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镂金的衫袖


□ 永 宁

亲眼看到金箔贴饰的古代服装实物,这一刻让人目眩。大约三年前,中国历史博物馆的一次大型展览上,新疆尉犁县营盘十五号墓男性墓主的一身殓服完整地亮相,其上点点闪耀的金箔,使很多人都猝然遭遇了目眩的时刻。墓主淡黄绢袍的前胸装饰用小片金箔贴出穹形纹样;足上的绢袜,也饰以金箔贴成的花纹,昔日的高贵与荣耀,就在点点金光中沉默地凯旋,一下逼近到我们面前。
实际上,在新疆尉犁县营盘古墓群的其他墓葬中,同样出土有金箔贴饰的服饰,如M14墓出土的贴金绮袍残片、贴金衣背残片、贴金绮裙下摆残片、贴金衣褶残片,M17墓出土的贴金绮夹襦等等。经专家研究,这些墓葬及其随葬物品的年代,被定在东汉到魏晋这一时段。这让人联想到,中国历史文献中关于服装上以贴金做装饰的记载,大致上也是出现在同一时期。
比较明显的例子,如《南史·萧正德传》中记载,梁武帝时,四大恶少之一董暹有“金帖织成战袄,直七百万”。此外,南齐东昏侯萧宝卷骑马出行的时候,总是戴“金薄帽”(《南史·齐本纪》)。金箔,在当时的文献中一般写作“金薄”。这一时期,人们对于金箔的认识,以及对金箔制造技术的掌握,显示在晋人陆《邺中记》(《四库全书》版《说郛》卷五十九)对石虎仪仗的描写中:
石季龙作“云母五明金薄莫难扇”。(《四库全书》所收《十六国春秋》中,此句后有云:“此一扇之名也。”)薄,打纯金如蝉翼,二面采(彩)漆,画列仙、奇鸟、异兽;其五明方中,辟方三寸或五寸,随扇大小,云母帖其中,细缕缝其际,虽掩尽而彩色明澈,看之如金可取,故名“莫难”也。季龙出时,以扇挟乘舆。
这是一种工艺很复杂的仪仗扇:把黄金打成薄如蝉翼的“金薄”,也就是金箔。然后,在金箔两面都用彩漆画上当时最时兴的神仙、仙境题材,做成一张金箔的扇面。再把扇面划分成三寸或五寸大小的一个个小格,用透明的云母片一一贴上去,直至云母把整个扇面覆盖。最后,用细缕——应该就是黄金的细丝——填充云母片之间的缝隙。这样,虽然画着彩画的金箔上面覆盖了一层云母的保护层,但是,通过透明的云母,人们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到扇面,给人的幻觉,似乎那彩画的金箔触手可及,这也就是其“莫难”一名的由来。石虎出行的时候,就由侍从们高举着这样辉煌的金扇,随行在乘舆两侧。
新疆出土的汉晋时代服饰上的点点金箔,让我们知道,用“纯金”“打”成“如蝉翼”一样轻薄的金箔,在石虎的时代,肯定不是什么太稀罕的事情。实物与文献互相印证,恰恰清楚证明了当时金箔打制技术的成熟水平。技术的成熟,当然是金箔进入人们日常生活的前提。当时,人们的首饰、衣服、鞋以及居室布置,都用金箔加以装饰。如东汉繁钦《定情诗》:
何以结相于?金薄画搔头。
西晋张华《轻薄篇》:
足下金薄履,手中双莫邪。
陆《邺中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