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同期声


□ 赵文辉

同期声
赵文辉

子县是个穷县。李书记爱看新闻。一次下乡。村民因为不认识他。拦下了他的车,他就一心想上电视。于是把黄水乡的秦小喜调到了县新闻科。为了让李书记上省台。秦小喜用足了心思。可他在乡下的爹火气很大。说要用铁锨把他的腿敲断。秦小喜究竟做了些什么呢?



子县是个穷县,根基太差,到现在还没有弄出一幢像样的楼房来装点门面。当然也没有电视台,制不成本县新闻,老百姓就无法目睹四大班子的光辉形象。县委李书记看电视就爱看新闻,中央台、省台、市台一级一级下来。正看着,冷不丁就会冒出哪个县的新闻,只见一干人前呼后拥,县长书记人模狗样地去企业下乡镇调研什么的。还有同期声,嗑嗑巴巴地一脸紧张,准是见了电视台的好看小妞动了心思。娘那个头!看着看着李书记就光火起来,恨不得一脚踹了电视,把它砸个稀巴烂。
更光火的还在后面。也就是正月十五那天,下面一个乡要搞农民文化节,请李书记过去。李书记的车一入乡就走不动了,原来要过舞龙队,前面已经有人用一根系了红布条的绳子拦了起来。一个脸蛋上印了两砣红的汉子正在充当交通警的角色,把来往车辆一律赶下旁边一条脏水四溢的小路。李书记年前刚换了车,豪华桑塔纳,通身上下锃亮锃亮,跟个刚过门的新媳妇差不多。司机就不忍让这新媳妇去脏水四溢的小路上埋汰,便对那汉子说:“让一下,叫我们过去!”
那汉子见司机跟他说话,两手挥舞啪啪啪来了几个戏里武生的亮相动作,这才拿腔拿调地问:“为何要让你过去?”
司机又好气又好笑,“没看我的车新嘛!”
汉子一听,啪地来了一个“二起脚”,把鞋上的一块胶泥踢在了桑塔纳玻璃上,嘴里还哇哇个不停:“车新怎么了?车新就能特殊吗?”
李书记皱起了眉头,司机也恼火起来,训那汉子:“这是县委李书记的车,你看清了没有!”这时李书记赶紧把玻璃按下半截,使自己的脸露出来,他想那个汉子肯定会惊慌的,会认错的,他得说两句大度的话,谁知那汉子听了司机的话,又来了一个“连环脚”,胶泥块劈里啪啦往车玻璃上砸,汉子扭头问围观的群众,嗓门高了八度:“他说他是里书记,我还是外书记呢!”
众人哗一声笑了。李书记的脸也涨成了炒猪肝,摁下玻璃让司机调转了车头。
李书记生气了,一气骂了四个“娘那个头”。这都怪县里没有电视台,自己一直不在屏幕上出现,和群众失去了联系,才出现了今天这种尴尬场面。他在车上打手机,命令新闻科长老郑火速赶到县委等他。那天和老郑研究的结果,就是新闻科马上配备一台摄像机,把黄水乡通讯组的秦小喜抽来负责摄像。新的一年里,要在市台省台把子县的精神文明建设宣传出去。



老郑的电话打到黄水乡,秦小喜正在吃饺子。放下电话,秦小喜就傻愣在那里,过了好长时间,饺子都不冒热气了,他还愣着。媳妇碰碰他,问他咋了?他忽然抱住媳妇闷闷地哭起来,哭得全家人都丢下筷子围了过来,一齐吧嗒嘴:“这大过年的,这大过年的!”
秦小喜是高兴得没法才哭的。人碰见喜事都要找一个方式表达,有的人好唱两句,有的人好喝闷头酒,秦小喜一碰见喜事就爱闷闷地哭。上次乡里让他进报道组就是这样,闷闷哭了好几场。他进报道组之前在村里捶土坷垃,没人看得起,家里弟兄多没房子住连个媳妇也娶不起。后来四叔家的一头种猪跑丢了被邻村一个伙计送回了家,四叔给人家钱表示感谢人家还不要,四叔就让秦小喜写了一封感谢信抄在红纸上给人家送去,还放了一挂火鞭。写完感谢信秦小喜余兴未尽就连夜写了一篇表扬稿给县广播站寄了去,没两天村里的广播匣里居然播了,秦小喜一下子成了村里的名人!就这样秦小喜迷上了新闻写作,白天捶土坷垃,夜里加班写新闻稿。县电台播了几篇,不满足了,又往市里的报纸上投。还骑着车跑一百多里路去报社送稿,报社编辑见他不容易,能发的尽量就发了,秦小喜的名气越来越大,乡里就把他要了去,没过两年还给他转了个乡财政开支。说媒的一下子踩烂了他家的门槛,挑来拣去秦小軎就找了一个高干子弟——邻村村支书的闺女。村里人常说,人要是倒霉了,放屁都砸脚后跟;人要是好运来了,就像洪水一样门板都挡不住。老郑一个电话,秦小喜知道自己的命运又要有起色了。秦小喜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他知道自己吃几个馍喝几碗汤,他知道这辈子自己蛋子里的泥星是永远也抠不净的。能去新闻科帮忙,就意味着将来能留在县委成为正式干部。一个捶土坷垃的混到这一步,他能不激动?第二天一大早,他拾掇拾掇就去报到了。
到了县里,大街小巷全塞满了人,铁炮咚咚乱响,黑烟滚滚,不少婴儿在大人怀里震得尿湿了裤。正月十五十六闹庙会,憋屈了一冬的农人都疯了般地扭呀跳呀。一旁人看了,直替他们担心,要是扭折了腰龟儿子还咋去侍弄庄稼?秦小喜肩背一个大布包怀抱一袋玉黍面在人堆里挤,一只鞋硬是让踩烂了鞋帮,好不容易才摸到老郑家。秦小喜把玉黍面咚一声搁在老郑家的茶几上,老郑立马就火了:“让你正月十七来报到,谁让你今儿来的?”见老郑黑乎着一张脸,秦小喜满脸喜气一下子凝固了,“这……这……”老郑是个恋家的人,大过年的就想和家人在一块做点好吃的玩几把麻将,谁知昨天李书记急招他过去,他还以为自己副科转正科的事有了眉目,却是让他买摄像机,今儿和小姨子一家搓麻将,正玩得兴起突然来了一个秦小喜,他的火气就很旺,媳妇赶紧把他拉到一边儿,给秦小喜削了个苹果,打圆场:“老郑就这麦秸火脾气,一点就着,心肠不孬的。你想想,对你不好,能让你来新闻科帮忙?”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