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英子和禾子


□ 裴彩芳

  英子在一次进城的路上遇到我,她脸憋涨得通红,有些拘谨地对我笑,寒暄了一阵,我问她:咱们六年级那年,你退学了,你病那么厉害,现在可好了?

  她说:那是装病,是没有办法!

  我惊异地张大了嘴:怎么装那么像,你记得咱们班十几个女生当时都去你家里,我们当时看你的样子都流着泪。

  她说:咋不记得。你坐在我们家门槛的石墩子上,手捂着嘴。

  我有点被人耍了的感觉,当时的我们在她身边涕泪沾衣。抱着她的头哭啊哭啊,怎么变成了装的?又问:你记得当时去了谁?能说出她们的名字吗?

  她笑着,露出沾满了乳黄色食物的牙齿:当然记得,小麦、竹子、春秀、芳子、梅子、花兰、禾子……

  我说:我们去看你,你病成那样子,大伙心里酸酸的,眼眶里憋满了泪,最后抱在一起哭。临离开,守着你家的大门不想走,你却嗤嗤地笑,我们把你哄回家里,你一边返身瞅着我们,一边走到你家炕头的灶台后面,手里拿了剪刀,把自己的手剪破了。

  她说:那也是故意的。

  我说:你不疼吗?

  她说:疼有什么办法?都是逼出来的。

  英子和我站在马路上说话,我们只是偶遇,只想寒暄几句就各奔东西,可是她说那年她的病是装出来的,我就好奇,总想问个水落石出。

  学校正值期末考试,英子突然辍学,小麦也辍了学,春秀也辍学,听说她们都回村里订了婚,在校的几个女生坐在校门外的麦秸堆上聊她们的事,大家七嘴八舌地说:也不知她们订婚的男子长什么样子?家里什么条件?有个同学说:“英子疯了。”谁也不相信,期末统考结束的那天下午,大家集聚在一起,思谋着去看英子,一共骑十辆自行车,我把竹子按在我的车子上,我们骑在最前边,五颜六色的衣服,在山村的小路上飘飞,一路上大家嘻嘻哈哈的不知道什么是苦什么是无奈。到了英子家,看见她在炕上睡着,身子向窑洞里面,背对着窗户。母亲双膝跪着爬到英子身后,推推她的肩膀说:女女,你同学看你了,快起来。

  英子抬了一下腿,肩膀带着身子摇筛了一下,头往回转过,看我们时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迅速地又睡成原来的样子,我也学着她母亲的样子,双膝跪在炕上爬到她跟前,用手扳开她的手说:英子,你看看咱们班的女生都来看你了。她不吭气。

  所有的女生都趴在她跟前,说:英子,你看看我们是谁?她一点表情都没有,眼睛闭住了。我们围着她,静静地坐着,坐了很长时间,她任何反应都没有,有的嘴里还念念叨叨:牺惶的,恓惶的。

  我撑起身子,往后退,把身体半搭在炕棱,其他同学退到了门边,一字形排在炕沿。

  我问英子:那年我们看你,你一句话也没说。

  英子说:不想说,但心里啥都清楚。

  我说:你呀,当时把我们都骗了,真病了一样。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