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群体与个体(创作谈)


□ 张学东

算起来,我写小说有六七个年头了。年头长短其实并不绝对重要,重要的是对于小说乃至自身的理解。我从一开始写作短篇小说,到近期完成第二部长篇小说,我的生活跟文学创作和读书从来没有分开。读书和写作训练出一种由表及里的思考方法,我开始用这种方法看待周围的人群事物,小说又教我懂得了如何在泥沙俱下的生活现场捕捉性灵之光。
说到底,作家就像一只精准的过滤器,从那些稀松平常见怪不怪的生活细节中找到善与恶。我从来不认为小说家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来,一篇(部)小说发表出来,有人看了说好,也有人根本不屑一顾,因为小说不会直接影响到别人的做人处事。我从来没有听说谁谁因为读了一篇好小说,就良心发现从此洗心革面痛改前非了,至少,眼下这个时代已不大可能了。
不久前,在北京召开的“宁夏青年作家作品讨论会”上,我作为青年作家代表,有过一次发言。我说,如果在经济浪潮的涌动和涤荡中,宁夏青年作家的作品还能不断地受到全国关注,能够像今天这样获得如此高的礼遇和殊荣,那么,至少可以说明,我们的文学是很有希望的,是有一线光明在远方熠熠闪耀的。我这样说,听起来好像作家又能做一番大事似的,其实,我想表明的只是一些个人的立场和感念。身为宁夏作家群中的一分子,我当然要想想,我们为什么会被外界视为一个文学整体。
宁夏青年作家绝大多数都是来自偏远的地区,来自寂静的深山和乡村,作家在童年和少年时期饱尝生活的艰辛与苦难。宁夏的地域特点和生活方式乃至整个西北地区,与明媚光鲜的江南所不同,与繁华喧嚣的中心城市更是不能同日而语。因此,宁夏作家的作品,总是在寂静中点燃希望,在苦难中寻找归宿,在懵懂中等待曙光,在苦难背后追问人生的价值和生存的意义。我想,这也正是我们宁夏作家长期以来所坚守着的一条健康的文学之路:我们孜孜不倦地书写着宁夏乡土,书写西北这片古老土地上的民族和地域文化特色,同时也揭示这片土地在告别昨天走向未来时的种种焦虑和矛盾冲突。
我个人一直以为,西部文学乃至当代中国文学,是非常需要这样一种精神母题来强力支撑和建构的——我姑且将这种执著的精神追求称为“宁夏文学的集体信念”。我们的文学不应该只停留在物质与欲望的挣扎层面,不应该只停留在男欢女爱道德沦丧的后现代文明的废墟之上,我们更应该热切呼唤一种来自大地深处的深邃的性灵之光,来自于山水内里的真性情和真天地,就像沈从文先生笔下的湘西故乡,在舒缓宁静中达到清澈的高远,在温情忧伤中透射无尽的人文关怀。
当然也得看到,我们虽有自身独特的资源优势,同时也要警惕那种来自地域或生存因素上的种种束缚和羁绊:我们可以书写苦难,但不能出卖苦难;我们可以勇敢地直面死亡,但绝不是从中追求噱头和哗众取宠。我们的生活总还是充满了崭新的光亮和动人的瞬间,我们要善于捕捉这种现实的人性之美。换句话说,如何更加有效地开掘和传承宁夏乃至西部的精神文化资源,同时又能个性鲜明地立足于中国当代文坛,避免进入艺术创作的误区或死胡同,是我今后要面对的一个崭新的课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