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镜子


□ 张雁(俄罗斯族)

◎ 张雁(俄罗斯族)

它是一个小镜子,很普通,玫红色的带着牡丹印花的塑料托底上衬着镜片,镜片上有因为做工粗糙形成的水印。得到它那年我7岁,7岁的女孩还不知道美,但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这样的奢侈品是很难得的。尤其是,它是属于我自己的,无需和姐姐们分享,是我爸爸去呼和浩特开会特意带给我的。

拿到它,我一秒钟之内就消失在了家人的面前。前院的梅子、一栋房儿的春草,还有住在小河边的雁翎,一溜烟儿四个小姑娘就集合起来,来到了我们的“家”——雁翎家的杆子垛下。

因为家住北方,那时家家户户院子里都会有这样的杆子垛,是储备的冬季烧柴。雁翎家的杆子垛紧靠柳条院墙,木杆长短不齐,短的在下边,长的在上边,细的一边搭到柳条院墙上,形成了一个可以容纳六七个孩子的空间。一次藏猫猫的经历,我们发现了它的所在,如获至宝。在我们精心的修整下,它有了用野蒿子覆盖的棚,用纸壳做成的门,既遮风挡雨又掩人耳目。我们把它布置成家的模样,破瓷碗、旧瓦罐、小木板都成了宝物,成了我们的家什,我们每人扮演不同的家庭成员过家家,整个一个暑假都是在那里度过的,仿佛那里成了我们真正的家,而每晚要回去睡觉的家只是家人的。

来到我们的根据地,我已经激动得满脸通红,心跳加快,像一个就要点燃了的小火球,小镜子在我汗津津的手里打滑。我强忍着卖着关子:“你们猜我有什么好东西?”三个扎着小辫子的小女孩瞪圆了眼睛叽叽喳喳地:“好东西?什么好东西?”看到她们的表情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看,”我“亮”出了我的好东西,“小镜子,我爸上外地开会给我买的,漂亮吗?”春草手最快,她一把抢过我的小镜子,嘴里发出“呀”的声音。“让我看看!”小镜子又被总是拔尖的雁翎抢了过去,梅子和春草的脑袋一起随着雁翎的手挪动着,三个人的头顶到了一起。还没等她们看仔细,我又抢了回来,“拿来,别弄坏了,”我骄傲地埋怨:“弄坏了你们赔啊!”我的语气骄傲而不屑。雁翎先是一愣,随即带着明显的受了打击的表情反击道:“有什么了不起的,那么小,照人都不清楚。”我依然不示弱:“你家墙上挂的镜子照的清楚,你能把它揣兜里吗?”这句话严重挫伤了雁翎的自尊心,这个8岁就知道担当,就懂得自强的女孩受伤了,“你别在我家玩了,我妈说你是当官人家的孩子,娇生惯养,什么也不会,是个娇小姐。”那个时候,说谁娇小姐就等于说这人是个废物,什么也不会做,像寄生虫。这一切就发生在几分钟的时间里,梅子和春草此时已经傻了眼,不知道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情,愣愣地看着我和雁翎。

我也傻了,不敢相信我最好的朋友会那样贬低我,并且要将我赶出家门。倔强的我忍着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攥着我的小镜子,用力推开我们并不结实的纸门,义无反顾地离开了那个家。

妈妈和哥哥姐姐还沉浸在父亲远道而回的喜悦中,一件件地翻看着爸爸带回来的物品,我“哐”地一下推开家门把他们吓了一跳。随即,我肆无忌惮的嚎叫声把家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大颗大颗的眼泪不停地滑落。家里人看我哭成那个熊样,以为我刚出门就把小镜子弄丢了,因为我是出了名的“落蛋鸡”,随身物品走哪儿丢哪儿,什么沙包啊、皮筋啊、手绢啊不知丢了多少。爸爸看到我的狼狈相,心疼地一把抱起了我:“没事没事,下次爸爸去开会再给买一个。”然后吩咐哥哥去附近找找看能不能找到,因为我出去了也就是十几分钟的样子。我哭着摆手,示意哥哥不要去,镜子还在我手里,可过度的伤心让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