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城市”同题短诗一组


□ 邵小平等

游走在另一个城市
罗铖

所有的道路都是游子的脚步
所有的房屋都不是我能从钟
声中忆起的
村落。新的日子,淋湿了窗台
上的盆栽
而院中的梨花已再开了一遍
我赶不上了,娘总说人已老
去,时光不再
每当影子和我的身体重叠
我的姓氏,我童年的乡音
就是绕城而过的流水

欲飞的窗帘
邵小平

左顾右盼的时候
看见楼上谁家的窗户开着
一条印花窗帘
跟风跑了出来

大风正在途经这座城市
一条印花窗帘被风诱拐
她拿不定注意
曾像一挂瀑布
美,且令人想入非非

一条印花窗帘垂在玻璃后面
把阳光放了进来
把月色放了进来
把亲吻和睡眠堵在身后
把灯光泄漏了出去

大风正在途经这座城市
一条印花窗帘飘出窗外
像不安的灵魂
更像一扇翅膀
欲带动整座楼飞翔

无题
姜国镇

夜的上海包围着我,
衡山路的黑暗笼罩着我,
两旁的街树仿佛黑夜的
恶魔似的张着爪牙。
欲醉的眼里,没有了恐怖,
也没有了期望。
出租车的灯光照亮了周遭,
瞬即又消失在夜的黑里。
霓虹灯的亮光已开始散发它
最后的余光。
我孤独的身影在夜灯里,
渐渐地加长了它的距离。
远处偶尔的汽笛声,
逐渐消失在黑夜的空气里,
却带不走我那淡淡的忧伤。

98公里道路
王春涞

从这里再向前98公里
连结着北京北京
是缪斯居住的地方98公里
一个接近完美的数字
横亘在门外98公里
吉祥而光亮一条道路
一道闪电一趟
列车的风雨阳光
在钢铁的磨擦中启程
令人激动的98公里
具体而缥缈的98公里
机缘和宿命裂开的缝隙
一条耀眼的弧线
我飞翔的诗歌
翅下的四季山峰以及
麦田一道神符
98公里的通道
芝麻开门的咒语拍打缪斯的
门环和北京的肋骨

工厂与市场的距离
竹马

工厂离市场有多远
骑上自行车你就知道了
穿上工装你就知道了
掀开饭盒你就知道了

女工说
脖颈与项链有多远它就有多远
男工说
厚茧与奖金有多远它就有多远
厂长说
亏损和搞活有多远它就有多远
官员说
政策和改革有多远它就有多远
诗人说
春天和秋天有多远它就有多远
我说
坚持与希望有多远它就有多远

民工
吕巍巍

我醒着,梦在我的血液里沸腾
汗湿的工地不过是个港湾
我将远航,驰进霓虹的光影
粗糙之掌紧握着太阳的火热

我困了,我知道疲惫是因为哪
个方向
我的目光深处
总有一缕炊烟在飘
你不知道,你不会知道
那是一朵望乡的云

在哈尔滨火车站吃康师傅方便面
田力

凌晨三点。我闪进这座城市
像一条游进陌生水域里的
饥饿的鱼
黑夜的流水,泛起层层黑色的
波纹
使我感觉更为盲目和惆怅

深秋宽大的广场,披着肥绰的
外衣
远处大桥上的灯火时隐时现
丁香树吐香了
广大的睡眠下,我又多似一个
幽灵
打量这模糊的城市
想一想,几天之后
什么样的盾牌能给我留下钝伤

在哈尔滨火车站
就着这碗还算温热的方便面条
我把汤里的烁烁倒影
也一口一口咽了下去

168次列车上,躺着看一张地图
胡蔚中

一张市区图,被我的眼睛搜索
实际上,那些地方正在飞速远离
幸亏是黄昏,天拉下了帐篷
让我只好停留在版图上,忘记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