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收藏家的梦想


□ 陈根远等

收藏家的梦想
陈根远等

收藏家都有自己的梦想。在这里登台亮相的收藏家既非爆发户式的买断性收藏,也非以增值为主要目的投资性收藏。他们源自天性的本色收藏,既与梦想相伴,也与使命相联。虽然他们没有机缘走父子传承的捷径,也没有雄厚的财力去竞购国宝遗珍,然而他们靠着梦想的引领,白手起家,在不同的收藏领域独树一帜。收藏不仅给他们带来快乐和充实,也使他们的梦想可亲可近。更重要的是,他们的收藏,还是中国某一段历史的见证。

集瓦当
采撷一片古建风情

小时候,懵懂无知,谈不上有什么梦想,整天跟着哥哥、同学在咸阳北塬的大土包上爬上爬下,踢踢这儿,扒扒那儿,总想能捡到一个民兵打靶时留下的弹壳或弹头什么的。长大后才知道,老天爷,这些儿时司空见惯、根本没当回事儿的“大土包”,竟都是赫赫有名的西汉帝王陵及其陪葬墓。
稍长,在秦汉皇天后土长年的滋润下,一种怀旧的因子开始发酵,我渐渐有了收集癖。在那物质极其匮乏的时代,吃一块水果糖已是快活无比,偶得一块奶糖,更是其乐难休。每次吃完糖,我都要将糖纸洗净摊平,夹于书中。那花花绿绿的图案赏心悦目,而甘甜的幸福时光更令我回味。为了收集到各种糖纸,甚至隔壁西藏民族学院的垃圾堆,也时常考练着我的目光是否敏锐。后来我也“与时俱进”,从收集糖纸发展到集烟标、集报、集邮、集古币。有一次我发现家属院中一户门上卷竹帘子用的绳子上系着一枚铜钱,显然比我钱盒中的“康熙通宝”大得多。苦思冥想数日,经过多次“踩点”,终于在一个雨天月黑风高时分,在一番心惊肉跳之后,我剪下了铜钱,逃回家中。至今依然清晰记得那是一枚宋代隶书“崇宁通宝”,查出这是一枚岳飞时代的古币后,着实让我兴奋了好几天。顺着这些“前科”,1984年,在老师、同学、邻居惊异的目光中,我以优异的成绩进入山东大学考古专业。当时对于一般的老百姓来讲,经济、金融专业正热,考古一词相当冷癖。我不管什么是冷热,摈弃“小儿科”式的收藏,我要进高等学府,走文物鉴定的康庄大道,圆我鉴定家的梦想。

大学毕业以后,我进入博物馆系统从事研究工作。90年代中期,民间古玩市场已是春潮涌动,假日里我也开始到古玩地摊去转转。一天,一方西汉“长生无极”瓦当上精丽的篆文深深吸引了喜欢刻印章的我。这两千年前古文字的灵动率意、自由浪漫,不正是我十余年来苦苦寻找的篆刻艺术的真髓吗?于是乎我兜中仅有的几十块钱归了摊主,我则志得意满地将我的第一方瓦当迎回了家。此后,每次我从古玩市场淘得瓦当,回家便迫不及待地施墨捶拓,将相关图书甚至考古发掘报告拿出来进行对比研究。几年下来,我所收瓦当,时代上从战国到明代,地域上从陕西到山东、河北、江苏、四川,竟形成了一个较为完整的瓦当收藏体系。太太时常向朋友抱怨:“陈根远经常一下班就抱着瓦当看,什么都不干!”我只好对她讲:“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收集研究瓦当总比找情人、抽大烟强吧。”
收藏家的梦想图片1
古人云“道在瓦甓”,今人讲“一滴海水可以折射太阳的光辉”。追溯瓦当的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已经创造了辉煌青铜文明的商朝,由于还未发明瓦及瓦当,褒衣博带的商王也只能在木骨泥墙的草房中发布他的政令。西周时期,宫殿顶部已覆盖了瓦并创造使用了瓦当。一些出土的西周瓦当上还残留有朱红颜色,这种瓦当涂朱的做法为秦汉所继承。在秦咸阳发现的各式葵纹瓦当以及齐式树木纹瓦当,证明“咸阳宫阙郁嵯峨,六国楼台艳绮罗”,并非后代诗人的浪漫想象。在陕西华阴发现的“华仓”、“京师庾当”、“京师仓当”、“与华无极”等瓦当,足以使我们想见西汉前期在这里修建的“漕挽天下,西给京师”的大型中转储粮仓库——京师仓的恢宏,而瓦当上的文字“与华无极”无疑寄托了汉人对国家粮仓建筑本身乃至大汉王朝万世不倒的美好祝愿。当然古代的瓦当可不是普通人家可以享用的,那是宫室和官衙建筑的专利。
收藏家的梦想图片2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