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致乔治·桑》看勃朗宁夫人的诗歌追求


□ 袁 欣

  《致乔治•桑》反映了勃朗宁夫人对19世纪女性诗人艰难处境的思考,以及她的诗歌追求:女性诗人应突破性别的藩篱,将自己提升到自由不羁的境界;开创一个才情与风骨交融的新的女性诗歌传统,以拓展女性诗歌的领域。这既是勃朗宁夫人对乔治•桑的期许,也是整个维多利亚时代女性诗人的心声。
  
  一
  
  勃朗宁夫人(Elizabeth Barrett Browning)和乔治•桑(George Sand)是19世纪前半叶欧洲著名的女作家,一位生活在英国,一位生活在法国。当乔治•桑在欧洲特别是英国遭到非议和诽谤时,勃朗宁夫人却不止一次地表达了对她的理解、同情和仰慕。勃朗宁夫人在写给朋友的书信中称她为“女才子”,又说她的作品为自己苍白的生活增添了瑰丽的色彩,还将她跟雨果、巴尔扎克并列,说在所有法国作家中,自己最钦佩的就是他们三位①。
  勃朗宁夫人对乔治•桑的这种态度集中地表现在两首十四行诗《致乔治•桑》中。如果仅从艺术角度衡量的话,这两首诗或许并非上乘之作。帕特丽夏•汤姆森(Patricia Thomson)的评价是“笨拙、纷乱、不流畅”②。伊莱恩•肖瓦尔特(Elaine Showalter)也认为它们尽管非常“真诚”但“不够灵活”③。也许是由于这种原因,文学史家对这两首诗缺乏足够的重视和专门的研究。然而在笔者看来,这两首诗无论在勃朗宁夫人个人的创作生涯中,还是在欧洲女性诗歌的谱系中,都具有深远的意义,值得我们重视。
  笔者谨将这两首诗翻译如下:
  其一心 愿
  你是头脑广博的女人,又是爱心广博的男人,
  自称乔治•桑!你的灵魂,被囚在如狮子般
  躁动不安的感官中,发出反抗的悲鸣
  以怒吼回敬怒吼,唯心灵之所能:
  我愿一阵轻微而神奇的雷声
  奔过掌声四起的斗兽场的上空,
  以你高贵天性中的力量和才识,
  从你坚强的臂膀上,长出双翼,
  洁白如天鹅,使全场震惊
  你那圣洁的光芒!兼有女人和男人的特质
  与天使齐飞,同沐圣恩
  真正的天才,远离责难、受人景仰,
  直到孩子少女扑入你的怀中,
  在你的唇边钤下无瑕的声名。①
  其二识 别
  真正的天才啊,但是真正的女人!你是否
  以男子汉的轻蔑否认你那女子的天性,
  并放弃俗不可耐的小玩意儿、小饰物
  那都是被禁锢的弱女子才佩戴的?
  啊,多么徒劳的否认!那反抗的呼喊
  变成内心的啜泣,只因你那女性的声音无人理会,——
  而你那女人的长发,我的姐妹,未经修剪
  带着痛苦的力量,凌乱地向后飘散着
  证明你男性的名字是假的:在世人面前
  以诗人之火燃烧着你自己,
  我们始终看到一颗女性的心在跳动
  在熊熊火焰中。跳得更纯一些吧,心呀,跳得更高一些,
  直到上帝取消你的性别差异,在天堂的彼岸
  那是无羁绊的灵魂倾心向往的地方!
  
  《致乔治•桑》选自勃朗宁夫人1844年出版的《诗集》,赞扬了乔治•桑的奋斗精神与抗争意识。在第一首诗中,勃朗宁夫人看到了乔治•桑的灵魂与肉体在进行殊死搏斗,希望上天显灵,使乔治•桑的灵魂得以摆脱肉体的束缚。在第二首诗中,诗人看穿了乔治•桑“男子汉”的伪装,识别出其女性的身份,以及她把痛苦转化为力量,拿起笔来为理想和自由而战的勇气。
  勃朗宁夫人在写这两首诗的时候还未见过乔治•桑,只读过她的作品,却已深深地为她那青春的热情与反抗的意志所折服。
  在维多利亚时代,女作家写诗献给自己景仰的另一位女作家,是一种很普遍的文学现象②。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中,女作家的创作道路比男性作家更为坎坷,于是自发地形成一种彼此扶持、相互鼓励的关系。女作家之间的相互题献便是常用的方式,仿佛她们之间展开了某种超越时空的对话,并成为彼此灵感的源泉。勃朗宁夫人向乔治•桑献诗,便是她积极参与这种文学活动的证明。她借着《致乔治•桑》这样看似私人之间题献的作品,来表达自己对诗歌的追求,则又超越了上述一般女性诗人的文学活动,而使之具有更深的含义。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