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重返美丽的诗歌花园


□ 徐 鲁


最温暖的阅读记忆

生活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那一代读者,以及那个时期的一些文学热爱者,在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或许都还在各自的心灵里保存着一份温暖和美丽的阅读回忆——那就是女诗人柯岩的作品所带给我们的感动、鼓励和梦想。现在回忆起来,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那真是一个激动人心的年代。含苞的花朵如期怒放,被压抑的小草应运而生。经受不住那强烈的阳光照射的,便逃之夭夭;一切习惯于作茧自缚和固步自封的,也匿迹销声。到处都是前进的脚步。到处都是建设的歌声。那是我们经受着孤独、饥渴和寒冷,苦苦寻求与期待来的早春时节,是我们经受着痛苦、艰辛和寂寞,长久地呼唤过和梦想过的,能够为我们带来福音的春风!在一切沉重的记忆之上,在太多的期待和渴望之上,每一颗心,都感到了这股春风的强劲和迅猛。
就是在这样一个类似狂飙突进的年代里,柯岩的一系列作品——《奇异的书简》、《船长》、《美的追求者》、《从一个孩子看中国》、《特邀代表》等报告文学名篇;《周总理,你在哪里》、《科学大会诗稿》、《旅德诗抄》、《中国式的回答》等诗歌名篇;《岚山情思》、《天涯何处无芳草》、《谁说冬天只有暴风雪》等散文名篇;为小画家卜镝的儿童画写的系列题画诗、为童话邮票《咕咚》写的题画诗、以及由中少社重新出版的《“小迷糊”阿姨》、由人文社出版的《柯岩儿童诗选》等儿童文学名作,也都相继问世,进入了千万读者的阅读视野,成为“新时期”之初人们心目中最美好的文学篇章和最温暖的阅读记忆。
八十年代初期,我是一个刚刚从贫穷的年月里走过来的大学生。因为个人的阅读履历曾经长久地处于极端贫瘠甚至空白状态,一旦进入了有着大量的文学书籍和文艺刊物的图书馆,便真如高尔基所说的,像饥饿的人扑到了面包上一样,用“饕餮”二字来形容,大概是比较恰当的了。我清晰地记得那时候兴奋地阅读四川人民社出版的《奇异的书简》的情景。这本书里有许多幅彩色插图,那是《美的追求者》一文所写的主人公韩美林的画:一只正在入睡的可爱的红毛小狐狸,一只机警的、仿佛正在防备着什么动静的蓝色小狐狸,还有一只题为“患难小友”的黑毛小狗和题写着“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的诗句、赠给女歌唱家张权的一只红嘴小鸟。书中还有一页黑白照片,那是《天涯何处无芳草》一文所写到的两个人物:日本电影《望乡》的人物原型阿琦婆和《望乡》的小说作者、美丽的女作家山崎朋子的合影……这些插页和这本书里的每一篇文章,都透出一种强烈的、善良和真挚的人道主义力量和艺术感染力,深深地打动着我。这本篇幅不大的散文和报告文学集,无疑是我那个时期的阅读经历中记忆最深刻、最受感动的书本之一了。因为过分的喜爱和珍惜,这本一九八〇年出版的、当时定价仅仅九角钱的书,直到今天我还保存得完好如初,几乎没有使它沾上半点灰尘。比《奇异的书简》早一年(一九七九年)由中国少年儿童出版社重新出版的、柯岩的另一本书《“小迷糊”阿姨》,也是在八十年代初期给我留下了温暖的记忆、并且影响了我日后的儿童诗创作的一本书。(二十五年后的今天,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重新翻开了这本书,我发现,我曾在不少书页中划下了许多欣悦的波浪线。)其中的《小熊拔牙》、《照镜子》等儿童游戏诗,后来也曾成了我的女儿童年时代最优美和最快乐的读物之一。

一根根美丽的火柴,照亮了童年的夜空

在整个八十年代里,柯岩的一系列“题画诗”,也是许多读者、尤其是小读者最美丽的阅读回忆之一。这些短小而优美的“题画诗”,主要是为当时的九岁小画家卜镝的儿童画而写,除了陆续地在一些报刊上发表外,一九八二年由外文出版社以《童画诗情集》为书名结集出版,并翻译成英、法、德、俄、日等语种对外发行;新蕾出版社、人民美术出版社也在一九八四年分别以《月亮会不会搞错——题画诗百首》、《春天的消息——题画诗集》为书名,出版了这一百多首题画诗。这些题画诗中的一小部分,也曾分别收入了人民文学出版社一九八一年出版的《柯岩儿童诗选》和广东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三年出版的《柯岩作品选》等选集中。这些书的发行量都很大,远不是今天的一些儿童文学新书的印数所能追比。我相信那个时期喜欢读书的人,都会从各自的阅读渠道看到过这些形式独特、意境优美的题画诗。
正如法国诗人雅姆的一句诗所说,“我同时具有牧神和小姑娘的心灵”,柯岩是一位同时具有慈母和孩童的心灵的诗人。重新阅读她的这些题画诗,重返她在二十多年前为我们建造的这个美丽温暖的童诗花园,使我很自然地想到了德国儿童文学大师凯斯特纳一个观点。他认为,那些优秀的女性儿童文学家,她们的创作才能固然与其自身的女性和母性有关,然而更由于她们能够“与自己的童年保持一种不受损害的、依然活生生的联系”,他认为,这才是一种罕有的才能,也因此,仅仅能够生儿育女和了解孩子的人,不见得就能写出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来,“要紧的是了解过去的那个孩子——自己”。他甚至还觉得,那些真正做到了这一点的儿童文学家,她们的好作品也许首先并不是观察的结果,甚至不是以母性去观察的结果,而是自己的童年记忆的果实。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5年第06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