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诗歌捕手


□ 小 山

无疑,艾米莉·狄金森是与她自己的诗歌共生死的。
写了一千七百七十六首抒情诗,这不是个小数目。如果一年写一百首,也要写近二十年,想必这个闭门不出、只流连自家花园的小个子女诗人,除了每日三餐和一夜的睡眠,就都是以诗歌为伴了;而且很可能,她最甘甜可口的食物是悠闲自在地吃一盘诗(像我吃一玻璃碗冰淇淋),或者她无比沉实的睡眠是枕着一首苜蓿和蜜蜂的诗入梦。
但是据后来发现的艾米莉·狄金森日记显明,这个孤僻的女诗人并非不食人间烟火。她会给家人烤小圆面包,也会打扫房间,会给哥嫂带小孩,还会安慰自己也是独身、性格外向的妹妹。同时,她也不耽误会客,父亲的朋友,哥哥的朋友,比较好的邻居,沾亲带故的人,只要来家叙谈,她忍不住倾听他们的谈话,即便默不出声,也出人意料地引起来客观察她、喜爱她——艾米莉·狄金森绝不是讨人厌的诗歌怪物,她有她自己的快乐,因此常带给人的是一张笑脸。
对比那些悲痛满怀,习惯哀怨,总以悲剧自居而老是显得宿命受伤的女诗人,我真是太喜爱艾米莉·狄金森的宁静甘怡。
想一想吧,一个律师家庭一所正常大小的房子,一个不大的花园,与亲人们住在一起,偶尔朋友来访,清静平和地过日子,早晨可以在小花园看玫瑰和知更鸟,午后独自出去散步,无意地碰到一条蛇(她叫它瘦长的家伙),落日时分在檐下遐想——“一只小鸟飞上路”……
读者啊,这个女人是不是很心满意足?
这就是平常的生活——一个诗人也要的平常的生活。
这足够不?无所谓更多的需求,对艾米莉·狄金森而言。然而,只是这样的生活催生了她天性里一种新奇的东西——诗歌的创造欲望。是的,诗歌来找她了,一遍遍,年复一年,诗神缪斯看上了这个干干净净的姑娘,和她耳语,和她在灌木丛旁边并排坐着,非要告诉她诗歌,勉强她用诗人的方式开口——如是,她脱口而出,毫不讲究技巧,都是诗。
她以为自己是诗人吗?嘘,这是个秘密!她可不想对别人说起这件事。好心的好事者拿走了她的几首诗到报刊上发表——她活着时仅有的作品见证,很使她莫名其妙,羞得赶紧藏好自己的本子,不再让它们向外人露脸儿。她自愿赠给亲戚朋友的除外。她从未想以什么诗人身份到熟人面前;也没打算把自己越写越多的诗印成诗集,供世人观瞻欣赏。她觉得那不会是个可爱的事。作为女儿家,她可不企图抛头露面,尤其是必须让公众当做是诗人,来扰乱她本来就有的美妙生活。
她不以为自己是诗人吗?那才想错了。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包括男人吧)像她那样意识到:自己的胸腔里长着一根诗歌的金色丝线,形同天赐!无论谁也拿不走,她本人也不想交换——哪怕是最诱惑女性的爱情。她终身不嫁。而且是自觉自愿地不嫁,自得其自在和由于诗歌所得到的秘密的欢喜。
什么人瞎说?竟然认为她的洁身自好,是过着修女一样的幽闭生活。不假,她愿意穿着一袭洁白的素雅长袍,她愿意远避喧嚣过着似乎自闭的日子,可是她并不如同修女哩。她不去教堂,也不领洗,拒绝与家人去参加弥撒,“上帝”这个充满敬意的词,经常出现在她的诗歌里,但那不是畏惧和膜拜,而是与呼唤蝴蝶、星星一样,她轻轻松松地叫着,就像与邻居亲切地招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