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一定要去拉萨


□ 张事业
你一定要去拉萨
作者:张事业


  谭起龙四岁的时候,幼儿园的阿姨教他们唱《在北京的金山上》。谭起龙问阿姨,歌儿的最后一句巴扎赫究竟是什么意思?一向和蔼的阿姨登时就变得不高兴起来,厉声道:好好唱歌,问那么多做什么!不知为什么,这个情节给谭起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一直不能忘怀。很多年过去了,有一天,他的女儿摘下耳机,非常困惑地问他:爸爸,巴扎赫翻译成汉语怎么说?谭起龙一下就明白了她问的是什么,他敷衍道:也许就是呼啊嗨哟的意思。他突然觉得,他和这个巴扎赫、和那个神秘而且遥远的高原冥冥中有着某种必然的联系。就在那个时候,他决定了去拉萨。
  在格尔木的长途汽车上,谭起龙又听到了那首歌,不过就是用藏语唱的。谭起龙听不懂,他也没有心思去问那个黑脸的藏族司机。这是一辆破旧、肮脏的卧铺客车,他只是偶尔在广州的郊外看见过这种车在他的视线中划过,他从来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成为车上的乘客。在售票处,谭起龙特意要了二十八号。售票员告诉他,这个座位靠窗。尽管这不是旅游巴士,沿途不停,但他仍然可以看到他想象中的高原。
  车上的乘客大多是藏民,还有几个明显是游客的人,空气中弥漫着酸腐的汗臭和一种说不清楚的气息。谭起龙的座位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上铺,一列五位,每位不过四十公分,显得十分逼仄。谭起龙把行李塞在脚头,蜷缩着身子望向窗外。和他想象中的一样,白云和蓝天都十分的分明,远处伫立着黛青色的山,从山坡上绵延着没有边际的绿色草原,世界显得无比空阔和寂寥。谭起龙开始回想他过去的生活。他还记得他刚上幼儿园那天他母亲给他买了一个巨大的气球,那天他非常紧张,整天都攥着那个气球不放。他努力回忆那些和他一起读了小学、中学和大学的人,不管他们或清晰或模糊,都令谭起龙此时非常的平和。面对窗外那个巨大的存在,谭起龙感觉到自己在慢慢地消融,化作一种类似尘埃和轻烟的东西。于是,他又开始想象尚在远方的拉萨,他想象自己像一颗尘埃或者一缕轻烟无声无息地飘在那个叫做拉萨的城市上空,想象做一个西藏人的幸福。事实上,在他的想象中,那个城市一直就象征着另一个世界。
  车内非常安静,黑脸的司机每隔几个小时就会播放那盘藏语音乐带,和着引擎的轰鸣,除此以外,几乎再听不到别的声响。这让谭起龙感觉很愉快,他讨厌嘈杂。尽管空气依然浑浊,但他看到的东西却是那样的明净,这种明净是广州的天空下永远也不可能存在的。时间似乎过得非常缓慢。随着远处的山艰难地靠近,天色才开始慢慢地黯淡下来。于是,谭起龙觉得有些困了。
  谭起龙从恍惚中清醒过来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外面黑糊糊的,但地面就泛着白光。谭起龙揉了揉眼睛,发现那竟然是积雪。车内的空气此刻也干净了许多,有人在响亮地打着呼噜。谭起龙觉得浑身凉飕飕的,从车窗外灌进的风带着青藏高原的逼人寒气。他坐起来想拿背包里的衣服,没想到头使劲地磕在了汽车的顶盖上。睡在他旁边的年轻姑娘咯咯地笑了起来,谭起龙也自我解嘲地一笑,这时,车停了,司机粗声粗气地吼道:下车下车,上厕所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