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你像一只蝴蝶


□ 孙永明

我不喜欢蝴蝶是有缘由的,记得小时候,我家住的是一座祠堂改造的民房。这民房的布局有一进与二进。所谓的一进指的是正门,二进指的是偏门,或说后门。不管是偏门还是后门都不太好听。不知什么缘故,我们住的是二进。这二进与一进间有大门,这扇大门把我们与一进的人分隔开来。二进的天井与一进的厨房就用这大门连接,还有这扇门有个拇指大的洞,我们一听到门的那边有争吵的声音就会踮起脚跟,把脸贴在门上,单眼透过洞像看万花筒一样看着一进的两户人家为了倒污水的事或是有关那个被人叫做“蝴蝶”的人吵个没完没了。小时候我们都喜欢这天井,因为童年的,快乐都在开井里。
“那‘蝴蝶’在挑三拣四的……”我家对屋的三叔婆抖了抖脱下的围兜对我的祖母说:我祖母笑了笑,什么也没说,看看居委会规定的红色书籍。祖母是个不喜欢说人闲话的人,坐在那株一品红前。
在那株一品红前,蝴蝶常常出现,蝴蝶自然有选择的权利,你看,它在我们种下的花草中飞来飞去,那么自由自在,虽然说我们种下的花草并不多,不过是些月季和玫瑰,还有那株一品红,但就这些足以让飞来的几只蝴蝶翩翩飞扬。
“蝴蝶多好看。”我说,指看空中飞舞着的彩蝶。
“咳,你小,你知道什么,”比我略大点儿的小女孩全姐笑我无知。
“不就是那嘛!”我较真。全姐就急冲冲地拉着我的手,把我拉到这扇门前她这一拉,还没到门前,我已经习惯地把脚跟踮高,一只眼睛靠近那个拇指大的洞口。全姐把脸也贴着我的脸,也把她的另一只眼睛对准洞眼,轻声地对我说:“你看,看到了嘛,就是那个,瘦瘦高高的女的,说话声音尖尖的,柔柔的,好像没吃饭似的那个。”
“她怎么是‘蝴蝶’?”
“你看她走路……”全姐提示我。
“她很漂亮。”我凭着少年的感觉回了全姐一句。你看吧,这个被大家叫作‘蝴蝶’的人,走起路来像云,飘动着,尤其是她的身体仿佛被风吹动的树枝在空中摇曳,仿佛是音乐的旋律,她的确像只飞翔的蝴蝶。“蝴蝶”的每一个动作都给我留下深刻的记忆。道理很简单,公元1968午的中国,很难看到这样的“蝴蝶”,很难理解“蝴蝶”的存在。
“听说她在找男的……我就看到她和好几个男的在一起过……”全姐在这方面知道的事要比她同龄人多,她说话时急促的呼吸我都感觉到了:现在回想起来,全姐说这话究竟是在正面评价还是怀有嫉妒的心理,或是受那个年代的影响在批评这个“蝴蝶”女人?
一个夏天的午间,我从外婆家回来,在小巷的石板路上磨蹭着,远处传来咯噔咯噔的脚步声,声音清脆悦耳,落得街边瞌睡的老人掀开盖在脸上的蒲扇,侧着脸,瞪着发亮的眼跟随着脚步声。我开始笑那些醒来而毫无怨气的老人,觉得他们有些好玩。一阵清风带着浓浓的香味穿鼻沁肺,我寻着声味,举目一望,喔,那不是“蝴蝶”嘛、念头刚刚落下,那几个醒老头已经异口同声地说了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