是设计者通过汉字图形来延续受众心理活动的过程。文字的最初形态——象形文字也就是图形。“思维需要形状,而形状又必须从某种媒介中获取”(鲁道夫·阿恩海姆:《视觉思维》),所以实际上语言文字成为思维的工具,用来唤取形象,提供意象。对于思维而言,视觉意象更为合适。阿恩海姆说:“在思维活动中,视觉意象之所以是一种更加高度的媒介,主要是它能为物体、事件、关系的全部特征提供结构等同物。”图形(视觉意象)可为一切理论性的观念提供知觉等同物。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语言差异问题成了主要障碍之一,但图形不存在这种交流的障碍,它能够跨越民族与地域之间的界限。
香港著名设计师靳埭强早期设计的中国银行标志,便是利用汉字“中”作为一种钱形符号来进行意象图形表述的。陈汉民先生的中国工商银行标志设计、世界妇女大会会标也是汉字符号意象化的经典设计。
由此可见,对符号运用的合理与准确,对于达到信息传达的目的来说是多么重要。找到一个“汉字符号”以传达更为准确的信息,成为汉字图形意象设计作品成败的关键。
我们的祖先很重视图像与图形。正所谓“古之学者为学有要,置图于左,置书于右,索像于图,索理于书。”书与画、文字与图形并重。中国道家认为,感知能把握充斥天地宇宙的“道”,黄帝遗珠,“知”反而索之不得,而“象罔”却能得之,可见在道家思想中,感知、形象是多么重要。中国汉字也正是这种思维的产物,是中国先人“揽物取象”而造的结果。所以汉字更优于“描绘”,更优于展现自然景物未牵涉概念的原貌。
“意象”是作为一个统一概念使用的,如刘勰《文心雕龙》所云:“窥意象而运斤”,亦将“意象”作为由“意”与“象”二者构成的一对范畴使用。在这里“意”指客体化的主体,“象”指主体化的客观物象,“意象”即是“意”与“象”彼此生效的两个方面的相融和契合。意象说的形成背景可上溯到庄子,《庄子·外物篇》云:“筌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蹄者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这里提到的“得意忘言”说是古典美学中的意象说的滥觞。玄学家王弼在《周易略例·明象》中说:“夫象者,出意也;言者,明象者也。尽意莫若象,尽象莫若言。言生于象,故可以寻言以观象;象生于意,故可寻象以观意。”超越“言”和“象”,才能真正体悟和把握“意”之所在,刘勰所提到的“意象”指的是艺术构思活动中主体心意与客体物象交融合一的艺术表象。
在语言和事物之间存在着表征物与被表征的关系。语言是事物的表征物,作为传达信息的媒体,其任务是事物信息的被传达。符号化的汉字图形正是利用一定的媒介来代表或指示某一事物,成为可以互为转化的信息传播载体。

二、有生命力的造型

中国文字是一种文化现象,东方艺术家、设计家知道如何掌握其动感、节奏、线条之美的本质,以及自然律动的气韵,这是西方空间艺术所没有的。应该说图形设计的开拓与研究源于1912年的格式塔心理学派的开创。斯波尔曼称图形为“形的心理学”,是艺术与设计的一种动力。中国汉字所拥有的图形之美,同样较为融洽地溶入了一种国际性的平面图形设计的探讨和实验之中。
方块字、汉字从远古以来就是世界上绝无仅有的造字法,不言而喻,方形空间是大地的延伸,它与被圆形覆盖的天空相对应。用更细的直角分割这个空间,再记录一点一画,进而扩大方形空间中繁茂的文字原则,从而产生了印章、押符。秦代以后,皇帝使用的印章称为“玺”,用玉制作,上面雕有钮。钮用许多动物的形态刻成,其中包括龟钮。龟象征宇宙,它是文字产生的母体。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标志设计便是一枚由汉字图形演化的印玺。图形整体是一个“京”字,但又有运动着的人的形态,印玺、京、运动的人这三者很微妙地契合了奥运精神及北京奥运会的全新概念。它超越了单纯文字的意义,完成各种物象,又回到汉字诞生的原点,通过形的变化使“印象之意”充满灵动,这种灵动宣告了新造型的诞生。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