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同期声


□ 赵文辉

同期声
赵文辉

子县是个穷县。李书记爱看新闻。一次下乡。村民因为不认识他。拦下了他的车,他就一心想上电视。于是把黄水乡的秦小喜调到了县新闻科。为了让李书记上省台。秦小喜用足了心思。可他在乡下的爹火气很大。说要用铁锨把他的腿敲断。秦小喜究竟做了些什么呢?



子县是个穷县,根基太差,到现在还没有弄出一幢像样的楼房来装点门面。当然也没有电视台,制不成本县新闻,老百姓就无法目睹四大班子的光辉形象。县委李书记看电视就爱看新闻,中央台、省台、市台一级一级下来。正看着,冷不丁就会冒出哪个县的新闻,只见一干人前呼后拥,县长书记人模狗样地去企业下乡镇调研什么的。还有同期声,嗑嗑巴巴地一脸紧张,准是见了电视台的好看小妞动了心思。娘那个头!看着看着李书记就光火起来,恨不得一脚踹了电视,把它砸个稀巴烂。
更光火的还在后面。也就是正月十五那天,下面一个乡要搞农民文化节,请李书记过去。李书记的车一入乡就走不动了,原来要过舞龙队,前面已经有人用一根系了红布条的绳子拦了起来。一个脸蛋上印了两砣红的汉子正在充当交通警的角色,把来往车辆一律赶下旁边一条脏水四溢的小路。李书记年前刚换了车,豪华桑塔纳,通身上下锃亮锃亮,跟个刚过门的新媳妇差不多。司机就不忍让这新媳妇去脏水四溢的小路上埋汰,便对那汉子说:“让一下,叫我们过去!”
那汉子见司机跟他说话,两手挥舞啪啪啪来了几个戏里武生的亮相动作,这才拿腔拿调地问:“为何要让你过去?”
司机又好气又好笑,“没看我的车新嘛!”
汉子一听,啪地来了一个“二起脚”,把鞋上的一块胶泥踢在了桑塔纳玻璃上,嘴里还哇哇个不停:“车新怎么了?车新就能特殊吗?”
李书记皱起了眉头,司机也恼火起来,训那汉子:“这是县委李书记的车,你看清了没有!”这时李书记赶紧把玻璃按下半截,使自己的脸露出来,他想那个汉子肯定会惊慌的,会认错的,他得说两句大度的话,谁知那汉子听了司机的话,又来了一个“连环脚”,胶泥块劈里啪啦往车玻璃上砸,汉子扭头问围观的群众,嗓门高了八度:“他说他是里书记,我还是外书记呢!”
众人哗一声笑了。李书记的脸也涨成了炒猪肝,摁下玻璃让司机调转了车头。
李书记生气了,一气骂了四个“娘那个头”。这都怪县里没有电视台,自己一直不在屏幕上出现,和群众失去了联系,才出现了今天这种尴尬场面。他在车上打手机,命令新闻科长老郑火速赶到县委等他。那天和老郑研究的结果,就是新闻科马上配备一台摄像机,把黄水乡通讯组的秦小喜抽来负责摄像。新的一年里,要在市台省台把子县的精神文明建设宣传出去。



老郑的电话打到黄水乡,秦小喜正在吃饺子。放下电话,秦小喜就傻愣在那里,过了好长时间,饺子都不冒热气了,他还愣着。媳妇碰碰他,问他咋了?他忽然抱住媳妇闷闷地哭起来,哭得全家人都丢下筷子围了过来,一齐吧嗒嘴:“这大过年的,这大过年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