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名字


□ 李金山

因特网的普及为我们提供了很多方便,比如找到伺名同姓的人。
在网上点过贾平凹,点过韩石山之后,我就想到也点一点自己的名字。与这个想法同时产生的还有些许的羞怯,这种羞怯似乎是与“沽名钓誉”这样一些不大光明的字眼有着或明或暗的关联。在GOOGLE底下,我羞怯地键入“李金山”这三个伴随了我几十个年头,因而也再熟悉不过的汉字,然后,像按下核武器的发射钮一样,按下回车。结果立即就出来了。但我对因特网的这种高效感到极度地失望。在我,可能是希望那个搜索的过程无限地漫长,至少也应该花上它几年几十年的时间;但是,它立即就结束了。看屏幕的搜索结果:约有604项符合李金山的查询结果,以下是第1-10项。(搜索用时0.03秒)。盯着电脑屏幕我吃惊啊,嘴张得就像天安门,半天也合不上。我好象傻了一样,在这半天里我的脑子出现了绝对的空白。我原来以为自己的这个名字既没有诗意,也缺乏美感,为此在我粗通文字的最初阶段,就不下百次地萌生过改名换姓的想法;只是后来迫于父亲的淫威,才终于放弃。这么多年我都在想,啊,这么丑的名字,天下一定不会再有人愿意像我一样忍受它了;但是,搜索的结果完全颠覆了我的预料。现在我开始犹豫,犹豫是不是应该重新考虑一下这个名字的价值,是不是该誓死捍卫我对这个名字的专属权。出于做出这个重大决断的需要,我必须全面掌握情况。为此,我一条一条地翻下去。但这一翻把我自个给翻进去了,坐在电脑前边的我就像是演员,电脑里的条目就好象是戏文。我快速地入戏了。我翻动的是电脑的屏幕,但我翻动的似乎更是我的五脏六腑。我胆战心惊,或者喜不自胜,当然,我也有偶尔的清醒,但这清醒又让我感觉时空虚幻,这感觉最终让我搞不清楚我到底是谁。
且让我们慢慢地看下去:

天津大港区“9·14”暴力袭警、焚毁警车案件侦破纪实
……在河北省霸州市胜芳镇和静海县杨小庄,将参与“9·14”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刘彦学(男, 33岁,黑龙江省望奎县人)、李金山(男,25……伙同刘彦学、刘海明、李金山,由刘彦学驾驶自家的一辆三码摩托车窜至太平镇同安小区,欲盗窃一辆桑塔纳2000型轿车未果。……

河南破获特大倒卖文物案,追缴国家级文物65件
……经审讯,郑供认从去年七月至九月,先后两次将低价收购的两只汉代陶狗和两只汉代陶狮,以高价卖给了郑州人李金山、李建伟。在几个月的侦查中,专案组先后追回的国家级文物有汉代陶狮枕两只、汉代彩釉陶狗四只,以及十件文物制品。……

文章标题
……根据李金山的交待,常德警方很快又在李金山的出租车上搜到了号码为0427925的涪陵长江大桥的过桥收费票据(日期为7月10日),以及一张0047302号涪陵高速公路通行票据。至此,根据上述种种线索,常德警方已认定:张君就躲藏在重庆其情妇处……
看了这些条目,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不就是警匪片吗!第一条是与他人合伙盗窃 2000型轿车,然后是暴力袭警,焚毁警车;第二条是盗卖文物,汉代陶狮枕两只、汉代彩釉陶狗四只,都是国家级文物;第三条又是与一杀人不眨眼的恶棍张君有牵连。三个条目三个故事,工夫不大,我就在三个故事里完成了担纲主演;不过演的都是些反派角色。我盗窃,我袭警,我焚车,我……倏而一个激灵,我猛地清醒,这不是什么电影或者电视里的故事,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真事。真事不就是犯罪吗!这犯的罪哪一条都不轻省啊。蹲几月几年的监牢怕是轻的,没准我都够枪毙好几个来回了。想想这些,我简直要心胆俱裂。我就一阵阵地背心发凉,一阵阵地直冒冷汗。但是,我还不是真正的清醒,要是真的清醒,我就应该明白,那些确实是事实,但是,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实。等我终于明白过来我就庆幸:多亏办案的警察认真负责,要遇上一位糊涂粗心只认名字不认人的警察,我可就惨了。庆幸之余,我又追根溯源。我仔细审视这个我叫了这么多年的名字,最初由604这个数字所触发的好感开始动摇。我开始怀疑,怀疑我的名字是不是天生就包含了杀伐凶意。但是这么深奥的问题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最终只好留给经常盘踞街角的那个瞎子去解决,据说他能够预见大多数人看不清楚的因缘祸福。只是奈何天时已晚,瞎子也和所有的上班族一样,朝8晚6,而且晚上决不加班,因此我只好把这个问题搁置起来,继续往下看。

第十二章连桥—文化—新浪网
……我边喝边想:这李金山也太不是人了,儿子都那么大了还扯这个再说我要给我姐染上点毛病怎么办?我姐当初为生活所迫开包子铺的时候,李金山宁可去打麻将也不帮一把。他振振有辞地说干这个太累、太操心,而且没有他“整摩托”挣得多……
儿子都这么大了?扯这个?染上点毛病?扯这个肯定是指找那个,毛病肯定是指那种病。我想,儿子都不小了还这样,那我也太不是东西了。下一步,大概要看表现了,如果回头是岸,还可相安无事;如果一直没什么起色,这个小舅子可能就要劝他姐离婚了。至于我这个原姐夫,自然是少不了一顿臭挨。我回头一想,不对呀,我家是个女儿,我也,没扯那个呀!这么一想,我就开始为自己喊冤,到了只有一笑了之。我想,警匪片倒是歇了,武打片又开始上演,还是个被打的角色。被人打,我对我那名字还是放心不下。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