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观众


□ 林 峰

  一
  
  我不知道是被吵声吵醒,还是醒来听到吵声,唯一确定的是,摁亮放在枕边的手机屏时针指向深夜2时15分。这已经让我习以为常。在这种深夜宁静的时间段,正是临窗的那对男女说话的时间。他们是戏里一对情人,我是戏外的观众。
  “你太夸张了,一个月话费这么高,四百块啊!”男的说这句话时,声音绵里藏针,像讯问,又像心存狐疑。
  “不要你管啊,你干吗?”女的语气在躲。是的,在短短一两妙的对话时间差里,听得出来,她在躲。
  “我只是问问你,才一个月呵,话费这么高?”那男的语气软了点,“你干吗这么紧张?”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话音刚落,女的就顶了上去说,“我干吗要让你知道。”声音高了八度,开始点燃火药味。
  九月的秋夜,夹杂的虫鸣被不停的犬吠声压着。喔喔,狗叫声一阵一阵。
  “你说说看,我还不是为了你好。”软了。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就是想说我和那个男人联系,就算是啊,那也是我自己的私事啦。”最后的一个字,常常被那女的带了鼻音。我们这本地人说话是不可能带有这种尾音。但鼻音一拖,像是导火索快烧到炸药包的点上,接下来就是等待轰了一声炸开的时刻。那男的就是炸药包。
  两个人都在等待,由谁来拉响这个炸药包。
  “你他妈的,我又不是这个意思,我刚才是怎么问的,我只是问问你的话费一个月这么高,不行啊,你神呵?!”
  “你想干吗,神经病!”索性回了一句。
  “你欠揍。”男音高八度。又一阵汪汪狗叫声,穿刺过黑夜。
  接着,床铺咚咚两声,踩塌床板的声音。显现,屋子里,男的在动手抓,而女的在对抗。
  墨绿色的窗帘外,被风动掀起,逼出一道亮光。对窗的房间亮灯了。
  这一亮,好比打战前发射一颗信号弹,划出一道光。这下热闹了。咚咚、噼啪声。“干吗”、“神经病”夹杂一起。持续不到五分钟,应该不到,这场突然掀起而又毫无悬念的打斗就突然回到起点。十秒钟的寂静。响声被黑夜吸走,一下吸走,似乎先前没有发生这一切,连声音都消失到爪哇国?双方休战?还是另一场高潮前的寂静?
  突然的寂静,却令我很难受。妈的,自从这对狗男女搬到我的对门。半夜,常常拿事给我的耳朵听,除非我睡过了。前周半夜,也是2点多,简直是吊我的胃口,一阵做爱的喘气和高潮声。妈的,今天就来个一百八十度转弯。
  这还不算,可怕的是整个夏季夜里都开着空调,从半夜一直到上午9点吧,机箱像嗡嗡,他们犹如在北极生活,而我,一个对窗之隔,却过着赤道的时差日子。
  寂静中,传来兮兮声,断断续续。是女的哭鼻子了。咚咚,跨过床板的声响。
  “小丽,你干吗?”男的说。“这么晚了,你找什么衣服?”
  “……”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