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文化研究的兴起和文学救赎功能的变迁


□ 陆 扬

  内容提要 文学研究如何应对文化研究的冲击为当今中国学者瞩目。文学曾经是文化的主导形式,在普及的层面上长久出演救赎灵魂的功能。今日新媒体蜂起,大众文化替代书本纸笔,成为年轻一代阅读和交流的主要形式,反思文学救赎功能的变迁,可以见出20世纪中国文学的救赎热情,很大程度上来自滋养了这一冥思传统的19俄罗斯文学中的苦难意识,今天作家和知识分子群体热衷于媒体视镜,文学救赎情结明显衰微,则是经济及至文化全球化的一个必然结果。但纸质书面印刷文本的传统文学形式,有理由相信自己的魅力而不必对新媒体的冲击耿耿于怀。文学研究应对文化研究冲击的当务之急,是稳定立场,而不是盲目跟风以致迷失自身。文学悲天悯人的救赎情怀势将永生,虽然它未必是好为人师的宏大叙事范式。
  关键词 文学 救赎 文化研究 网络 自由间接话语
  
  一、文化研究对文学意味着什么?
  
  本文标题套用新近故世的美国哲学家理查·罗蒂在南开大学所作的一次讲演:《救赎真理的衰落和文学文化的兴起》。罗蒂讲演的主题思想是,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救赎真理,它曾经是宗教、哲学、科学,但是19世纪以降,这一真理变得主要由文学来加以表述了。所以,如果没有洛克、休谟、吉本、伏尔泰和卢梭,人类照样可以从牧师和暴君的统治下解放出来,但是如果没有但丁、彼德拉克、卜伽丘、乔叟、莎士比亚、培根和弥尔顿,我们今日世界的道德状况将无法想象。罗蒂建议把文学、文化视为人类自己营造的最后一个乌托邦,其间知识分子将放弃追索某种终极标准,以此来衡量人类想象力的产品。换言之,当代人将用文学的多元性来救赎哲学的一元性。当时本文作者提了一个问题:文学自身难道不是正在经历危机吗?今天几乎没有人读诗,也难得有人读小说,我们在看电视、追逐时尚,或者吊在互联网上,要么,讲演题目能否改为“文学文化的衰亡和大众文化的兴起”?对此罗蒂的回答是,文学作品有难读和好读之分,难读即所谓的高雅文学在过去也只有一小部分人,也就是有教养的知识阶层在欣赏,它被接受的百分比与今天大致相当。所以,谈不上文学已是穷途末路。另外,罗蒂强调说,他所说的文学文化并不专指文学本身,也包括电影、电视等等一应大众文化形式,所以这里的文学是泛文学。关键是它们都是想象力的产物,而不是理性中心主义的文化。
  推想起来,罗蒂所言未必令人信服。首先,即便是今日所谓的纯文学或高雅文学,不久以前它的大好普及时光我们还是记忆犹新。就我们这一代读者来说,我们的阅读经验基本上是与文学的兴衰命运同步的。上世纪60年代,《高老头》、《安娜·卡列尼娜》一类作品已经风靡不衰。“文革”开始后,鲁迅小说和他的一些杂文选本几乎是独霸天下的文学样式,虽然是一枝独秀、百花凋零,可是“独秀”的毕竟是救赎意识最为强烈的文学经典。《水浒传》、《三国演义》、《封神演义》一类古典小说,则依然在辽阔农村流转传布。之后王蒙、池莉、周梅森等一大批高雅和通俗双管齐下的作家一路走红,他们的作品好读,而正统的“文学”身份又不必怀疑。再以后就难说了,电视和网络这些新媒体,更多占据了我们的闲暇时光。文学变得急功近利,无论是作家写作,还是读者阅读的心态,多少显得浮躁。现在回想起来,文学毋庸置疑曾经抚慰过我们许多人的心灵,是我们许多人生存的必需。它之眷顾一个学童、之被保存在边远乡曲、之被热心的读者趋之若鹜,说明文学并非总是把自己关在象牙塔里,它曾经在非常普及而不是曲高和寡的层面上,出演着救赎灵魂和经国济世的功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相关刊物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