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新田序


□ 张 颔

汾浍之水,载覆惟警。新田悬照,鉴古明今。贪戾者败,得民者兴。数典怀祖,审辨浊清。
今名市曰侯马,古晋都之新田。土厚水深,乐膏腴之沃壤,汾浍流恶,锡烝民以康年。善矣哉!韩献选胜之谠论也。
唐晋肇基,惟初在昔,偏侯土小,大国居侧。地方百里,既隘且偪。夏政戎索,惶惶终日。斯时也,欲弘恢疆宇,寔难致其力焉。其间虽有文侯扶掖天子东辙之功,盖圭瓒、锡命,仪礼而已。日月其逝,侯缗衰微,遂见灭于庶宗曲沃。诡诸莅政,唯暴唯虐,刬灭同姓,惨戮公族。顾一代之凶煞者也。
大哉文重,魁然特起。被庐之搜,振三军而扬其神武,修礼法而正其民心。城濮之役,践土之盟,赫赫烜烜,遽成霸业。“率诸侯,奖王室,绥四方,惠中国。”功绩巍然,是以载籍称颂之音肸向于华夏。
景公獳者,顾亦名世之君也。更掀元侯之大纛,展盟主之英风,治兵于稷,经略狄土。挥军太行,植黎翦潞。于是赤狄诸部所居尽入晋之图幅。复焉,爰整其旅戈矛东指,鞍之战也,临淄之不堕,寔齐邦之幸已。
星移物换,朝市屡迁。晋人更图乔徙而“谋去故绛”,遂卜宅新田以为京师焉。经之营之,磐基安之。于时四海归心声望益著。厉、悼之际楚客纷至。得材善用而弗疑也。屈巫、贲皇裂土以封,推心置腹倚为谋主。于是乎有鄢陵之捷,荡楚师若摧枯朽焉。“南国蹶,射其元王中厥目” ,虽为筮家之言,殆亦记实之词也。厉公州蒲为政,失守持之道。恣骄泰,疏勋臣,亲外嬖,不恤灾危,多杀不辜,以致臣民恚怨,终招犨薄4四诵绿锝分兄欢瘟蛹R病?
悼公即位,霸业复兴,锐意鼎革,焕发新机。用魏绛之鸿谋“绥戎以德”,得以“四邻安谧,诸侯远怀”。乘车之盟,兵车之会,几不暇给。故能“八年之中九合诸侯”。内之,则政教齐俗,庶绩咸熙。“举不失选,官不易方,庶民力耕,商工皂隶不知迁业。”龙虎风云盛极一时。后,孟子有“晋国天下莫强”之誉,厥意岂在兹乎?
平公嗣位,政纲陵迟,肆贪逐利,贿赂公行,“诸侯不闻其今德,而闻币重”。吴季札评曰:“君侈,大夫贪,晋君将失政矣。”所幸晋祚未竭,元首虽昧,股肱不亏,尚有二、三贤良守旧业密勿从事,聊以支撑。此时为史笔所称道者,仅有荀林父创以步卒败群狄于太原诸端犹可传述者。但审察全晋之败局,不待蓍龟而可知之矣。大夫叔向综述晋政云:“宫室滋侈,道殣相望,民闻公命如逃寇仇。”“虒祁宫成,诸侯叛之。”《诗·板》:“多将熇熇不可救药。”此之谓也。
迄于昭、顷之际,虽尚有纳王、伐戎、城汝滨铸刑鼎之举,殆亦强弩之末,琐尾流离而已。嗣后,政落私门,公室罢敝。卿大夫之间互为啮噬。盟诅孳彰,兵戎相见,国无宁日矣。先由六卿擅政,进而四卿专权,终于魏、韩、赵三家剖裂其地。烟灭灰飞,晋祀遂绝。
纷披晋乘,探究往史,大端荦荦,略涉瑕玼。新田倾圮,瓦砾遗址。唯今侯马,创建新市。地覆天翻,昨非今是,欹欤小康,烝民福祉。

二○○四年五月十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