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坎特伯雷故事》中巴斯妇人的女性解读


□ 谭 念

《坎特伯雷故事》中巴斯妇人的女性解读
谭 念

【摘要】本文借用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理论和方法,对英国著名作家乔叟在他的代表作《坎特伯雷故事》中所表现出来的女性意识进行探讨。乔叟借“巴斯妇”之举批判了男权社会中普遍存在的厌女意识。颠覆了男权社会把女性作为“客体”的传统观念。
【关键词】乔叟 女性意识 巴斯妇
20世纪中叶,女性主义批评以异军突起之势,迅速成为一种新的批评理论欧美批评界,开拓了文学批评的新局面。著名文艺理论家乔纳森·卡勒称道说“女性主义批评比其他任何批评理论对文学标准的影响都大,它也许是当代批评理论中最富有革新精神的势力。”女性主义批评历来以抨击经典和权威著称,提出颠覆父权文化,消除男性中心的文化主张。今年来女性主义批评又转向以女性经验以及女性对生活的反映为基础,肯定女人的个人意识,女人的尊严以及女人对社会文化作出的贡献。通过对文学中的女性人物进行重新阐释和解读,女性主义批评要求重新思考文学研究的概念领域,即修正传统的,男性化的理论假设,从而建构自己的理论体系。本文借用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的理论和方法,对英国著名作家乔叟在他的代表作《坎特伯雷故事》中所表现出来的女性意识进行探讨。

一、乔叟笔下的巴斯妇

乔叟笔下的巴斯妇内心深处萌动着夏娃的叛逆本性,她刚强独立,无视权威,敢于向命运挑战,在家庭里享有与男性平等的地位,她的权力甚至超过男人,成为家庭里的决策人。她的出现,她的所作所为无处不体现着乔叟要求解放妇女的人文主义思想。首先,巴斯妇的出现本身就是对世俗偏见的一种批判。乔叟笔下的巴斯妇骑着高头大马,戴着沉重的阔边大帽,穿着红色长袜,与男人们同吃同住,谈笑风生地同行于去朝圣的路上。巴斯妇既没有象中世纪传统文化中的女性那样给男香客们带来灾难或不幸,也没有受到男香客们的歧视,更没有像《贝尔武甫》的妇女们一样被看作是妖怪。相反,男香客们都很乐意地听她讲故事,跟她打情骂俏。乔叟笔下的这个巴斯妇完全是一个与男人们平起平坐的自然人。其次,巴斯妇的故事充分表现了乔叟对当时社会的婚姻观的有力鞭笞。在中世纪男人主宰一切的封建社会里,女人的天然归属就是婚姻。由于完全生存在第二性的境况中,她们被置于供男人们选择的境地。而男人们的择偶标准是:要么貌美出众,甚至倾城倾国;要么就是圣母玛丽亚式的忠贞、温驯、富于献身精神的“高尚淑女”。
再次,巴斯妇的形象以及她在家庭中的地位也是乔叟向社会呼唤妇女权力的再现,他试图呼吁社会提高妇女地位,解放妇女,废除封建礼教,打破夫权思想。在中世纪那个男权社会里,封建礼教和教规给妇女们定出了种种妇道。守贞成了重要的妇德。妇女的贞洁被看作是关系到家产继承人的血统是否纯洁的头等大事因此,女性的贞洁是高于生命的道德。这一道德标准根深蒂固,不可动摇。18世纪英国知识界领袖约翰逊博士直言不讳地说:请设想,女人的贞洁对于社会来说是何等的重要!全世界的财产都依赖它来保障。《坎特伯雷故事》里巴斯妇一生结婚5次。这在当时是大逆不道的。可巴斯妇全然不顾这些。不仅如此,她还大胆地喊出了“我不愿完全守贞”的口号。她声称:“结婚不是犯罪,出嫁比让欲火攻心好些。”,她还大胆地质问道:“你们何曾见过神明禁止结婚?”当圣徒论贞洁时,提不出什么戒律来。也许有规劝女子守身不嫁的话,可是规劝并非禁令。”她理直气壮地宣布:“上帝给了我嫁人的自由;所以我不怕羞,也不怕人责骂我再婚,我的配偶死了。我就可以改嫁。”显而易见,巴斯妇的话十分锋利地、毫不掩饰地道出了中世纪社会中一个有血有肉的妇女对封建伦理的极大不满,喊出了男女婚嫁应该自由,不应该受人干涉的主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DVD电影评介》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