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九十年代小说中的北京记忆


□ 贺桂梅


  北京是中国少有的几个建构了自身的文学传统的城市,“京味文学”则是基于这一城市的地域文化特征所形成的文学形态的一种命名。但把“京味文学”作为一种思潮或流派加以倡导和描述,则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
  不同的研究者都指出,“京味文学”的倡导和八十年代的“文化热”、“寻根文学”思潮有着密切关联。了解这一点,并不单纯是为了考察八十年代所谓“京味文学”提出的历史背景,而是由此使我们探测到它总体上受制于何种历史与文化的想像视野。无论是“文化热”还是“寻根文学”,都与八十年代理解现代化进程和现代性想像有密切关系,而这种理解方式有一种潜在的思考框架,即将问题的讨论置于传统/现代的两维视野之中,并内在地建构了一种进化论式的理解历史和文化的方式。“文化热”关注的是中国(传统)文化与西方(现代)文化之间的差异和类比,“寻根文学”则更是明确地提出找回“民族的自我”。尽管这种文化和文学观念在当时的语境中,直接针对的是高度规范和僵化的政治律条,但对于“文化”的关注方式,对于何谓中国文化/文学之“根”,却不约而同地分享着一种传统/现代的思考框架,并把对传统文化的反省和思考作为“现代化”的必要条件。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语境和文化逻辑之中,对“京味”的理解,也似乎必然地被置于传统文化(地域文化、差异文化)/现代文化(主流文化、规范文化)的脉络之中。
  而到九十年代以后,一方面是文化反思氛围的消散; 另一方面是北京这一城市本身向国际化都市的变迁,它所负载的传统文化记忆越来越丧失了具体的依托,“北京”形象开始被两种难以整合的性质所撕裂,其一是无名的缺乏文化辨识性的国际化都市,其一是有着丰富文化记忆的帝国都市。这两者共同存在于九十年代以来小说中的北京形象里,且构成了九十年代北京书写的内在张力。
  现代主义与北京书写与上海相参照,九十年代以来的北京书写仍旧整体上受制于某种文化传统的规约,这一特征最明显地表现于这两个城市与当代“另类”文化群体的关系之中。自九十年代后期开始,北京逐渐成为流浪艺术家包括画家、摇滚歌手、独立电影人等另类艺术群体聚集的中心地带。圆明园画家村,吴文光、时间等人发起的“新纪录片运动”,张元、王小帅、娄烨等“第六代”电影人的影响等,都构成作为“另类北京”的主要元素。在其他艺术种类中,出现了《东宫西宫》(张元)、《北京的乐与路》(张婉婷)、《北京杂种》(张元)等先锋电影,出现了《流浪北京》(吴文光)等纪录片,出现了崔健、汪峰等的摇滚歌曲。但有趣的是,这种形象并未进入到关于北京的文学书写的主流当中。流行文化中的北京形象,是由陈建功、刘大年的《皇城根》、郭宝昌的《大宅门》,以及一系列“清宫戏”所建构的皇城/帝都形象。即使涉及另类群体,如黑马、古清生等“北漂”的《混在北京》、《流浪北京》,网络小说《北京故事》等,也都在很大程度上遵循着一种现实主义的纪实书写形态,其表现内容也与另类群体的精神状态有很大差异。与此相参照,由卫慧的《上海宝贝》和棉棉的《糖》引起的关于上海书写的争议,以及王安忆的《我爱比尔》、陈丹燕的《吧女琳达》等作品,却把另类群体、都市边缘人的生存作为了上海形象的主要构成元素。这种书写的差异事实上并非九十年代才出现,三十年代“京派”/“海派”之分,即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显示出北京文化书写与现代主义的另类生存方式之间的距离,九十年代文学北京/上海书写的差别,仍潜在地对应于帝国都市/现代都市之间的想像分野。而就现代主义艺术的产生而言,现代主义本身就是“城市的艺术”,“城市的吸引力和排斥力为文学提供了深刻的主题和观点:在文学中,城市与其说是一个地点,不如说是一种隐喻”( [英]马克西姆·布雷德伯里:《现代主义的城市》,收入《现代主义》,马·布雷德伯里等编,胡家峦等译,77页,外语出版社一九九二年版)。作为文学形象的“北京”,其另类性质的匮乏,正表明它作为“隐喻”而非“地点”的存在,同时也表明,这一“地点”本身的文化记忆和传统形象难以包容一种另类的想像方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