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桃色


□ 陈 纸

  一
  
  早晨六点多钟的时候,刘广东站在脚手架上。空气还没弥漫开来,它们伏在静卧的墙角砖上,覆盖了整个青色,呈毛茸茸凝固的白色,等待着热烈的力量来驱赶。
  刘广东手中的泥水刀敲得脆生生响,他朝蹲在墙角懒懒地晒太阳的一堆人喊:喂喂喂,快拌沙浆挑沙浆抛砖上来!
   人堆微微抖动一下,刘广东看见一张脸移出人堆,抬起来,冲他妩媚一笑。
   金花,别跟他们一样,去挑水拌沙浆好吗?刘广东冲那张笑脸回报一个笑脸。
   被唤为“金花”、全名叫李金花的女人跑出人堆,在离墙脚十来米的空地上,挑起两只沾满石灰的水桶朝十米开外的小江边晃去。
  人堆慢慢散开,大家的目光一致对着李金花。
  武英,你看你看,李金花生了小孩身材还那么好,屁股紧绷绷的,一点不松垮。人堆中有人开了腔。
  什么好,那是骚,狐狸精的骚!被唤为“武英”的妇女一边说着,一边蹲下矮胖的身子,把手下的砖敲得叮当乱响。
  你妹夫最喜欢她哟。又蹲下来一位二十来岁的女仔,她拎着一块砖,不直身,不往脚手架上抛,朝武英的手边扔。那块砖头一落地,伴随着一阵“哧哧”的笑声。
  看你们这样干活,如果是在外头,连吃都搞不到!脚手架上,刘广东拎着泥水刀一边来回地走着,一边往下看,他的身子跟着上下左右地晃动起来。
  空气慢慢弥漫开来,砖上的薄霜和碎屑一起轻舞飞扬,阳光沿着另一处墙角慢慢爬过来,这边墙角上的“黑三角”在慢慢地缩小。大家的手脚才蠕动了起来,墙脚下的砖头也跟着活跃起来。
  刘广东朝十来米开外哗哗的水声喊:金花,拌稀一点,稀一点砖头好糊上墙。
  那边“哎”的一声脆响应着。
  我在深圳的时候,早上五点钟起来干活,我请的那些工仔,没有一个敢不听我话的,我拼命,他们也拼命啊,都是一帮湖南妹,要多听话有多听话。
  刘广东在上面不停地说,下面并没有人应答。
  你们听过深圳速度吗?一幢三十多层的高楼,一个月就垒起来了,三十天啊,一天一层。而我们呢,垒了一个月了,还不到十米高,一天垒一圈都不到。你们磨洋工,我连棺材板都亏了!刘广东说到这,手接到一块砖,吐了一口唾沫:呸呸呸,喂,别抛那么高好不好,想砸死我啊?
  砸死了你,我们问谁要工钱去?下面马上有人回话上来,砖头一样猛,砖头一样硬。
  喂,老板,你当初说一个月结一次账,今天是一个月零三天了,你讲话要算数哦。下面又是一个声音抛上来。
  干活时懒得像条虫,要钱时伸出八只手。在深圳,工仔敢这样问老板要钱?老板早炒了他!刘广东把簸箕里的沙浆重重地磕在墙面上。
  你以为我们想干啊,家里小孩猪,一大把的事情,忙都忙不过来,要不是武英来请,你拿轿抬我都不来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