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地之眼


□ 刘华

  从密林里看湖,船只从一片叶子驶向另一片叶子。

  ——题记

  引子

  一个人的古镇

  1

  眼镜蛇是世上最无耻的蛇。它大概想成为这片湖滩的唯一主人,竟然反目为仇,狠狠咬了牛子一口。

  牛子去年就认识了这条蛇。牛子老了,话也多了。他给它讲了好多故事,鄱阳湖上“百慕大”的故事,沉海昏起吴城、滂鄡阳浮都昌的故事,英国佬在姑塘设海关的故事,鳡鱼精完吞日本运输舰的故事……他还学着都昌的杨八斤,吊起眼皮,抖动深深凹陷的眼眶,翻起眼白,抽搐颧骨上的肌肉,唱了一段段鼓书。那时,孤独的眼镜蛇是牛子的忠实听众。它昂着头,半个身子直立起来,虽不停地吐着蛇信子,一对小眼睛却充满好奇和感动。牛子说:过年我六十六,你还年轻,你是嫩娇莲呢。望湖镇只剩我老人家啦,莫走,留在湖滩上跟我作伴好啵?你放心,这里好几年没浸水。又是大半年没落雨,雨落到爪哇国去啦。

  眼镜蛇果然像娇莲,眼神竞有几分羞涩,身子也缩回到草窠中。它变成了夹杂在草窠里的几茎荻花,或者,铺在一蓬蓬草窠之间的紫色小花。惊蛰过后,它又开放了。不过,春天的湖滩上盛开的是一片林立的水飞蓟。

  发怒的眼镜蛇直立着,真如挺拔的水飞蓟一般。牛子只当它是激动,毕竟一个冬天没见面。他便掐下一茎粉红花朵,半蹲着,郑重地献到它面前。牛子喃喃道:娇莲呀,你当真在这里陪我过冬呀。

  岂料,眼镜蛇嗖地飚起来,朝他献花的大手咬去,咬在虎口上。所有的水飞蓟都失声尖叫,翩飞在头顶上的燕子也纷纷仓皇逃去。燕子是鄱阳湖的夏候鸟。燕子一来,天鹅大雁白鹤们就飞走了。

  牛子勃然大怒。他眼疾手快,用左手一把扼住它的七寸。眼镜蛇大张着口,却是无奈,只能以身体为鞭,狠狠抽打牛子。牛子望望右手虎口上的牙印,咬牙切齿道:想粉吃呀?你胆子蛮大,敢咬我!湖滩是我屋里,你是我的客,客敢欺主!好,我留到你,让你亲眼看看能把我如何。我死不了,你屋里就倒灶啦。我不卖你到馆子店,也不杀你炖汤。毛主席哇,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我以牙还牙,没得哇吧?我也咬你。咬不死,算你命大,我放掉你!

  受伤的胳臂痉挛起来,毒液将很快流遍他的全身。牛子是说话作数的,他要让眼镜蛇看看自己命有多硬。把它关押进盛过尿素的蛇皮袋里后,他冷笑着踢了一脚:想干粉吃啵?人家鳝鱼蛮喜欢尿素吃,里面还有尿素脚子呢。催肥你,你要懂礼道声谢,晓得啵?

  米粉是过年才能吃上的好东西。想粉吃,有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之意;想干粉吃,讥嘲犹甚。于是,他冷笑着用一截麻绳扎死胳膊,使劲挤毒血。挤了再吸,吸了再挤,他手上嘴上涂满了鲜血。

  虎口肿胀起来,红得发亮。很快,整条胳臂都肿了,而且麻木得很。牛子稍稍放松麻绳,再把几只塑料袋连缀起来充当绷带,吊起那已经不能弯曲的胳臂。他相信自己不会死去。他是眼镜蛇的天敌獴子。獴子总能凭借速度战胜眼镜蛇,即便獴子不幸受伤,通常也会在昏厥数小时后依靠自体排毒安然醒来。牛子就是一只受伤的獠子。他睡了一天一夜。他不承认自己险些命丧黄泉,而是累了困了。因为,他连连做了几个好梦,醒来能清楚地道出梦里的故事。昏厥能做梦吗?昏厥只会说胡话。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