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河流送走了木船


□ 林宝卿

觉得最浪漫的旅行,是一个人坐着火车去远方。远方不是目的地,远方代表陌生,代表神秘。而火车,像一条大蛇穿行在大地上,一路未知的风景,如同不可抗拒的诱惑。

之所以是火车,因为它速度适宜,可以让我从容欣赏沿途风景,随时邂逅惊喜与新奇。同时,它让我有一种“在路上”的感觉,有一种将要抵达的兴奋。

在路上是漂泊,也是最好的自我放逐。

看过《蒂凡妮的早餐》,一直很喜欢主人公郝莉“在旅途中”的潇洒留言,她与她的流浪猫作伴,她一直在路上,她不知道明天会住在哪里。就那样自由自在地“漂着”,偶尔的“泊着”,也只是为了下一站更好地漂流。在到达理想的家园之前,她就一直这样在路上,在寻找,在经历。“不想睡,也不想死,只想到无际的草原去漫游”,多么令人心碎的话,却让心安顿不下来的人向往不已。

从很小的时候,我就渴望去远方。那时家里有两幅玻璃画,四方形,镶着有花纹的木框。其中一幅用写意的笔法画着彩色的风景。画里,两只船在湖面上,一只向东,一只向西,每只船上有六个人,分左右两排,各执一桨在划船游湖。湖岸上绿色的杨柳丝被风吹向一边,红红的花洇染着,水面波光粼粼。漫长的童年里,我每日带着个小木凳在村里读“红儿班”,或在村里乱跑乱逛,逛累了,就伏在桌前,静静地看挂在墙上的这一幅画。小小的心羡慕船上的那些人,总想着自己什么时候能够像他们那样,也到那画里的风景去逛一逛——长大后读了《红楼梦》,才发现我竟跟刘姥姥想到一块儿去了。看久了,就发呆着想:那只船,转过那条伸到湖中的堤岸,又会遇到什么风景呢?这个问题直到现在还在我的脑海里,没有答案。

村里有几条汊港,远去连着海,每日每夜随着大海潮涨潮落。泊在树下小码头边的木船,随着水位高低时而搁浅在泥地里,时而浮在水面上,像树叶一般飘荡着。村里要运载重要货物去远方,靠的都是它们。父亲是村里的行船好手,两条手臂粗壮,一手握一只木桨,一上一下,一推一收,不断重复,船就很神奇地沿着河流汊港去到远方。我常常一个人坐在岸边的树下,远远望着对岸。对岸杂草丛生,岸边有些许的芦苇和菖蒲,岸上不时有几棵不高的小野树挡着视线。土岸再过去是一片很广阔的田野。潮落的时候,我与小伙伴们也时常趟水到对岸,捉小螃蟹小鱼虾,偶尔也到田野里四处走动。许多时候,坐在岸边想的是,那片无边无际的田野之外,是什么地方?坐上木船沿着汊港,又会漂流到哪里看到什么样的风景?人太小的时候,脚步太浅,走不出村庄和附近的田野,只好每日傍晚的时候坐在墙头,迎着霞光看夕阳,看夕阳落下去的远山。外面的世界那么大,能给予我的只有幻想和出走的冲动。

那时村里有一个人称“疯子”的中年男人,他的疯狂举动之一,就是每年都要至少一次徒步上漳州城逛几天。漳州是家乡的地级城市,对于我们那个交通很不发达的小海岛来说,上一趟漳州是非常了不得的大事,村庄里的许多人终老一生也只是把“到漳州”做为梦想。尽管这个男人在别人的眼里是疯子,但我却非常佩服他。我仰着头仔细向他打听走一趟漳州需要多长时间,经过几座桥。他蹲下来,看着我的眼睛,说:慢慢走,一路赏风景,要四个多小时。我曾经很认真地计划着也要走这么一趟,把自己真真切切地放在路上,用自己的双脚丈量大地走向远方。也许真是宿命,后来,漳州城就真的成了我安身立命的“远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