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路上


□ 章海宁

  淑子女士

  2009年夏,淑子女士说来就来了。

  说起来,淑子是萧红的超级粉丝。三十年前,哈尔滨开纪念萧红诞辰七十周年研讨会,淑子来了,一袭长裙,拿着记录的本子在人群里跑来跑去。多年后,在一批老照片里,我见到了当年的淑子。三十年转瞬,仿佛是一个漫长的等待,淑子的萧红研究,成就斐然,她出版了两本厚厚的研究专著。我去信淑子,淑子把她的书寄了来,信上她说,这个暑假她要来哈尔滨,因为萧红的缘故。

  萧红一生走过十多个中国城市,可淑子只到萧红的故乡来,不知道这是怎样的情结。东京没有直接到哈尔滨的航线,淑子先乘新干线,然后转机到哈尔滨。

  这是夏日的一个午后,我和叶君、老仉去机场迎接淑子。淑子还是30年前旧照片里的样子,只是换了装束。白裤子,青花短袖,还有满脸的微笑。我递上一束鲜花,打扮淑子在异国午后的心情。五十多年前,萧红到东京的时候,许粤华去港口接她,萧红也是在异国,只是没有鲜花。几十年后,一个萧红生活过的异国城市的女子,追寻着萧红的足迹,一次次来哈尔滨寻梦。我不禁沉思,淑子与萧红,是否冥冥中,有着隐隐的缘呢!

  第二天,我和叶君兄一起陪淑子去寻梦。走过松花江,走过呼兰河,街道寻不到半点旧迹,但从哈尔滨到呼兰,萧红当年就是这样一次次往返。作家阿成曾经想象萧红的哈尔滨之行,他说,萧红乘一辆老式的长鼻子的日本“通河车”,长鼻子车到了松花江边,一定被江水拦下了,萧红大约乘渡船到哈尔滨来。这想象似电影的长镜头,从历史的深处遥遥的浮现,又消逝在碧水蓝天里。虽然,这只是一个空幻的梦,但并不令人失望,因为,我们也是寻梦的人。

  在萧红故居,淑子走进那栋熟悉的老屋,这是淑子心仪的作家的家。三十年前,她就站在老屋的院子里,满地的泥水,嘈杂的人声,如今都远去了。故居好静,静得好像只有淑子一个人。对着老屋墙上萧红的照片,淑子看了又看,用手轻轻拂去照片上的尘埃,仿佛照片上的人就是她自己。三十年前,淑子在故居参观时的旧影和题字,故居一直藏着。故居纪念馆的孟馆长领着淑子去看那旧照和题字,淑子笑了,她说自己当年的汉字写得很青涩,孟馆长请她再写一幅,淑子盛情难却,只得领命。展纸、磨墨、润笔,一副老到的样子。

  出了故居,走上小街。街道是呼兰小城的经脉,条条连着呼兰河,呼兰河载着经久的岁月,载着萧红的梦,载着寻梦人的梦,流向记忆的远方。陪着淑子,坐在呼兰河边。这河水,没有一丝声响,一只敏捷的鸟儿在水面上疾飞。夕阳下,水面拖着残霞,波光连着天际。我想起了童年的萧红,也是站在这宽阔的河边,发着亘古的疑问——“河的那边是什么?……我能不能去那陌生的地方?”长大了,萧红从呼兰河出发,从异乡到异乡,去了一个个陌生的城市,憧憬着爱和温暖。如今,我们坐在河边遥想。如果萧红也能回乡,也在这静静的河边,她会想什么呢?我想,生命的意义,并不全在路上,也需要停歇回眸;人类的活动,也不全是执着前行,也需要留住历史,留住记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