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健康养生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腹中节育环,究竟谁遗留?


□ 谭松平

沙女士夫妇对此鉴定不服,请求省医学会再次鉴定,同时又向市计划生育技术鉴定小组提出是否属于计划生育手术并发症的鉴定申请。省医学会则以A卫生院、B医院无法提供病历资料为由决定不予受理,并提出是否属于计划生育并发症请计划生育技术鉴定机构处理。市计划生育技术鉴定小组鉴定结论为:目前无法确定为计划生育手术并发症。后又对该鉴定结论做出说明:原鉴定结论“无法确定为计划生育手术并发症”的本意是“不属于计划生育手术并发症”。沙女士夫妇对此亦不服,向市计划生育技术鉴定小组提出二级鉴定要求。市计划生育鉴定小组经鉴定,做出了“本例不属于计划生育并发症”的鉴定结论。

法院断是非,两家担责任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沙女士在A卫生院放环4次,在B医院引产及取环各一次,至 2002年4月发现腹中还有一枚节育环,且已移位。两被告无证据证明沙女士在1992年9月取环后还在其他单位放置过节育环,故应认定该移位的节育环系被告A卫生院放置。被告A卫生院在为原告沙女士放置节育环及被告B医院在为原告取环过程中,未经过必要的检查,未尽到充分的注意义务,两被告均存在过错,均应承担赔偿责任。
两被告的过错导致了沙女士身体健康的损害及精神上的痛苦,故应由两被告赔偿由此给沙女士造成的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等经济损失,并给予一定的精神抚慰金。但因两被告的过错大小难以明确区分,故两被告对原告的损伤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朱先生主张的精神损害费,因其主张的是夫妻共同生活之权利被侵害所产生的精神痛苦,此属夫妻身份权利范畴,对此主张尚无法律依据。
关于原告沙女士申请的评残鉴定及评残后的相关赔偿金问题,原告沙女士目前仍在治疗过程中,尚未治疗终结,故目前不宜做伤残评定,可待治疗终结后另行主张。
据此,法院依据法律有关规定,做出一审判决:判决A卫生院、B医院赔偿沙女士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计人民币10283.43元,精神抚慰金10000元,两被告互负连带责任;驳回沙女士的其他诉讼请求及朱先生的诉讼请求。
宣判后,原告沙女士、朱先生不服,以与一审诉讼中基本相同的请求,向市中院提起上诉。
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沙女士于2002年在乡组织妇女进行检查时,发现其体内遗留节育环,并造成一定的损害,对此,两家医疗机构负有不可推卸之责任,当依法进行必要的赔偿。多年来,沙女士一直因此有身体不适之情况,客观上也影响了其正常的生产和生活,故应当考虑给予沙女士一定的误工损失之补偿。
据此,二审法院依据法律的有关规定,做出终审判决,在维持一审法院判决赔偿数额的基础上,判决两被告连带增加赔偿医疗费、交通费、误工费计 63334.60元。 (编辑 汤知慧)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