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粉子王


□ 王曼玲

  由于师承了做粉蒸肉的这一绝活儿,陆军三二三医院的女炊事兵王蓝兰的命运也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她的"绝活儿"赢来了赞叹,给招待所改造融进了30万元。由此,她也交了"好运"准备进京给外宾和首长施展绝技并获得爱情。后来,受政治运动的牵联,又无缘无故地受了冤枉气。但她却是一个永远的"粉子王"……
  
  一
  
  一段时间来,悬在陆军三二三医院广大干部战士心头的一件事,总算有了明确的着落。表面上看,这是一件属于个人的事,事实上它又绝不是一件个人的事,它是与三二三医院的部分前途密切相关的事,于是,这件个人的事就成了大家的事。
  不管陆军三二三医院的干部战士怎么关心这件事,也不管好事者做了一些什么样的推测,当事情终于有了答案的时候,还是让大家吃了一惊。他们万万没有想到,老刘师会选中了这样一个小女兵做自己的接班人。这个小女兵,兵龄不过一年,长得也不显山露水,总之,她普通得让人根本就没有想到她。
  一时间,到了开饭的时间,打听王蓝兰的人多了,也有人伸长了脖子朝厨房里看,平时总在窗口掌勺的几个女兵因为王蓝兰抢了这份风采,听到打听王蓝兰的话也假装没有听见,越发让那些人想看看王蓝兰的真面目。
  王蓝兰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事情还缺乏深刻的认识,甚至她还拿不准这件事在自己的生活里是好事还是坏事。别人打听她的时候,她就站在食堂饭厅与放饭菜的台子隔板的后面,这些隔板是木板钉起来的,板与板之间有些大缝子,平时没大有人注意,从外面看里面也看不大清楚,但是从里面透过这些板缝看外面却看得很清楚,所以,王蓝兰能把饭厅里的事都看见。她先是听到了女护士的喊声,有声音高的,说,谁是王蓝兰啊?谁啊?让她出来我们看看。王蓝兰不动,她从木板缝里看到了一些男医生伸长了脖子向里面看,王蓝兰还是不动,她还有些想笑,隔板后面的她是在他们的侧面,可他们的目光却是直直的看过去,这让蓝兰有一种在玩游戏的感觉。有一下王蓝兰心里严肃起来了,接着心跳也快了一些,她看到一向清高、矜持的张凯医生,也举着一双寻找的目光投到了厨房里面。
  张凯可不是一般的男医生,他是陆军三二三医院的美男子,长得就像电影《南征北战》里的高营长,说着一口干脆有力的重庆话,因为他尚未婚娶的身份,简直把陆军三二三医院女人的心搅得乱糟糟的。总是听说有女人在追他,他就像一个高傲的王子一样,揣着一颗高傲的心,举着一个高傲的脑袋,从没有在哪个女人的石榴裙下低过头,他越是这样,越发把人逗得发疯。王蓝兰看到他也在注意自己,就想自己是遇到好事了。
  这个好事是老刘师带给她的。
  
  二
  
  老刘师是陆军三二三医院的第一厨师,不,可以说老刘师是整个军区后勤的第一厨师。战争年代他就给刘帅当过炊事员,后来解放了,他想回云南老家,就到了陆军三二三医院。他烧得一手好菜,最有名的是粉蒸肉。经他的手弄出的粉蒸肉,色泽金黄透亮;喷香的味道穿过口腔沁心沁肺;再肥的肉进了嘴里就成了一片香甜的糯米了,一点也不觉得腻。吃过老刘师做的粉蒸肉,十人有十人上瘾,总惦记着吃第二次。陆军三二三医院因为有了老刘师这块牌子,总不断有军区首长来检查指导工作,陆军三二三医院也每次都以老刘师做的粉蒸肉给予招待。因为首长来得勤,陆军三二三医院的工作成绩总是被首长看得清楚,陆军三二三医院上军报、军区报纸的机会就多,陆军三二三医院的名气也就很大,院领导提升的机会也多。因此,每一任院领导都知道,老刘师在陆军三二三医院的地位是举足轻重的。老刘师一天比一天老了,手握着长柄勺,长柄就好像弹黄做的,哆哆嗦嗦半天到不了位。他再也不能到窗口去打饭了,谁都不愿意他打菜,眼睁睁地看着勺子边上的一块精瘦肉到了碗边就给哆嗦掉了。老刘师老了,毛病就多了,最悬的是他在搅和粉蒸肉的时候,加了米粉,加了酱油,手在盆里搅和着呢,他的嘴唇上叼了燃着的香烟,搅着搅着,他嘴里叼着的烟燃成了长长的一截烟灰,悬在他的嘴唇上,他的嘴唇只要轻轻一动,烟灰就会一颤,悄无声息地掉进了正在搅和着的粉蒸肉里,粉蒸肉进了笼屉,被蒸熟了,照样吃。后来一个男兵无意中看到了,就把这事传出去了。院领导这才想起老刘师的年龄,他们知道老刘师老了,人老了以后还会死。老刘师要是死了,粉蒸肉就没有人做了,没有粉蒸肉,来三二三医院的首长就会少了,三二三医院的名声就会小了,三二三医院领导干部的提升机会就少了。为此,陆军三二三医院的党委专门开了会,会议决定,老刘师必须在近期内选定一个徒弟,把他手里的绝活传下来。
  老刘师是一个孤老头子,大凡孤老头子都有很多毛病。老刘师也一样,一般人接近不了他。他孤僻、冷漠,轻易不开口。他在厨房里闷不声地干活,周围的人都感到有一种压力,他的威严是在空气里。传说早些年,也就是三二三医院从朝鲜战场撤回来在马街建院后不久,附近堡子村有一个寡妇每天到炊事班来挑泔水,一来二去,寡妇和老刘师好上了。夏季的一天,寡妇揣了老刘师给她的置办嫁妆的钱,挑了泔水回村,过螳螂江的时候叫水给冲走了。从此,老刘师再也没有沾过女人,像是为那个寡妇守节。炊事班的兵换了一茬又一茬,只有老刘师没有变过。才建院时的老院务处处长算是老刘师的朋友,老处长离休的时候,曾经和老刘师说过,要他培养一个接班人。老处长说,毛主席都要培养接班人,他老人家是为了革命事业。你也要培养一个接班人,不能让你的这门绝活失传啊。这也是为了革命事业嘛。可是,接班人不能指定,只能是老刘师自己选,这是规矩。于是,炊事班来的每一批兵都任老刘师选,一年又一年过去了,老刘师一点也没有提接班人的事,后来,老处长也进了火化厂了,也没有人敢跟老刘师说接班人的事了。好多年了,关于老刘师选择接班人的话题再没有人提过,似乎老刘师永远不会老,永远都能为三二三医院做粉蒸肉一样。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