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真的漂亮(中篇小说)


□ 蔡测海


山里的姑娘百合来到广州,成了小姐,她的新名字叫白思思。她认识了艺术家老梅花K、雀斑脸阿勇……他们使她最终成长为白萍——白老板。这时,白萍的初恋情人豺狗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但豺狗不是以前的豺狗,白萍再也不是百合了。
豺狗燃了杉树皮做的火把送百合上路,赶猪市的早班汽车。百合在那个叫猪市的地方上汽车,一百多公里以后到张家界坐火车去广州,这样,美丽的百合像一只美丽的鸟一样飞落在远方某一个地方。广州是什么?广州是一片树林子吗?
你知道为什么要用杉树皮做火把吗?杉树皮火把不会熄,下雨也淋不熄。豺狗在大雨中用干杉树皮生火的奇迹让百合对他多了些,多了些什么?一个有许多山里人生活经验的男人,女人会给他多一些再多一些。豺狗很凶,从来不会想到要吃她,他不会撕破她的衣服和皮肉。他是她的男人,她是他的女人。
露水湿过腰,像趟过一条河。
到山垭口那儿,林中有啼晨的锦鸡。离猪市离远行的汽车一定是不远了。歇一会儿?歇一会儿吧。站定了,两个人把手伸出去再收拢来,抱紧了,豺狗触着了百合坚实的乳房。豺狗把手伸进百合的衣服,摸了一遍,就算结束了。百合闭了眼睛,喃喃着你别伤害我,等我嫁给你时我要是好好的一个人。豺狗说,我等,我娶你,我要天天摸你。百合说,我出去挣了钱,你要去读大学,你都考上了,不读可惜了。豺狗心里痛了一下,人一心痛就会想到别人心痛。我读书读得让我爹心痛了,他抽了五十年烟,戒了,卖烟叶子让我读完了小学,卖牛让我读完中学,再没什么卖的了,要卖就只有卖我爹了。我爹有风湿病,膝盖痛,上坡下坡走一步哼一声。我娘跟我爹熬了半辈子,熬不出什么来,就跟一个草药匠跑了,我娘对我说,我苦不起了,不做你娘了。我哪知道她会跟那个草药匠跑呢?真是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有什么办法?我爹为了庆贺我娘出走,要我陪他喝包谷烧,你娘走了好,省下一个人的口粮,卖了让你读书,你要高兴。你娘跟了草药匠能过好日子,狗日的翻身了,解放了,我是黄世仁刘文彩,压迫她太久了!喝酒,儿子!别哭,儿子!男子汉大丈夫,娘儿们走了就当是一只母猫不见了!我们家有一只大黑母猫,跑进屋后的森林里再也没回来……我娘是我娘,不是母猫。
你哭了?豺狗的眼泪落在百合的薄薄的衣服上,渗进去,乳房就湿乎乎的了。那个时候百合还是个道地山女,山女同市女的区别,是没有乳罩也没有三角裤。
杉树皮火把再燃了一截,东方发白,豺狗长了火把,天亮了,你一个人在路吧。到了一个地方就写信给我。豺狗从裤腰带里取出几十块钱。那钱汗湿了,湿成一个纸卷儿。你拿好了,别丢了。丢了就走不成路了。百合接了钱,想在身上找个地方藏了,没找到好地方,最后把钱塞进裤腰里。裤腰最保险。
早晨的百合很有颜色,很漂亮。
百合,你一定要小心呵!有人欺侮你,你一定要告诉我!
百合笑着,我会小心会小心的。
百合哭了。
火把在天亮的时候燃尽了。
百合大哭起来,钱不见了。
坐汽车这么难受,还不如走路。要是走路钱也不会丢。汽车开始还好,后来就欺侮百合,这么一个大家伙欺侮一位小女孩。汽车欺侮一个人比什么样的邪魔都厉害,生一种怪病一样。百合吐出又苦又黄的东西,然后就晕晕乎乎的,到张家界下了汽车,一摸,钱不见了。钱被汽车吃了。坐不上汽车去广州,百合大哭起来。人们匆匆走过,没人问一声百合哭什么。张家界是一座旅游城市,人多,经常会有人哭,哭不算犯法,也不影响旅游,不会有人问你。
百合想起张家界有位表姐,帮人家带孩子,百合去找表姐。城里这么多人,表姐难找。表姐给她写过信,她没忘记带在身上。谁会把一封信大老远地寄给山里的百合?只有表姐,信就成了一件宝贝,百合出远门自然会带在身上,到了广州,赚了钱是要给表姐写信的。
信上的地址是鸡笼路鸡笼巷111号。张家界地方大,叫这怪怪名字的只有一处。百合问了几个人,那些男人像鱼鹰见到鱼一样,问要开房不?百合吓得躲开了。后来是一位买菜的女人把她带到鸡笼路鸡笼巷,她找到了表姐。表姐住在别人家里,不能留百合住。表姐给了百合两百块钱,那是表姐半个月的工钱。表姐很见多识广地告诉百合,在外边缺钱不要紧,缺心眼就不行,别人把你吃进去吐出来,你还只当在天坑里打了个转。表姐找了位开长途货车的老乡,让这位老乡带表妹百合到广州,一路上要好生照顾百合。老乡说表姐人好,把表妹看得这么宝贵,答应路上一定照顾好表妹百合。表姐说,我这表妹是福相,以后会发大财,以后慢慢谢你。
百合就这样上了一辆大货车,五十铃。百合见了汽车就有些害怕,想起搭便车省钱,就不那么害怕,大不了让汽车再欺侮一回。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