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关于中国昆曲学的思考


□ 朱栋霖

  形成于明代的昆曲是中国文化、艺术与美学的综合结晶。它是融汇文学、戏剧、表演、音乐、舞蹈、美术于一体,富有诗情画意的舞台综合艺术。中国昆曲作为联合国宣布的首批“人类口头与非物质遗产代表作”,说明其具有普世价值。开展昆曲的学术研究是当今一个重要任务。它的内容包括昆曲资料学、昆曲历史、昆曲文学(传奇)、昆剧表演艺术学、昆剧舞台美术学、昆剧音乐学、昆剧美学。中国昆曲学的展开,将建构起一个内容丰富精深、层次有序的美学体系,也将是中国文化与美学特色的艺术学。
  昆曲、昆剧的本体是演唱艺术,这方面的内容最丰富,也是作为非物质遗产最需要研究与传承的方面,但恰恰是研究最薄弱的地方。
  关于昆曲的演出,至今只有一本陆萼庭的《昆剧演出史稿》。这部开创性的史著资料丰富,见解深入,至今仍是昆剧演出艺术史研究的重要著作,但是我们不能要求它解决昆剧演出艺术史的一切问题。由于过去昆曲与其他表演艺术一样,相关艺术人员只关注舞台演出本身,不重视史料积累,昆曲六百年,历史文献记载极少。昆曲从嘉靖年间开始传播,到万历初盛,再到康乾盛况,然后到同光年间花部取代雅部,昆曲式微,其间有两三百年,昆曲在中国剧坛繁花似锦,成为唐宋以来中国戏曲史上最具全国性影响、最具完备艺术体系的剧种,它代表了一个艺术时代的辉煌。昆曲艺术发展史上有许多重要的文化艺术现象值得探讨。而事实上,昆曲艺术发展史上的许多重要情况至今我们仍茫然不知,许多重要问题的研究都付诸阙如,甚至一些基本线索至今还没有梳理清楚。
  例如,昆山腔的起源问题,它形成于何时?是谁创始的?它的音乐资源来自何处?这些问题似乎大致清楚,其实不然。近年来有的研究者提出,没有任何资料证明魏良辅的水磨腔脱胎于昆山腔;有人提出,魏良辅改革创新的昆山腔,它的前身是整个南戏声腔,不是顾坚研创的昆山腔;有人认为,顾坚研创的昆山腔主要取之于民歌的小调山歌;有人提出,昆山腔形成于南宋后期;等等。各种说法都有一点依据。你能说魏良辅研创新昆山腔就没有吸收一些海盐腔、余姚腔乃至北曲的音乐资源吗?你能说顾坚等人研创昆山腔就一点儿也没有受到当地民歌小调的影响吗?你能说昆山腔是明代兀地崛起,它的形成与宋元戏剧没有一点关联吗?
  我认为,在现今所看到的为数稀少的材料中,最有力的文献依据恰恰是关于魏良辅本人的记载。这位中国音乐史上最伟大的音乐家在记载昆山腔新声时说的那段话,最值得重视。这段文字明确提出昆山腔的起源与前身。在曾经文徵明手书的《南词引正》中,魏良辅这段经典论述是这样的:
  腔有数样,纷纭不类,各方风气所限,有昆山、海盐、余姚、杭州、弋阳……惟昆山为正声,乃唐玄宗时黄幡绰所传。元朝有顾坚者,虽离昆山三十里,居千墩,精于南辞,善作古赋。扩廓铁木儿闻其善歌,屡招不屈。与杨铁笛、顾阿瑛、倪元镇为友,自号风月散人。其著有《陶真野集》十卷、《风月散人乐府》八卷行于世。善发南曲之奥,故国初有“昆山腔”之称。
  由此可见,第一,魏良辅专事记载了顾坚其人与昆山腔的关系。显然,他认定顾坚是昆山腔的原创者,否则在这段简短凝练的回顾昆山腔形成的历史的文字中,他无须用主要篇幅(八十一字)大张旗鼓专事记载顾坚其人,反复提到顾坚这位杰出的音乐家“精于南辞”、“善歌”、“善发南曲之奥”。
  第二,他明确提出,昆山腔形成于元末明初。着一“故”字,点明了“昆山腔”之形成与得名,与顾坚研创音乐的因果关系。据明人《泾林续记》记“昆山腔”在明初就很有名。
  第三,魏良辅认同顾坚所原创的昆山腔乃是自己所创昆山腔的前身。无论后人为了突出魏良辅的创造性音乐贡献,如何剥离魏良辅所创昆山腔与顾坚研创昆山腔的关系,但这位昆山腔新声的革新者本人却是直认不讳的。
  第四,魏良辅明确提出昆山腔的音乐源头“乃唐玄宗时黄幡绰所传”。过去研究者历来把它看作是“不可靠”的,或者认为这是魏良辅为了提高昆山腔的“正声”地位而作的攀龙附凤之举。有学者认为:“顾坚所从事的昆山腔的研究,是他把流行于昆山各地的民歌、小调、山歌回收起来加工,使它们能够归类成套并赋之于相应的板式,从而使它们适应以歌唱南戏。”其实,此一说是最没有依据的,至今也没有拿出任何证据来。也许是源于解放后的文艺观念,认为一切真正的艺术都来自民间,才有此缺少根据的推论。尽管古代也有一些伪托正史、“谬托知己”的伪作、伪说,例如《竹书纪年》、《吴越春秋》等,但是“信史”的观念已经深入当时文人学子之心,如魏良辅那样的严谨精深的音乐家,我们没有理南无端怀疑他的论说的可靠性,认为他言之凿凿的“乃唐玄宗时黄幡绰所传”是在蓄意编造历史。
  事实上,昆山城西正仪(今巴城)确有黄幡绰墓。昆山方圆之内历代流传黄幡绰其事,他是唐玄宗时的宫中乐师,安史之乱时避居昆山,在民间传习宫中音乐,死后葬在此地,故该地名为绰墩。一千二百多年来,黄幡绰墓一直默默地静伏在巴城的—个高墩上,昆山民间传说与地方志书也记载了黄幡绰在昆山传承音乐的其人其事,绝非昆曲被宣布为“世遗”后编造的。只是在上世纪80年代农村的乡镇企业建设中,黄幡绰墓被填平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