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悲情乐人戏


□ 韩振远

在晋南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多数人都是听着乐人戏长大的。每个人一生中,都要与乐人戏发生几次关系,可以说是听着乐人戏来到世上,又听着乐人戏被送到地下。
刚出生不久,高亢的乐人戏便在耳边响起,那是做满月,伴着欢迎曲一样的乐人戏,是向所有的人宣布,自个儿算正式来到了这个世上。长大了娶媳妇,花烛之禧,更少不了让乐人来助兴。寿终正寝,出殡之日,乐人的哀乐阵阵,等于宣告一个人的离去。这是为自己的。这期间,还要把这一套再重复几次,为儿子,为老人。更多的,则是站在一旁,去看别人请来的乐人戏。
对于庄稼人来说,最熟悉的戏无疑是乐人戏,最了解的角儿也是乐人。甚至那一点历史知识,也多是从乐人戏中听来的。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王才、吕二等几个乐人的名字,从他们的戏里,还知道了许多历史人物,比如薛刚、徐策、公孙杵臼等。
自从住进了城里,很少再去听乐人戏了,但每次到乡下,一听到乐人戏那种特殊的旋律,还是不由得停下来看一会。
那是一个春光明媚的中午,天色晴朗,艳阳高照,阵阵暖风吹来,空气中浮动出花草的清香。我和一位朋友在田野里缓缓行走。小路旁,粉红色的桃花,黄色的菜花和白色的苹果花竞相怒放,天地间似乎洋溢着一种祥和热烈的气息。一阵乐声从不远处的村庄传来,悠扬婉转,声声入耳。田野里,各种各样的花好像都动了起来,在伴着乐声翩翩起舞。驻足细听,乐声好像在随着暖风向四周扩散,连空气也好像流动得韵味十足,在音乐的旋律中若水一样荡起了波纹。我对朋友说:乐人戏开了,回去看看。朋友是个懂音乐的,听见我的话,反倒坐在开满鲜花的苹果树下,拉开了架式听,说:“在这花香四溢的旷野里听乐人戏,最是过瘾。”
花香浓郁得要升腾起来,太阳暖暖地照着,田野里若有无数佳丽慢慢围拢过来,让人心里骤然有了一种激情。那边的乐声更加嘹亮,由悠扬婉转变成了慷慨激昂,热烈得让人心里发慌。几位在果树间干活的女人,顶着一头花瓣匆匆走过,其中一位朝盛开着花朵的果树间喊:“乐人戏开了,去看吗?”花朵间传出一个声音:“我听着呐,你头里走,我干完手里的活就来。”
乐声更加悦耳,把我的思绪一点点往那边牵,终于耐不住,撇下了还在果树下陶然心醉的朋友,跟着那一群女人朝村里走去。
我和朋友是来乡间参加一位长辈葬礼的。进了村子,在温馨的炊烟味和鸡鸣犬吠声中,感觉乐声反倒没有在田野里那么悠扬。架在屋顶的高音喇叭一阵滋滋响,跟着传出一个男人嘶哑的声音:各位亲戚朋友,入席啦!入席啦!端盘的,倒水的,各执其事,干活啦,干活啦!臭蛋,你狗日的跑到哪去啦 ,一晌午不见人影。乐声似乎在乱哄哄的声音中奋力挣扎,从许多声音中硬往出挤,听上去已疲惫不堪。
院子里挤满了乱哄哄的人,感觉不出一点悲伤气氛。一排排还光着的餐桌上铺着白色的塑料桌布,像一幅神秘的图画般,把所有等着用餐的人都吸引到桌旁,一个个表情专注地望着桌面。伴着那面的乐声,菜很快就上来了,桌面上终于有了更生动的内容,人们的眼睛和嘴同时活泛起来,在谦让声中,举起筷箸一齐朝画面刺去。接着,吃饭声,猜拳行令声和厨房那边的锅瓢叮当声汇在一起,翻卷着暴出了院子。只有那边的乐声还在卓尔不群地悠扬,在各种各样的声音中绕来绕去,突然吃饭的人群中,有人大声喊了一句:好!好!不知道是喊酒好饭好拳猜得好,还是乐人演奏得好。很快,喧嚣的波浪又涌过来,淹没了院子,也淹没人们的耳膜。院子里又是一片乱哄哄的声音。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