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赵州看桥


□ 张成起

出石家庄南行,越栾城达赵州,沿308国道再前行约5华里,便是赵州大石桥的去处了。
我知道赵州有座大石桥似乎应是孩童时代的事。一曲男女二人对唱的“小放牛”河北地方小调,使我不仅在童年就知道了“赵州石桥鲁班修”,而且还牢牢记住了“张果老骑驴桥上走,柴王爷推车辗了一道沟”的神话故事。而真正搞清赵州桥原为隋代工匠李春所修,却是近几年的事。
出游观景,我历来喜欢“天马行空,独往独来”。但几次陪同外地客人到赵州看桥,却皆因随导游在如蚁游人中脚步匆匆,终了总留下一丝挥之不去的未尽意之憾。于是今年初下定决心,要专门到赵县住上一晚,为的是方便早晚桥畔无人时独自看桥。
今年春末夏初的一个周末,我如愿前往。
车行一路,我一直在想:且不说当今世界上的各种桥梁有多少座,大概不会有人能说得清,就是中国境内到底有多少座桥,大概也很少有人能说出一个准确的数字来。而横跨于华北平原乡野阡陌间极普通的小河———洨河上的一座石桥,却早在1961年即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宝(保)”。30年后又被代行国际性土木工程的权威组织———美国土木工程师协会认定为“国际土木历史古迹”,并赠牌竖碑,称之为“国际土木工程里程碑”。目前全世界能入此列的建筑也仅为12处,而赵州桥则是我国能够入围建筑中的唯一,由此已足见这座石桥的价值所在。暮春之夜专程探访,也算不虚此行价有所值了。
随着暮色的降临,我驱车来到了赵州桥畔。红日西沉,倦鸟归林,群虫鼓瑟,雄蛙孤鸣,微风轻拂,淡月如钩。田野麦花飘香,苍茫暮色中的静谧,对久居喧哗闹市中的人已是一种久违的奢华享受。作为地方名片和形象大使的千年古桥结束了一天的忙碌,静卧于碧水如镜的洨河之上,在朦胧的月色中沐浴着似脂如玉的胴体。凝目远眺,一座用远古顽石砌造而成的大桥竟是如此的晶莹剔透:大拱如半月,小拱巧飞旋;如玉龙饮涧,似长虹悬天。当年的设计者和建造者们用最原始的普通石料和以最简单的几何线条,却把一座方便人行车驶的石桥装扮得如此的如仙似梦,空灵秀逸,不得不使人惊叹古人的鬼斧神工。“谁掷瑶环不记年,半沉河底半高悬。从来兴废如河水,只有长虹上碧天”(清•张士俊)。不舍昼夜的洨河流水带走了千秋百代无尽的记忆,但一座千年石桥却在向一代又一代的后人讲述着它的缔造者李春的故事。
静静地走近石桥,悄悄地踏上光洁的石条桥面,小心翼翼地抚摸着那一根根做工精细的石雕竹节望柱,贪婪地默读着那一块块精湛绝伦的石雕栏板:那一条条活灵活现的蛟龙或相互缠绕,或游玩嬉戏,若飞若动,惟妙惟肖。其雕刻风格古朴豪放,意境深厚,刀法苍劲,刻工精细,把隋唐时期的深厚严格、矫健俊逸的石雕艺术一展无余。
假公务之便我曾多次到过江浙苏杭。江南水多,桥自然就多。在我的印象中,“小桥,流水,人家”中的桥大都小巧玲珑。就其形体而言,有的如半月浮云,有的如马蹄倒扣,有的甚至如红日悬涧,似满月出海。总之,无论是桥拱还是桥面都是一道弧度极大的弯弯的虹。配上桥畔几株依依垂柳,半树嫣红的桃花,桥下随水而荡的一叶扁舟,再有溪边一群绿衣红袖浣纱戏水的少女,这应是一幅绝妙的江南水乡图。
不过我总觉得这些小巧玲珑弧度很大的小桥,美则美矣,若仅供过客通行也许尚可。但年老之人或再遇上雨天苔滑,上下桥可能会多有不便。若桥上行车,如此大的上下陡坡会给驭手带来诸多的麻烦。也许江南人出行习以舟楫代步,他们所想的主要是桥下能够行船,于是我的担心就又变成有几分讨人嫌的多余了。
赵州的大石桥是建在隋代的皇道———相当于今天的国道上。这条皇道南连东都洛阳,北达涿郡燕京。桥上通行的不仅有推车挑担的当地百姓,还有骑驴乘轿南来北往的文人骚客,既要考虑方便皇帝龙车凤辇的巡视出行,又要满足大车小辆的南北易货。若把赵州桥也修成江南那种纤纤细细的高拱小桥无论如何是使不得的。而赵州桥设计者的精明,就在于他不仅使这座拱跨37.4米,桥长50.82米、桥宽9~9.6米,净矢高7.23米的单孔拱桥这个庞然大物既保持了江南小桥的灵巧俊秀,又以拱上加拱的特殊设计和建筑工艺使大弧拱形桥面变成“坦途箭直千人过,驿使风驰万国通”(宋•杜德源)的平坦大道。大拱两肩四个小拱的设计,不仅把拱形桥面撑平,而且提高了汛期河道的行洪能力,还节省了建桥的石料,又减轻了桥身的自重。这“一举四得”的巧妙设计凝聚着祖先超人的智慧。而西方国家出现类似的拱桥则是1200年以后的事了。
据史料载:赵州桥自隋文帝开皇年间(公元591~599年)建成算起,至今已历经1400年。一直到1984年因出于对历史文物保护的原因而停止使用的1380余年间,它虽没有像神话传说中真正承受过柴王爷和张果老召来的日月星辰和三山五岳的重压,但桥上着着实实地行驶过皇帝出巡时的龙车凤辇,迎送过南来北往的商贾游客,背负过金戈铁马的北征,承载过隆隆炮车的南下,留下过几多文人骚客的墨迹,更洒下过荷锄赶牛人的点点汗斑。“长流不断东西水,往来驿驰南北尘”(宋•谦甫)。一座石桥阅尽了1400年的王朝兴废,惠及了千秋百代的赵州黎民。在世界现存的所有古桥中,论年叙庚赵州桥也许不是最长寿者,而若就其有效的服役年限,大概无出其右者。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