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躁动不安的快乐“本我”


□ 崔 颖

  摘 要:本文认为刘可学传说不仅仅是一组诙谐故事,在它背后蕴含着丰富的民族文化心理内涵,是人类集体无意识的体现。刘可学的一系列行为是对传统道德的一种无声的解构,体现了我们民族深处的原始生命冲动。
  关键词:本我 超我 解构 集体无意识
  
  《坏才刘可学的传说》在山东日照地区流传极广,可以说是妇孺皆知。因此,本文想追问的是:这个传说背后潜藏着一种什么样的文化心理意蕴呢?为便于进一步的分析,下面将先叙述一下这一故事系列,然后探讨它的深层心理内涵。
  
  一、状元变促狭鬼
  
  (1).刘可学命中注定中状元。(2).其母敲打灶门脸,激怒玉帝,状元被削。(3).灶神不忍心,帮他留下牙齿。(4).刘可学从此机灵促狭。
  
  二、戏师
  
  (1).刘可学的老师上厕所喜欢抱着一根木桩。(2).刘可学将木桩底部偷偷削细。(3).他老师再次入厕时跌入茅坑。
  
  三、戏村女
  
  (1).刘可学与同学出游见一群小姑娘洗衣服。(2).刘可学与同学打赌,能与每个小姑娘亲一下,输者罚一只鸡。(3).刘可学使诡计获胜(以诬陷对方偷葱为名,闻对方的嘴,同学在远处看不清楚,只好认输)。
  四、戏店家
  (1).刘可学及同学随老师进京赶考,路宿旅店时见店家女儿漂亮。(2).刘可学夜入店家女儿房间用屁股亲对方的脸,被抓破屁股后逃走。(3).对方以为抓破的是脸,遂于清晨诉讼。(4).诉讼失败,赔酒一桌,刘可学大吃一顿。(5).刘可学路上说出真相。
  五、戏父
  (1).刘可学被父亲训斥,怀恨在心。(2).刘可学在父亲生日时给他下了泄药。(3).刘可学预先在厕所门上放上自己媳妇的东西。(4).他父亲以为儿媳妇在里面,无法进去,屙在了裤子里。
  六、戏县官
  (1).刘可学有一好马,县官想霸占。(2).刘可学调教马,使其一见作揖就狂跳。(3).县官迎接上级,刘可学献马。(4).刘可学路上作揖,马狂跳将县官抛入水沟。(5).刘可学乘机为县官换上女人衣服。(6).上级看到后大怒,将其就地免职。
  上述六个类型中,除第一个故事外,都是讲刘可学捉弄人的。第二个故事被捉弄的对象是老师,第三、四个故事主旨相近,都是关于异性,第五个是父亲,第六个是县官。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认为第二个故事是对师道的嘲弄,第三、四个故事是对异性的一种变相向往,第五个故事是对父道的讽刺,第六个故事是对君道的反抗(县官乃是君权的象征)。正好涵盖了传统道德的几个主要方面,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都在里面受到了冲撞。
  众所周知,在中国传统社会中,“超我”的社会道德异常强大,常常压制的“本我”深深地缩在灵魂深处。但是,正如弗洛伊德所指出的那样,“本我”是不会被消灭的,如果说作品是作家的“白日梦”,那么,刘可学故事不正是流传在人们心中的一个“白日梦”吗?他的反道德、反伦常的行为,不正是人们心中“本我”的曲折反映吗?通过这一形象我们看到的难道不是“本我”冲动的胜利吗?这是刘可学形象深层心理内涵的第一层。
  刘可学形象深层心理内涵的第二层就要进入荣格的分析心理学的集体无意识层面。荣格认为,集体无意识“不是简单的自我摹拟,而是人的全部存在的自我确证、再现、表达。”集体无意识是人类整个历史的积淀,它的每一根神经末梢上都浓缩着以往人类历史中无数鲜活的生命体验,是潜藏在意识深处的一条人类历史的地下河,它使人类在纵的向度上沟通过去与现在并指向未来,在横的向度上维系着个体与群体并协调人们的存在。“原始意象……是同一种类型的无数体验的心理残迹……每一个原始意象中都有着人类精神和人类命运的一块碎片,都有着在我们的祖先的历史中重复了无数次的欢乐与悲哀的残迹。”荣格以“原始意象”来说明人类的深层文化心理,说明集体无意识的强大文化根基。这对我们研究刘可学传说有重要的启迪作用。
  首先,在刘可学这个名字上我们就可以察觉出一丝不易发现的赞赏。既然是一个专干坏事的家伙,为什么还命名为“可学”,可学他的什么?他的聪明?他的机智?抑或是他的无所顾忌?或许起这个名字的人也没意识到这一点,但这正是一种无意识的反映。这是否也给了我们这样一种暗示:即刘可学不是一个外在的人物,它就存在于我们的个体心中?
  第二,我们还要谈到开头的那个故事。这个故事本来跟后面的故事并无任何相同之处,但为什么刘可学系列故事以这个故事开头呢?我以为这背后显示了一个复杂的心理推导过程:人们做了错事总喜欢为自己找些理由开脱,由于刘可学是生活在这一文化氛围中人的心理的一部分,那么刘可学无疑就是个体自我的一部分,这样刘可学的每一个罪过无疑就是个体自己的罪过,这些罪过显然是与现存的道德相悖的。那么,为了给自我一个安心的理由,则莫过于将它推给天意——这是神灵的安排。既然是神灵的安排,那么,刘可学所犯的罪过可以说并非他的本意,从而个体给自己找到了开脱的理由。细究他的另外五个故事,有两个并非他先启衅:父亲先训斥他,县官想霸占他的马。就是戏师,有的人讲时也先说,老师因他作业没完成曾经惩罚了他,很明显是与他开脱。这自然也与前面我们提到的推论相符。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