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蒹葭


□ 闫 红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所谓伊人,在水之湄。溯洄从之,道阻且跻;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所谓伊人,在水之。溯洄从之,道阻且右;溯游从之,宛在水中。
  ———诗经•秦风•蒹葭
  
  恋人在远方
  生活在别处,恋人在远方。我想把这句话作为我的MSN签名,又担心引起不必要的误解,好像我别有怀抱似的,其实,不过是由《蒹葭》这首诗引起的感触。
  琼瑶阿姨是比于丹女士更加资深的“文化奶妈”,她长于在小说里化用古诗词,将那些遥远的字句,通过一桩桩情事带出。这是一项双赢的事业,既为她的小说增光添彩,又普及了古典文学,我那位酷爱琼瑶小说的表姐,就因此背得许多的古诗词。
  《碧云天》《寒烟翠》《剪剪风》《烟锁重楼》《庭院深深》《青青河边草》《几度夕阳红》,这些书名都是从千年诗篇里撷取,而我特别喜欢的,还是化自《诗经•蒹葭》的《在水一方》,内有歌词:“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它也没说什么情啊爱啊的,却比那些更加浪漫,用我们当时很流行的一个词,叫做隽永。
  长大了将《在水一方》与《蒹葭》放在一块儿看,大致相仿,有小差别,《蒹葭》的原句是:“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蒹葭是初生之芦苇,在水边连成了片,白露为霜点明是清寒的早晨,该有青灰色的雾在这一切之上轻轻弥漫。这景象当然不如绿草白雾那样色彩浓郁,但烟云水气,是黑白片的苍茫与距离感,那位在水一方的“伊人”的存在更显迷离仿佛,顺理成章地带出这句: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读关于《诗经》的诠释赏析,常常会忍不住骂朱熹胡说八道,倒不是他最不靠谱,实乃其他的诠释荒唐到如痴人说梦,不值一驳,相形之下,还就数朱熹老实一点,他的问题是态度恶劣,理解力倒比别人好。
  就说这首《蒹葭》,《毛诗序》说它是“刺襄公也,未能用周礼,将无以固其国”。那口气斩钉截铁的,看得我骇然而啼笑皆非。还是朱熹的说法像话:“言秋雨方盛之时,所谓彼人者,乃在水一方,上下求之而皆不可得。然不知其何所指也。”已经比较有意境,但我还不想那样坐实了看,更愿意将这首诗的主旨解释为一种情绪,那种“恋人在远方”的感觉。
  恋人总是在远方。陕北民歌云:墙头上跑马还嫌低,面对面睡着还想你。这都面对面睡着了,为什么还会有想念?我想是因为,恋爱中人对于亲密度的追求是无穷无尽的,他不能容忍哪怕一丁点儿的距离。
  《红玫瑰与白玫瑰》中的那个英伦玫瑰,与振保吻别:“紧紧地吊在他的脖颈上,换一个姿势,再换一个姿势,不知道怎样才能贴得更近一点,恨不得生在他身上,嵌在他身上,振保心里也乱了主意,他做梦也没想到玫瑰爱他到这个地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