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潜心构筑“作家爱心书屋”的谭谈


□ 廖静仁


幸运与不幸,是谭谈人生旅途的两座桥,八十年代初,谭谈穿越蜚声文坛的《山道弯弯》之后披一身丽日霞光,执著而坚毅地走过了这两座桥。而后,他投身何处呢——
我与谭谈的接触已经许多年了。
当然,接触得更早的,还是谭谈的作品。诸如获得全国第二届中篇小说奖的《山道弯弯》,获得全国第二届“乌金奖”的《山雾散去》。已由作家出版社《当代小说文库》以平装和精装两种版本推出的最早涉猎改革题材的长篇小说《桥》等,我都一一拜读过。字里行间,融入着他对人生的独特体验,充溢着他极不平凡的人生之旅中奋斗的激情
谭谈的成功原本就是一个奇迹。
我们不妨将他在《谭谈文集》自述卷《人生路弯弯》楔子中的一段话照搬过来:
“有人说,我是时代的幸运儿。
不是吗?当我穿上绿军装,神气十足地生活在军营的时候,正值“全国人民学习解放军”;当我复员回矿山,成为一名煤矿工人的时候,恰遇“工人阶级领导一切”;在八十年代,尊重知识分子”的春风艳阳里,昔日的“臭老九”变为“香老大”了。这时,我又跻身到了记者,作家的行列……你能说我不是时代的幸运儿吗?
有人说,人生给我的不幸太多了。
不是吗?十四岁时,正是一个人长知识,要读书的时候,我却告别了学校;十五六岁时,正值一个人身体、渴望吃饱饭的时候,我却偏偏碰上了饥饿的年月;正当我意气风发,在文坛上冒出芽儿来的时候,却遇上了“文化大扫荡”;当我长成了一个成熟的小伙子,需要爱情的时候,生活却带给我那么多的烦恼,当时代看重读书人,看重文凭的时候,我这个写书的人却偏偏没有‘读书’……人生带给我的不幸,难道还少吗?”
可以说,幸运与不幸,是谭谈人生旅途的两座桥,披一身丽日霞光,浴一身寒雾冷雨的谭谈就那样执著而坚毅地走过了这两座大桥,走进了来之不易而又是他应得的成功与光环。不过,尽管谭谈早就以其流光溢彩的文学才情和金光灿烂的文学成就成了湖南文坛的一棵大树,尽管这棵大树的每一片叶子都放射着耀眼的光芒,可是,景仰之余,我总是觉得他身上有一种东西亦如他这棵文学大树上的每一片叶子一样光芒闪烁。
于是,我就觉得我很有必要多说一些谭谈文学成就以外的事情。
谭谈所做的事总是出人意外而又在情理之中。这就不能不说到他创办的“作家爱心书屋”了。
这件事缘于他在1997年那年的春末与作家水运宪、蔡测海的那次历时三个月的采访。谭谈固然不能断言中国山区的老百姓已完全告别了贫穷,但他更没想到在这三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会触摸到那么多令他难以接受的贫困,那种贫困景象应该退到几年前十几年前甚至更前才对,可事实上却是现在,而且是一个贫困群落,而且经他的双脚阅读过的贫困县竟然就有21个,特困村竟然多达108个,而且还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贫困,还有文化生活的致命贫乏。这就像一件衣裳,一件从里到外都破破烂烂的衣裳,这件衣裳在那些山寨里挂了不知多少年,居然没有人想到要把它取下来换件新的。这就让谭谈十分痛心,于是在完成长篇报告文学《大山的倾诉》后,他就开始为筹建爱心书屋而忙碌起来。他忘不了在湘西一个高地山寨采访时见到的那一幕:一个年轻人手捧一本没有封皮、内页全部卷了角的杂志告诉他,这是寨子里一个打工的小伙子从外面带回来的,已在全寨年轻人中传阅一年多了,这是他们唯一的一本读物。
这本唯一的读物从此成了谭谈心里一座大山。
谭谈后来在许多友人面前谈起他创办“作家爱心书室”都有种悲壮感,一种履行使命的悲壮,然后便喜形于色,然后便对巴金、冰心、臧克家等文坛泰斗们对他这一善举、壮举的支持敬仰不绝,然后就对所有为“作家爱心书屋”献书、献爱心的作家和各界人士的感激不已。谭谈最初只想创办一家小小的图书室,以缓解山区老百姓的文化饥渴,他没料到这只文化蛋糕会越做越大,会收到4万多册作家们和各界人士的捐书,会变成现在这种大规模,会引起全国轰动和大大小小媒体的注视。仅仅是一个念头、一个创意、一份执着,就创造了一份奇迹,这让谭谈对他创造的这一特殊工程产生一种宗教信仰般的虔诚,他在这种信仰里发现一个作家的良知和职责除了由作品来体现,还有许多简单或者是复杂的方式。然后他又对许多朋友重复这同一句话:只要你想做的事,就一定能做成,而且能做好。
谭谈这话并非豪言壮语,他只是表明自己一种处事的态度。做一件事,成功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一种姿态。
市场经济浪潮的冲击下,许多老牌纯文学刊物的生存命运都如履薄冰,我却铤而走险,于去年7月份从一家效益较好的刊物主编位子主动走出来,挑起湖南省作协主办的《湖南作家》杂志的大梁。起初,为资金、为发行、为一家纯文学杂志的运作、生存所面临的一切难题,我承受不轻的压力,这些,我肯定要与谭谈交流。谭谈还是那样一如既往地真诚微笑着对我说:我相信你有能力做好这件事。他并没说什么具体的良策,他只是依然像自己做一件事一样帮我树立了一种状态,他说得那么郑重那么诚恳那么认真,像告诉我可以爬上一座陡峭的山峰一样,然后,他就那样用目光扶着我攀爬。这种姿态成了我的拐杖,因为有这根拐杖的支撑,我终于越过了杂志刚创刊时的那段风雨泥泞。谭谈不会轻易肯定一个人,就像他不会轻否定一个人一样。对这份新刊物,谭谈和我抱着同一个信念。在文学的信念越来越薄淡的今天,纯粹需要本质来支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