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风月剪


□ 鲁 敏

风月剪
鲁 敏

1. 我打算说一些往事。事情,已隔二十年之久。我却一直忘不掉,像挂在脖子上的一块玉,凉而润。

2. 二十年前,东坝只两家裁缝铺子,一家姓钱,另一家姓宋。
到底要把我送到哪一家去做学徒呢?家里人为此颇费思量。唉。每个人,这辈子里总是要选来选去,小径分叉的路口,一去不能复返的路程。从那一天起,沿着家里人所选的小径,再经过若干岔道与十字,我一直走到今天……
姓钱的那家大师傅,生得五短身材,邋里邋遢,很拙的样子,生意倒也不错,做男人、做老人寿衣的衣服是有些名气,喜欢一边量着尺寸,一边敲着对方的胸脯放声大笑,他人缘很好,就算偶尔哪里做得有些差池,大家也不计较。
姓宋的,则与他完全相反,修身白面,过分地秀气、客气,因此男人们都不大喜欢他,在东坝这里,粗俗之于男人,一向是种美德,反之,则是可疑的品性。不过,这位宋师傅做女人的衣服很有一手,他裁出的衣服总像是有神仙暗中相助——那神仙,伸出常人所看不见的手,缓慢细致地抚过女人的身子,凸处抚过了,凹处亦抚过了,带着最诱人的起伏线条,最后落在宋裁缝的那把剪刀上,裁出天下最合体的衣衫。

女人,总归比男人喜欢做衣裳吧,男人么,真正有了钱,就喜欢买现成的衣服……所以,小桐若是跟了宋家师傅,将来的生意可以做得热火些。
唉,那个宋师傅,从没见他红过脸高过嗓,真太静气了,怕小桐跟在后面,不大好吧。
学手艺,又不是学走路学说话,怕甚的?
家里人说来说去,无非是再给自己一些充足的理由,可以放了心地把我交到宋师傅那里。毕竟,将来的生计是最重要的。

事情定下来之后,家里人备了红糖、猪腿肉、米糕、布料四样小礼,又把我简单拾掇了一下,便往宋家裁缝铺子那里去了。
好好地走在路上,母亲又伤心了,流起不值钱的泪儿来:小桐,你真铁了心要去学裁缝吗?男孩子家的,学个木匠、瓦匠的多好,将来还可以出去做活,走四方,总比跟那些针头线脑打交道的要好。
父亲微怒:都这时辰,还说这些!他从小就是喜欢这个,我们能怎的?再说,他书又念不下去,能学门手艺混碗饭,总是不错的了。

我慢吞吞地走在后面,淡着脸听他们说话,掩饰着内心的兴奋与满足。也许,从生下来那一刻起,这十三年来,我就在等待这个场景——夹着我的小花布包袱,离开家,走在路上,一条通往裁缝铺的路,从此,可以一辈子跟布料、线头和剪刀混在一起。
有人像我一样迷恋过那些吗?比如说布。其在色彩、手感、纹路上的变化无穷、娇媚百态……而当它做成衣裳,又有了另外一种意义的存在,它包裹着人们的身体、遮蔽着某些器官与部位——这种包裹与遮蔽,同时又是一种强调与烘托,欲说还休。一个与布料同谋的女人,永远胜过愚蠢的全裸出镜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