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动了谁的车(小小说)


□ 王建江

王建江

  韩二骑着他那辆二手市场淘来的自行车,载着柳叶扭着麻花一样的路线溜出了车站。柳叶提着一个大袋子,坐在车上很不踏实,这大城市繁华的夜景让她觉着有点空洞,一个个耀眼的灯光好似狡黠地打量着她的目光,让她费神,好在这袋子上还似乎携带着从老家乡村一路晃荡过来的气息,柳叶悄悄使劲吸了口气,仿佛找到了某种依存,心里才稍稍稳当了些。

  韩二半天没吱声,柳叶就不妥帖。车轱辘滚出几个街口,柳叶终于忍不住了,轻声叫了下韩二,韩二嗯了一声,不情不愿的口气,让柳叶更加没底,前晚动身前接到韩二招呼她过来的电话时那种新奇兴奋一哄而散,扔下孤零零的她。

  韩二懊恼着。刚收工前,胖工头就说,几个月前交的押金,得迟后几个月才能还。迟后就迟后吧,本没啥,可韩二早不想干了,现在不干,这押金就拿不回来了。韩二生着气,车也就踩得吊儿郎当的。那样子,好像是车在带着他,指挥着他一样,晃过一家小餐馆的时候,韩二下意识地一个刹车,停了下来,想了想,提了柳叶的袋子走进店里。

  两人吃着饭,正好店里墙上的电视机在放着新闻,一个小区里的车被划了几道,小区里的人义愤填膺。车主当然气不打一处来,就是小区其他人也纷纷强烈谴责一番。一个男人甚至把指头点到屏幕上了:“这是一种十分变态的行为!变态!损人不利己!”韩二笑了:“无聊!没事划什么车啊!”柳叶见状,瞅了瞅四围,才问:“是不是有什么仇?”韩二说,你问我我问谁?气氛又有些沉闷。两人吃好后,又向韩二租住的住处赶去。

  突然一声嘎吱,带着比杀猪叫还夸张的吼叫。韩二愣了愣,才发现一辆车挡在面前,一个肥胖的脑袋探出黑色轿车,挤出各种表情,在那里不厌其烦地反复演示各种骂人话语的口型。韩二愣了一会儿,才明白这口型是专门为他演示的。不知怎么韩二觉得这胖脸十分像工头的形状,再看看一边脸色煞白的柳叶的脸,韩二的火就腾地上来了,这火让韩二觉得非常痛快。可那胖头这时却缩回了,接着吱溜一下消失了,韩二瞅着那车屁股拐了个弯,钻进了一个居民楼里,感觉喉咙口一股气堵着,就起劲地踩起了车,柳叶在后面看不清韩二此时十分阴沉的脸色,却嗅到了一丝不祥的气息,语无伦次地问韩二想干啥。

  回答柳叶的只有耳边的风声。

  柳叶慌了,拼命拉扯着韩二的衣服:“你别也想划人家的车哩?”

  韩二一个愣怔,接着痛快起来:“划车?对对,就是划车!妈的不划它个猪八戒就对不起那头猪!”

  柳叶更带劲地扯着韩二的衣服,韩二那过年过节才穿的衣服就被扯得摇摇晃晃,像风中的一面彩旗一样,把韩二衬托得格外威武高大,在行人异样的目光里,韩二更是受到了某种激励。韩二舒畅得脸上的笑容也像要飘了起来。

  韩二在小区里转了一圈,不知道哪是那胖脸的车,转身瞅见一辆黑车子此刻正像个鬼魅潜伏在黑暗里觊觎着他似的,韩二的脑海里浮现出那个胖胖的脑袋,一股痛快很快驱走了恐惧。韩二并不下车,弯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子,对着黑黢黢怪物就狠狠地划拉了下去。听到脚步声,韩二就使劲冲了出去。

  骑了好一段路,韩二料定身后没人追了,才吐了几口气:妈的有车就了不起?身后很静。这时,韩二才想起什么,柳叶呢?结婚五六年才刚来这城里的柳叶,别是给抓了去吧?韩二慌了神,赶紧回去找。路上黑咕隆咚的,一路上也没见着柳叶的影儿,韩二哭的心思都有了,跟自己这么多年没过过好日子的柳叶,才来城里就丢失了!连怎么丢的都不知道j报警。这警能报吗?登寻人启事,能吗?一竿子顺下来,还不把自个儿给折进去了?韩二又想莫不是在划车的时候给劫持了?也顾不得许多了,再来到那小区的车旁,隐约看到有两个黑影撕扯在一起,韩二血往上涌,大吼一声:“住手!”吓得韩二自己也呆住了,

  那两人吓得不轻,赶紧爬起来,其中一女的死死地扯住那个男的,韩二不由分说冲上去,一把抓住那男的,把小个子男人死死地压在地上!借着路灯光,韩二才发现这女的并不是柳叶,这时很多人围过来了,那女的说:。就是他,就是他划了我的车!“韩二一个激灵,却见那小个子霜打的茄子似的低下头,手里的划刀哗啦掉了下来,再看看那黑车子,已经被刻画上了岂止一个猪八戒!

  韩二的壮举感染了在场的居民,大伙报警的报警,帮助抓人的抓人,报料的报料,剩下的也不闲着,用溢美之辞和义愤之语进行精神上的声援和谴责。

  小个子被带上警车的时候懊丧着:人家能划,我就划不得?这时电视台的也来了,韩二才趁着大伙转移注意力的时候,悄悄瞅了下那划痕,自己仓促之下划的那两道痕,哪里还找得出?

  等忙活劲过后,韩二才想起找柳叶,韩二想,柳叶能上哪里?刚下车……韩二一个愣怔,忙赶往车站,

  韩二料想得没错,柳叶生气失望之下,在小区门口就下车了,下车之后,又绕到了车站,可捏着车票,临要上车时,柳叶又犹豫了,来前千思万想,终究不舍,等韩二循着那行李袋找到近前,柳叶才拾起头,看着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韩二,柳叶悔不该自己此时一副红肿了眼圈的样子,柳叶的气又来了:“别拦着我,还有半小时!”

  韩二摇摆着手,急赤白脸的:‘别别!这,那划车的新闻,又要上了!上面有我!”

  柳叶瞥见很多人都望过来,又窘又恼:“你,你别把我也扯进去了!快走吧你!”

  韩二急了,听着列车进站的声音,韩二的汗都出来了,一急,吼大了嗓音:“妈的咋说你都不信哩!要走,你也得明天晚上看了电视新闻再走!我没骗你,那划车的变态的给抓住了!”

  柳叶愣愣地看着韩二,那陌生的眼光,让韩二半天都没回过神来,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像凝滞了一样,每一个举动,都像那块被哪只手悄然拿捏的石子,迟滞地在空气里划动着……

  责任编辑师力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谁动了谁的车(小小说)”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